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死焰-10

因为自家亲闺女是学者四件套,感觉学者戏份越来越重啊..不敢再说自己写的是烈影了。目前姑且全员向?


“嗷呜~”
荒凉的原野之上,一轮缺月半悬,残星点点。东边的天空已是透出丝丝霞光。
“架!”黑影在草原上略过,风尘仆仆,似是日夜奔波。
“吁!”马随着一声令下而急停,有些不安的来回踱步,躲避着前方一群泛着绿光的眼睛。
马上的娇小身影拍拍马头,以示安慰,嘴里却说着,“麻烦,混蛋机械就知道给我找事儿。”
说罢跳下马,反手拿出卡巴拉,单手拍地,一个金属铁盒应声而下,其间一高大摄魂怪缓慢爬出,站在了少女身侧。
她向着摄魂怪点点头,弯腰又是一拍,草地上的蜡瞬间蔓延至前方的狼群前部,两三匹狼滑稽的存在地上,而中间一只较为高大的头狼勉强站住了脚跟。
少女轻笑,站在蜡上轻轻蹭了蹭脚,高举右手正准备发起攻击,却突然笑容僵在了脸上。转头看去,一阵暗淡的红光自远处而来。
“有人?”少女微皱眉头,右手一挥解除了摄魂怪,趁着蜡还没有消除,狼群不敢近身,扭头牵着马隐入了附近的草堆中。
火光渐渐逼近,渐渐变得明亮,当红发男子出现在少女视野里时,少女暗啐一声,“居然是他。”
男子带着几分悠闲地哼着小调,脚下却没有停止奔跑。若不是头狼愤怒于其无视而咆哮,估计他大概也不会发现这群狼。
“哎我去,这运气。”吐槽完后的男子加快了脚步,一记火焰核心,一路狂奔。刚想绕过狼群前方向东边而去,却突然脚下一滑,趴在了头狼眼前。
少女扶额。本身想一走了之,但居然是自己的蜡惹了祸。无奈弯腰,再次召唤出了摄魂怪。端起卡巴拉。经过男子时踹了他一脚。
“喂,蠢烈,起来干活,别装了。”
“啊?”烈抬起头,茫然的问,”你哪位?”
少女一个大大的白眼,“炼金。”说罢又踹了他一脚,随手给他上了一个炮炮弹,转身一边向狼群背后跑去,一边向前一跳一个岩浆戳刺。
躺在地上的烈盯着身上的泡泡弹和眼前随手挥出火光的少女,愣了几秒突然道,”我去,这是真的运气啊,居然遇到了学者系的幽灵。”
说罢翻身而起,跃向炼金,一边丢下了突袭。落地后又随手给自己加了阿索尼斯特。一记火腿蓄势待发却恍然发现面前的狼群伤的伤跑的跑。
“额……”腿悬在空中不知进退,烈有些诧异的看着炼金,“你和传闻不一样嘛、”
炼金收起卡巴拉,解除了摄魂怪,“没有想象的那么弱?真是不好意思了,但你好像也没有想象的那么争强好胜。”
烈放下腿,理了理衣服,“额,最近身体不适,不然肯定干死这群狼。”
“哦。无所谓。”炼金并不看他,只是牵出略微受惊的马,“再会。”
“哎哎哎!等等!”烈上前拦住了她,“那啥,你去哪儿啊,能不能带我一程?”
“不行。”炼金翻身上马。
“哎!为什么啊?你都没问顺不顺路啊。”
“因为,”炼金回头,蔑视的一笑,“男女授受不清。”说罢奔驰而去。
烈望着和出升太阳融为一体的远去身影,瞩目良久,终于说了一句。
“艹,你这幼女身材没人会多想吧。”
而这边,远去的炼金微微勾了嘴唇。
五天前烈离家出走,火舞立刻通知了机械,请求帮忙寻找。机械没有具体告知她为什么一个成年人出去转转会让火舞这么焦虑,只是告诉她若是遇见了就“押回去,别让那小子跑到圣城添乱”。时间紧迫,没时间抓他回去,至少让他晚点到达。既然目的地同是混蛋教廷的圣城,必然不能让蠢蛋烈来多事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