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贱了个三002 圈羊记

那边小黄鸡叶亦书还在你推我搡朦朦胧胧暧暧昧昧,这边作为师祖级别却单了很多年的月倾喑看的分外眼红。

“哎,怎么就没人来爱我呢。”


卿满,也就是小六小七小八的小师叔,再次被师父拉着坐在太极广场旁边。看着自家不争气的师父一边吐槽纯阳宫都是渣男,一边两眼放着绿光疯狂的吸羊屁股。她有点后悔,早知道就和小黄鸡他们去打33了。

“徒弟啊,我又没有给你讲过当年我被一个绝代道长以身相救的故事啊?”

“讲了八百遍了。不就是你号小被人打,气纯路过顺手给了一个镇山河吗。”

“怎么能叫顺手?他可是特地救得我!”

卿满叹了口气,“他要是真的想救你,就不会下了山河掉头就走,留你在山河里面,过了时间照样被捶死。”

“所以!虽然气纯一开始救了我,但气纯全是滥情的渣男!我爱的是剑纯!”月倾喑看着场上的一个老白发剑茗套剑纯,努力辨认他的眼神像是死了多少个情缘的。半晌复又说道,“但为什么全是一堆王八蛋气纯假扮剑纯来找我啊?臭不要脸。”

卿满点了下自家师父,看着她的焦点在一个叫祁玉的剑纯身上。叹了口气,起身切了心法,换上了几百年不出手的冰心装。

“卿满已对你开启仇杀。”

提示音把月倾喑吓了一跳。打字发了一串问号。卿满没有回复,倒计时就已经开始了。

卿满最喜欢的冰心技能就是推皮球。瞅准刚才那个剑纯的方向,一点一点把自家师父推到了附近。那剑纯大概是个大手子,就站在太极广场中间。所以月倾喑最后也是在正中间被暴死的。

”臭娘们,跟我抢男人。我告诉你,别以为你长得比我好就能怎么样,也别以为你先和他在一起就能怎么样。你俩感情再好又能如何?还不是抵不过我和他几天撩骚?“看着秀姐死在自己眼前,卿满努力搜刮词句,在近聊频道作践对方,”呵,你跟他在一起有什么好的,就你那样的,名牌大学出身又怎样,家里有钱又怎样,游戏里的男人谁爱你那样的?愚蠢。“

月倾喑这才反应过来自家徒弟的意图,暗叹一声好徒弟,原地起身,绕道一旁似乎并未关注这边的剑纯身边道,”你我师徒一场,你若真的喜欢你师爹,和我说便是,为何要这样用尽阴谋诡计?你以为他今后看不穿吗?“

”看穿了又怎样?反正赶走了你。“卿满言罢,切剑再上,秀姐假意反击,再次死在徒弟剑下。

“呵,你不是很厉害吗?别说舍不得动手,我就恶心你这种被人背叛了还舍不得情谊的假惺惺。你这种人,也就适合纯阳宫里的渣男。渣了你,估计你还能念念不忘帮他打理后宫吧。哼,扶不上墙的烂泥,我们七秀坊怎么会有你这种人。”

言罢,不等月倾喑回话,周围的三四个道长道姑纷纷对卿满开启仇杀。不过她明显早就预测到了这一点,掐准时间开了神行跑路了。

“师父,记得搞定了再领回来啊!”

月倾喑看着徒弟的密聊,发了句“么么哒”,便回过头来看周围的形式。

“秀姐姐没事吧?”嗯,咩太,太小了,不要。

“秀秀,不要理那种徒弟。那种渣男也不要理会。游戏里还是好人多的。”道姑?嗯,有点好看,可以扩列。

“那个秀萝真是无理,什么叫纯阳找渣男?有毒吧。”嗯,咩萝?哎,是挺可爱的,可我要的是道长啊……

秀姐盯着刚才瞅了半天的剑纯,半晌没有回话。她正准备放弃,打道回府,却见对方近聊频道发话了。

“我觉得不太对。”

这剑纯大概颇有名气,一发话,周围都安静下来了。月倾喑一个激灵。难道被看出来了?

“她徒弟虽然仇杀她,但却没有过分骂她。言语中都是对于她找了渣男的恨铁不成钢。我估计那个秀萝也不是真的喜欢她师爹,八成是帮自己师父在试探。”

“祁师兄说的有道理啊!”周围的人一致附和。

“所以我觉得,这位秀姑娘,你徒弟大概是喜欢你。特地把你叫到我纯阳宫来杀你,也是因为纯阳聪明人多,她希望借此点醒你吧。当务之急还是需要和她化解矛盾,正视她的一片心意啊。”

月倾喑一口老血哽在胸口,差点没爆粗。“我尼玛”三个字打了上去,又被艰难的删掉了。

“不用谢。”祁玉最后一句话彻底打败了秀姐。她支支吾吾下了先,只见自家徒弟QQ上在叫她。

“怎么样呢师父?”

“……他绝对是没有过情缘,有也死了八百次的剑纯,如假包换。”

“啊,那太好了师父,加油啊~”卿满愉快的下线睡觉去了。

江湖上从此流传出七秀坊禁忌的师徒恋的传说。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