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死焰-4

小更

“大哥?”烈穿过小院,寻觅着影的身影,“大哥你在哪儿啊?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哎哟!哎哟我去!”刚走出院落。只见一个巨大的火球带着灼热气息滚滚而来。烈狼狈的跳上篱笆,看着火球滚进小院,最后满满消失。
“混蛋火舞!是不是你来了!你差点把我们家院子点着了啊混蛋!”
烈跳下篱笆墙,嘴里大喊着,脚下却小心翼翼地探向火球来的方向,仔细的感受着空气中火元素的踪迹。
“奇怪”烈暗想,“怎么火元素越来越淡了?她此时不是应该聚集着火焰准备和我开战吗?”
纳闷的向前摸索,只听身后“呼”的破风声,烈暗叫不好,转身已经来不及。
“砰!”烈腰间一痛,倒在地上。身后火元素陡然雄起,在袭向他的一瞬间,腰间一紧,被人夹在腋下躲了过去,
“火舞,他伤还没好利索,下次吧。”影把烈放在地上,如此说道。
火舞瞥了一眼面前焦黄的草地,魔杖收到身后,双手抱胸到,“小混蛋,我是你师姐!什么火舞火舞的乱叫。”
烈拍拍身上的尘土,“有你这样的师姐吗,上来烧人家院子的。”
“那是影让我帮他烧落叶的啊,拜托。”
“...有你这种背后把魔法杖当棍子使的师姐吗!有偷袭师弟的师姐吗!”
火舞白了一眼天空,“为你好,”见烈还想说话,火舞又瞪了他一眼,“别废话,不然我让全世界都知道某人睡觉说的梦话。”
烈突然泄了气,闷头坐在旁边的木桩上,“你来干什么啊。”
“哼,你以为我喜欢来你们这山里啊,还不是影把我叫来的,说有...”
“我要出任务了,”影突然打断火舞,给她使了个眼色继续说,“父亲前些天来了信,大概要离开一个多月。我把火舞叫来,是为了帮忙照顾暗和小曜,顺便陪你修炼。”
“啊..对!”火舞立马接上,“影要出一个长期任务,托我来帮忙。”
烈看看火舞,看看影,微眯起眼,“啥好处?别告诉我没好处你肯帮忙。”
“啊,这个吗...火舞眼神瞟向影,但对方根本没看她,暗自骂他一句,“哈哈,我和你哥之间的私事啦,不说也罢。”
“好了,”影在烈开口前说话了,“烈你回去把昨天带回来的行囊整理一下,顺便带暗和小曜去集市买点东西,暗那边有清单。我再和火舞说点事。”
烈站在原地,又打量了两人良久,才三步一回头地回了木屋。
“为什么?”火舞看着烈走远了,“怎么不告诉他你已经知道是教廷的人了?”
“教廷不安分,我得去探查一番。父亲又不在家中,没人能管着他。“影顿了顿,“他肯定已经猜到敌人是教廷了。放他自己跟暗和小曜在家,肯定会私自跑出去报仇;如果他发现我也知道了,肯定又要闹着和我一起去探查。把你叫过来看着点他最好。”
“嗯,你说了算,”火舞突然微赧,“那我欠你的人情这次就算还清咯。”
影罕见的微微勾起了了嘴角,“好。”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