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死焰-12

“究竟怎么回事。”
烈少见的严肃,面上似是淡定,但桌下紧握的双手表示他现在处于极端的愤怒与激动。
“教廷盯上你们了。”窗前的黑色盘发女子说道,“影应该已经知道了,所以去教廷打探。本来是留着火舞看着你们,谁知道你自己跑出来了。”黑暗女王微微回头看了他一眼,“火舞说给你下了禁魔,怕你在外被人抓到,急着跑出来联系我们找你。等再回去的时候,家里已经没人了。”
“会不会是暗和小曜出去了……”
“不可能。”黑暗女王叹了口气,转身坐到桌子边,看着这个才刚刚成年的孩子,“你家附近的树林,全部有烧焦的痕迹。而且我们找到了这个……”
烈身体抖了一下,眼神不受控制的看向黑暗女王的手心。
“……暗的发绳?”
“嗯。”将断裂的发绳放在桌上,“而且我在上面查探到了明显的光元素。应该是教廷带走了他们。”
烈低着头,双手紧紧的抓着木椅,全身不自觉的颤抖。
黑暗女王有些不忍。古职者中,大概就属刺客一派关系最为紧密,也是难得的兄弟四人皆为古职者。除学者四职皆为克隆体,弓箭皆为果实孕育而来,其余古职者的派系中,大多是没有血缘关系的。特雷西亚女神的指引让他们不自觉的互相吸引,互相依靠。关系虽然亲密,但终究比不上自小一起长大的四人。
“女王,你说,我是不是一个麻烦啊。从小就会给影添乱。现在还把暗和小曜弄丢了……”
黑暗女王回了神,微微皱眉,”别想太多,现在重要的是把他们找回来。这事火舞也有责任,等她从学者那边回来,从长计议。“
烈像是没听到一样,低头喃喃自语,"如果我没有跑出去就好了。如果当初没有让教廷的人发现就好了……“
屋里温度慢慢升高,壁炉中的火焰开始噼里啪啦的越烧越旺。黑暗女王只觉扑面而来的热浪,却不是来自火焰,而是来自于面前的 颓废红发少年。
“都是我的错……我弄丢了暗和小曜,怎么和影解释……”
烈越来越不稳定,身体周边慢慢形成一圈红光,空气被加热到微微变形。
“烈,烈!烈你清醒一下,烈…“
身后突然伸出的手捂住了黑暗女王的嘴,“别叫了,他在突破我设下的禁魔而已。”火舞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透着浓浓的疲惫,“走吧,出去吧,这里火元素太浓烈,你待在这里不好。我来处理吧。”
黑暗女王深知自己留下也帮不上忙,点点头便逃离了已有50度的房间。
“烈。不是你的错。”火舞揉揉眉心,坐下说道,”影让我看管你们,我怕你添乱才设下了禁魔。跑出去找你时也忘了安顿暗和曜。“
温度还在升高,屋内的植物已经明显的蔫坏。火舞叹了口气,抓住了烈紧攥着的手,“教廷找上你们不是因为你伤了教廷的人,而是因为刺客一族的秘密。不用太自责。只是早晚的问题。”
烈火红的双眼仿佛稍微动了动,微微侧过头,张着嘴仿佛要说些什么。火舞忍着炽热,慢慢将头凑了过去,却只觉耳边骤然变冷。
“不用客气。”一道声音传来,声音的主人却从门口一闪而过,已经消失。黑暗女王的脸突然在窗前出现。
“我找了冰灵来帮忙。解决了吗?“
火舞看着身旁冻住的冰疙瘩,抽抽嘴角,”大概吧……“就不知道醒来会怎么样了。


“喂,你跑那么快干嘛,魔法山脊这些年变了这么多,我差点没找到你家。”
黑暗女王刚刚帮火舞刚把烈安顿好,就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倚在门口。
“啊,机械。”火舞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刚才感觉这边的火元素异常浓烈,有点担心,就先过来了。”
“恩,理解。”机械点点头,“谁家里都有个不省心的。”
尴尬的笑了笑,火舞起身倒水。”教廷这次动静有点大,果然平静了那么久,终于要发动了。“
“教廷什么时候安分过,”机械不屑地笑,“你忘了从六年前开始对我们那边骚扰就没停过吗,要不是影和黑女暗中帮忙,重炮现在还真有可能变成教廷的试验品。”
“恩。但他们当时也是暗中动作,这次居然公然抓走了暗和曜。我们是私下交涉,还是正面出击?”
“交涉有用?”黑暗女王当年因为学者遭到袭击一事正面和教廷谈判过,但得到的只有明面上的妥协与私下的继续侵扰。
“那暗中救援?”火舞皱皱眉头。教廷毕竟人多势众,最适合潜伏的刺客又出了状况,援救队的人选还是一个问题。
“暗中?”机械走到桌边坐下,“谁说要暗中去了?”
“但影还在圣城,正面出击的话,他肯定会有危险。况且不知为何,据说圣城前天晚上发生了爆炸,已经全面封锁。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给影添乱……”
“啊,这个呀……”机械笑道,“不用担心,我们给教廷送了一份大礼。”

“阿嚏。”炼金皱皱眉头。
“冷了?”影有些担心的看着她。两人此时在地宫中来回躲藏,顺道探究这教廷的秘密。圣城内警戒越来越森严,若不是为了对外维持一派和平的景象,估计卫兵还要再多些。毕竟他们炸了教廷的核心研究所
“没事。”炼金躲在墙后,看着前方巡逻的士兵,压低声音道,“我让摄魂怪在外面引起了骚乱,估计教廷会以为我们已经撤出圣城了。接下来就能好好探查了。还得把重炮找回来。”她撇撇嘴,“不省心的家伙。”
影微微抿了嘴。也不知道家里的三个弟弟怎么样了啊……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