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25

影的**隐隐发痛。方才烈突然冲了进来,把床上的两个人吓了一跳,紧接着,兰诺像是孤注一掷一般,用力向影的**捅了进去。缺少润滑的情况下,兰诺只塞进去了一小截,但也让影疼痛难忍。当年的屈辱仿佛又一次袭来。只不过这次,烈就在面前,眼睁睁的看着他肮脏的一面。

“唔……烈,别看……”

话还未说完,便看到眼前一亮,面前兰诺狰狞的脸突然凝固了,半晌,嘴里缓缓流出鲜血。他低头看着自己胸前,一只燃烧着的手穿过自己胸前,伤口已被烧焦,流出的血并不多。兰诺突然咧嘴想笑,用最后的力气向前一拱,彻底**了影。

身后的烈并未注意到这一点。只是听见影的闷哼,立马自兰诺伤口处抓住,向后一扯,这才看到兰诺的**从影的**里拔出。微微的血丝流了出来。

烈将兰诺甩到一边,随手在身边的床单上擦了擦手,抓起被子,直接把影包的严严实实。

兰诺倒在地上。烧焦的伤口止住了血,反而让他多活了片刻,虽然很痛苦便是了。

他微微偏过头,看着影笑着,“最终……你还是逃不过我。”

影缩在烈的怀里,冷冷的看着这个男人。诚然,他有难处,但这和自己没有关系。这些年受到的折磨,终于算是还了回去。

“影……我是真的爱你的……”兰诺说着,仿佛觉得这话自己都会不信,有些自嘲的说,“如果我没有当初的事,如果我是一个干净的人……我必然会追求你的。”

“所以呢?这些年你又对影做了什么?你找人轮奸他!”烈的手有些颤抖。他感受到怀里的人抽搐了一下,不禁更用力的抱紧影。

“但是他那么干净,让我……咳,让我忍不住啊,想把他拉下来陪我……”

影已经不想看这个给了自己无数耻辱的男人。回身抱着烈发呆。整个人竟看起来痴痴傻傻。

兰诺已经进气少,出气多。他挣扎着最后说着,“烈小子,咳……你难道不知道你哥为什么会屈身于我吗咳……哈哈哈,都是因为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

影陡然睁开眼,坐起身,抓住烈的衣服说,”烈,不要听他说,他在骗你。“

烈脸上神情明暗不定,并未说话,但兰诺也并未再继续这个话题。气若游丝的说,”影……我是真的喜欢你啊……当年我……“话未说完,脑袋一歪,再也没了声响。盛极一时的权臣兰诺,就这么衣衫不整的死在了王宫的客房里。

卧房里死一般的沉默。只不过烈有些粗重的喘气声,表明他并不平静。

影抿了抿嘴唇。这个在几个小时前才杠杠与他欢好过的爱人,几个小时后便看到他在别的男人的床上。任谁都无法忍耐吧。

”烈……如你所见,我……我很脏的,我们就这样吧。我……“

话未说完,下巴被一只手钳住,有些炽热的吻凶猛的袭来。慢慢的将他压在了床上,对方以一种完全上位者的姿态架在他身上,但又小心的没有压到他。烈的舌头用力勾住影,仿佛满腔的怒火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出来。直到尝到了一丝血腥味。才后知后觉的放开了影。

影张嘴喘着粗气。腰身被烈牢牢抱住。烈将头埋在爱人的颈边。半晌,影觉得自己的脖子处湿湿的。犹豫了片刻,将手在烈的后背上拍了拍,像小时候那样。

”你……怎么找过来的?“

”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你在这边。“

”双胞胎的感应吗?“影轻轻笑了笑,胸腔中的声音传到了烈的耳边。让他怔忪片刻。

”……走吧,天快亮了,事情需要了结。“

烈的声音闷闷的,道了一声好。呼出的气息让影有些痒。但是他没有动,只是慢慢的拍着烈的背。

窗外已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两人间暂且的粉饰太平。不知能持续到何时。

”就这样吧。不奢求了。“影叹口气想着。

”我满足于此,你别离开了。“烈贪婪的吸着影身上的味道。眼泪尽数咽下。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