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死焰-3

经不起某人催稿的本宝宝

“...哈欠,早啊,小暗,小曜。快给我来个位置,我要饿死了,大哥昨晚就给我喝了点粥,真是的。”
暗嫌弃的往旁边移了移,一边帮曜抹果酱一边说,“大哥那是为你好啊行不行,太过劳累的人不适合暴饮暴食的。”
烈举头干掉杯子里的牛奶,状似不经意地问,“我昨天穿回来的衣服怎么不见了?”
“哦,”暗吃着煎蛋含糊的说,“大哥早上拿出来,让我帮忙洗了。”
“那口袋里的东西呢?”
“你说那些啊,”暗白了他一眼,“魔羽姐姐的发绳,黑暗女王大人的人偶,破风姐姐的小荷包,还有小重炮的子弹壳手链。”他叹了口气,“连九岁的小女孩你都不放过,让我咋说你呢?你也真不怕她姐姐来找你算账。”
“药剂嘛?她不是就会放毒嘛,这么多年我和你们两个在一块儿,对毒都快免疫了”
“...你是不是忘了,她的大姐是机械啊,亲爱的烈,哥,哥?”暗挑衅地嘲笑他,也确实看到烈眼神一暗
“咳,那个,别胡说,都是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她们送的小物件而已,没啥大不了的。那个,我找大哥有事,你们俩慢慢吃。”说罢急急忙忙抹了抹嘴边的牛奶印就出去了。
“哎,烈!大哥他和...”话没说完,烈已经没了人影。
“随你吧,”暗耸耸肩,“反正到时候吃亏的不是我。”

“火舞,你看这个。”
影拿出昨晚从烈房里拿到的小玩意儿,递到面前火红法袍白色短发的冷艳女子手里。
“这是..”火舞端详片刻,“光之龙玉?有点破损了。这就是我师弟受伤的原因?”
影微微颔首,“我昨夜从他房中偷拿出来的,应该是此番袭击他的人身上武器上携带的。”
“光属性的,除了你家小曜,就是魔枪和教廷那边的人了,还有银弓。但魔枪自诩光明磊落,不屑做这种事;银弓独来独往,无欲无求,应该不至于如此。”
火舞眼睛微微眯起,“如此说来,大概只有..”
“教廷!”两人同时吐出这两个字。
“此事还待在做探究,目前只是猜测。”
“不,”影从火舞手中拿过龙玉,翻过面来,“就是教廷的人。上面写了名字,伊登,这是教廷的高位者的代号之一,意为“女神的伊甸园”。现任的“伊登”好像是一个雷神。动用了这么高阶位的人来偷袭烈,倒也真看得起我们。”
火舞皱了皱眉头,“我一直没有搞懂,为什么教廷会有那么多同职业的人,却还分明起了不同的名字?”
影把龙玉放入口袋,“不一样的。我们的存在顺应天时,同一时间只有一个火舞。消亡了一个,才会有下一个的出现。所以你的名字生来就叫火舞。而教廷为了权利,以牧师四职为原体,复制了无数个复制品。又为了区分,才有了像平民般取名字的习惯。”影站起来理理衣服,“说什么为女神效忠,最终背叛女神所立下的规则的还是他们。”
火舞的眼神有些狐疑,“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还有,教廷为什么要袭击烈—”
“大哥!大哥我有事跟你说!”
影微微一笑,“说曹操曹操到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