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01

某只下海画了烈影小黄图,看了以后有感而发,结果写着写着成了正剧。好吧,开新坑。

“喂,小烈,任务完成以后陪我去绚烂主题公园玩儿吧。”
重炮的声音拉回了心思飘忽云外的烈。晃晃神,心不在焉的看着面前拿出加农炮的少女,“恩?不了,我不太喜欢那里。”
“哎?可是以前我和小曜做完任务都会去那边玩啊,陪我去嘛~”重炮抬手上弹,有些撒娇地说。
烈抬眼看看天边的火烧云,重新将身子伏在草丛中,言不对题地说着,“来了。速战速决,天黑前我要赶回去。”

“……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了,我们为期三天的培训也就此结束。之后还有个宴会,希望大家都能来放松放松。”
影皱皱眉头,摘下眼镜,双手轻揉着眼睛。真是疲惫啊,不知道这帮老头子哪儿来的这么多话。
”影,走了。“
影收起本子,缓缓起身,脚下突然一个踉跄,被黑女一把扶住。
“怎么回事?毒还没除干净?”
影摆摆手,“药剂说已经差不多了,再休息几天就好。”
黑女叹了口气,“你也是大意,这神圣天堂看似是王城,里面的弯弯折折比其他地方更多。要不今晚的宴会你不要去了,回去休息吧。”
影安静地站在那里愣神,恍然若惊醒一般,扯扯领带道,”不了,还是去吧。刺客这边总得有人做做面子上的工作。“

“哎!二姐!你在这儿干嘛啊?”重炮看到树丛那边闪动的人影,飞快的扑了上去。
药剂起身,伸手抱住重炮道,”有几味药用完了,过来采一些。“
那边烈拾起最后一只小妖精的石器,也走了过来,“哟,药剂啊,什么药这么急着采,我不记得那帮臭老头今晚还要办宴会吗?”
药剂略微惊讶的瞪大了圆眼,“你不知道吗?会议开始前一天晚上,影在神圣天堂遇袭了,我这几天一直在忙着给他配药,学者系代表也换成了机械。”
烈整理背包的手略微一顿,微微皱眉,“遇袭?到底怎么回事?”
“教廷应该通知到你们家中了啊?没看到信件吗?影现在情况有些特殊,特地用信件通知你们早些将东西准备好啊。”
片刻的安静,烈重新将背包背在身上,“暗和曜去红龙那边特训了,我这两天和重炮出任务,家里没人。”
“哦……”药剂有些尴尬,“那我简单和你说一下吧。前天晚上影一个人去了神圣天堂的酒吧,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反正他回来的时候就有些不清醒了。我给他化验后分析……”药剂顿了顿,抬眼偷瞄了下烈,似乎是鼓起勇气继续说下去,“似乎是中了女神幻梦,也就是……一种春药……因为这种春药只针对女性,所以在男性身上虽然影响力没那么大,但也没那么好消除。他这几天极度畏寒,所以我才特地让议会那边通知到你家里……”
烈紧紧皱着眉头,拳头攥紧。药剂把重炮拉在身后,紧张的看着情绪极不稳定的烈。许久过后,烈吐出一口气,问道,“人呢?”
“啊?”药剂愣了一下,“啊,影身体不舒服,应该已经回去了……”
“我是说,下毒的人呢?”烈有些咬牙切齿。
“不见了,”看着烈泛着火光的眼睛,药剂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影清醒以后也不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让我帮他解毒而已。所以具体的经过,我也不清楚……”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烈暗啐一声,把背包甩给重炮,“你去交任务吧,我先回去了,把家里收拾收拾。”
重炮手忙脚乱的接过背包,似乎还想说什么,被药剂一把捂住嘴,待烈上了坐骑,走远后才松手。
“二姐你干嘛啊,我还想和小烈约着去玩儿呢!”
“不要命了啊!”药剂狠狠戳了下重炮的额头,“烈平时和你逗着玩儿,你还真当他好说话啊。三年前侍卫队有人暗中给影下绊子,烈跑去把人家打的床上躺了半个月,这事儿影那么费劲才压下来,别告诉我你不记得了。”
“可是,小烈真的不可怕啊……”
“那是因为没有牵扯到影。”药剂说着,心里还有些后怕。要是知道烈还被蒙在鼓里,打死她也不会在这采药。

“这不是影吗,真是难得见你一面。”
影皱皱眉头,怎么坐在了角落还有人打扰。
“自己坐在这里啊?不去找找乐子?”
影抬头看着靠近的瘦高男子,妥帖华丽的暗红色礼服称得来人格外英俊挺拔,眼里带着微微的笑容,虽然在影眼里,这笑带着些许杀机。
叹了口气,影起身,微微弯腰行礼道,“子爵大人。”
来者身上浓烈的古龙水味慢慢靠近,由于对方并未回话,出于礼仪,影也并未起身。
“还是喜欢几年前啊,你就住在神圣天堂旁,经常出没王城,随时都能见到你。哪像现在,离得那么远。”
影额头微微沁出薄汗,维持这个姿势对于他目前的身体来说,略微有些吃力。
来人突然向前迈了一步,影心下一惊,向后退步,却是腿一软,摔到了椅子上。还未抬头,只感觉眼前黑影遮住了光,令人泛起鸡皮疙瘩的湿热鼻息喷在耳侧。
“怎么,我可爱的小刺客哟,还没有学乖吗?三年前我让你跟着我,你不乐意。当时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弟弟打残了我的身边的侍卫长,看在你跪下求我的份上,我放过他。如今我再问问你,要不要跟着我?要知道你弟弟做过的事,哪一件都够我拿出来问他的罪。”
子爵在他耳畔缓缓吹了一口热气,影猛地侧头,耳畔微红,眼睛有些无奈又有些怨恨的瞪着他。烈早些年做过不少荒唐事,却不知为何都被这人抓了把柄。
“影?子爵大人?你们在这边干什么?歌舞表演开始了,不去看吗?”黑女走过来,向影眨眨眼睛,以示询问。
影换换摇摇头,表示无碍。子爵哈哈笑道,“美丽的黑暗女王邀请我,我怎么能不去呢?不过走之前,我还是要向我们的勇者敬一杯酒。”
影有些迟疑的看着面前这杯明显度数不低的烈酒,抬眼看时,只见子爵嘴唇微动。
“莫乌村104口人命啊……“
影瞳孔陡然一缩。黑女皱皱眉头,出来打了圆场,“子爵大人,影前些天……”
“没事。”影打断了黑女,伸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恍然涌入的超高浓度的烈酒辣的影喉咙有些刺痛,仿佛滚烫的液体一只灼烧了整个食道,沉积在胃部,让有些这些天极度畏寒的影稍稍有所缓和。
他抿抿嘴道,“子爵大人的面子是肯定要照顾的。在下身体略微不适,在这边休息一下。子爵大人您不必管我。”
这话说的略微生硬,但看到影喝下那杯酒的子爵微微勾起嘴角。
“好好休息。”他向影眨眨眼,牵起黑女的手挽住自己的胳膊,走向了观众席。
“呼……”影长舒一口气,尽量缓解着身体的不适。
“麻烦啊……”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