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死焰-11

“小曜,吃饭了。”
曜呆坐在窗边,仿佛望着屋外的与走着神。脚轻轻地荡着,似是并未听见呼声。
暗放下盘子擦擦手,绕过餐桌过来拍拍曜的肩膀,“小曜,想什么呢,吃饭了。”
暗并未看见窗子中倒映的曜的眼神,仿佛猎鹰一般锐利,泛着浅却夺人的亮。似乎看穿了百里外的风雨。却也只是一瞬间,利剑回鞘,回过头咧嘴笑道,“肚子不太舒服!马上回来。小暗你先吃吧。”
“没事,等你吧,快去快回。”
小曜笑着转身,回头走向灯光闪烁的走廊,笑着的脸慢慢冷了下来,又复微微勾起嘴角,“呵,你自找的。”

与此同时,在圣城中,影已经成功潜入了地宫。
“教廷果然下了很大一盘棋。”影默念道。
教廷内戒备森严,这机密之处更是难以攻破。影不敢确认地宫内是否有那种排斥古职者的宝玉,嗯,姑且称它为警戒石。影不敢隐身,只能凭借拳脚功夫,与传统的古代暗杀术摸索前进。
整座地宫直下城中教堂下近百米,共三十层,面积更是无可估量。其中道路错综复杂,影只是走了最近的一条路,直达底层。“从下往上探查会快一些吧。”
然而到了地下二十五层时,路却堵死了。
“非研究人员禁入。”影眯眼仔细看着。他已经在这里徘徊很久了。伸手拍拍石门,貌似很坚固。这若是在教廷外,他一拳就能攻破。但此时无法用技能,也不敢做出太大的动静。这石门防的是普通人,背后的警报防的才是古职者。
“姑且看看吧。”
一路下来,虽然并未仔细观察地宫细节,但影还是略有疑惑。一层到十层有严重的破坏痕迹,即使重修过后依然很明显。而十层一下像是新修建的。但教廷猖獗这么多年。“地宫怎么可能这么新……?“
“想知道为什么吗?“女孩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影猛然转身掏出偃月刀,戒备的看着投射在走廊壁上影子。越来越小,越来越近。影握紧武器,眯眼准备着。只见影子的主人绕过墙角,只到影胸口那里的身影露了出来。
“收齐你那奇怪的眼神。”少女白了他一眼,仿佛看穿了影心中所想,”我个子高矮和你没关系。“
“额,”影有些尴尬的收起武器,暗自打量眼前一身紫色服装的女孩,巨大的贝雷帽将脸遮了大半。身后背着造型奇特的武器——
——“卡巴拉!你是炼金?”影脱口而出。
少女并未看他,但也点点头,算是承认。反手拿出武器,后退两步,不等影反应过来,一记岩浆戳刺便对着铁门招呼而去。影只见眼前红光闪过,整座地宫微微震动,之后便响起了警报声。
“走咯。看你磨磨蹭蹭在这呆了这么久,我都替你着急。大老爷们婆婆妈妈。”炼金先一步进入禁区,待影迟疑一下也进入以后,推上铁门,用冰柱再次将其冻住。
看着炼金熟练的动作,影呆愣几秒后突然说道,“你说你知道地宫……”
“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新?”炼金收回武器,回头突然咧起了一个不算友好的微笑。
“因为三年前这里被我半淹半炸全塌了啊。”


“哈……哈……“临近圣城的郊外,红发男子气喘吁吁的跑着。
“混蛋火舞,居然禁魔,费了老子这么大的力气都解不开。”
烈累的眼冒金星,却突然眼前一黑,只见黑衣女子遮挡住阳光,闪现在眼前。
“女王大人啊,你……”
“圣城出事了。你暂且不要给影添乱了。”她用着有些高傲,却又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你家里也……火舞让你暂且不要回去。先随我去魔法山脊避着吧。从长计议。”

刺客家中,暗百无聊赖的靠在椅背上,桌上的饭菜已渐渐凉了下来。。随着窗外炸雷响起,屋里的灯闪了闪,又暗了几盏。
“小曜怎么还不回来?嗯。家里的灯也该修了。”
闪电逐渐密集,逼近。在小木屋外的密林中,眼中闪着微光的曜看着对面走来的,高他一头的男子,微微勾起嘴角。
“等你很久了,伊登大人。”

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