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死焰-13

哈哈哈哈哈交完图了好开心。码字码字!

“……所以综上所述,计划如下:黑女以正式渠道访问教廷,正好快到了圣启日,古职者派出代表出席活动也是出师有名。“
“火舞你去不是更好吗?”黑女微微皱眉,“我和教廷的那边人不对付,之前因为重炮的事还和他们闹过矛盾。”
“拒绝。”火舞说的果断,“第一,就是因为你和他们矛盾大,你在圣城内才能引起他们的警戒,能给我们争取时间。第二,”火舞嫌弃的撇撇嘴,“教廷的人就喜欢搞形式主义,一到这种正式点的节日就得穿礼服,这么热的天,简直难受。”
黑女白了她一眼,却也没说什么,起身上了楼。
“那我们两个呢?混进去?”机械倚在椅背上。
“不成,”火舞起身,揉揉眉头,“影在圣城引起这么大的事,近期戒备必然森严,没那么好进去……我们,应该只能找弓箭那边借生命之树,暂且封印古职者的波动,等半夜混入圣城以后再做打算。”封印波动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与禁魔不同,封印会完全让古职者暂时变为普通人,故只有精灵的生命之树可以将危险降到最小。
“切,真是憋屈。”机械啐了一口,“我进圣城从来都是大摇大摆的正门进,这次居然要我封印技能半夜潜入。“
“没办法,大局为重吧。目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火舞有点头疼。学者一族向来个性鲜明,除了药剂比较稳重之外,机械好战,炼金暴力,重炮年纪小小但极为聪慧。幸亏这次只有机械前去,不然真是一团混乱……
“其实也是有办法的,我给炼金和重炮打个暗号,里应外合,应该也不难……”
"……恩……嗯?!什么?重炮和炼金在圣城?“因为吃惊,火舞的一双凤眼瞪得圆圆的。
“对啊,我不是说了,给教廷送了一份大礼吗?”机械掏掏耳朵,随意说道。
“……好,那就让她们协助一下,我们两个不用封印了,但肯定还得半夜进入。”
“好吧,”机械妥协了。“就我们三个人去?炼金重炮即使能帮我们混进去,但动静肯定不小,我们只有一夜的时间。一夜里又要找影,又要解救暗和曜,还得探查教廷秘密,时间够用?”
“我也去。”异常沉静的声音出现在门口,声音不大但却异常坚定。火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声音的主人,直到回头看到了烈。
“休息好了?还真能睡、”机械回头看了一眼,烈倚在柱子上,显然还未完全恢复。
烈目不斜视,紧盯着火舞。他知道机械并不会在意,真正可能阻挠他的只有火舞。
“不行。”果然,火舞皱眉道,“虽说给你下了禁魔防止你乱跑是我的错,但你毕竟体力透支,加上情绪波动过大,强行冲破禁魔,身体不是一两天能恢复的。这段时间你好好待着,和冰灵一起守着魔法山脊。如果我们失败,至少还有路可退。”
烈的表情并未因为火舞的话而改变,眼睛没有从火舞身上移开,里面有坚决,但也有一丝哀求,“师姐,当初我遇袭,本来不想让影担心,便没有将教廷的事告诉他。他猜到以后独自出发,我想追上去和他一起,却又因此弄丢了暗和曜。既然因我而起,也必须由我终结。”
火舞有些心悸地看着他。沉默良久,道,“想跟便跟,但保证一切听我的。”
“好。”烈的眼神放松,火舞只觉身上的压力顿减。
“怎么,不是担心你的小师弟吗?还让他跟去?”机械看着烈身体僵硬地回了卧室,方才问道。
火舞盯着卧室门,良久,小声答道,“不让他去他也会偷跑,冰灵性子懒散,看不住他的。跟在身边反而能管着他。而且……”火舞咬唇顿了顿,“他的火元素出现问题了,有些死气在里面。把他留下可能要出大事。”
“死气……?”机械有些疑惑。
“恩……魔法攻击者虽然掌握自然奥义,但同时也有极大的危险。烈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死气了。”
火舞叹气。但愿这次一切顺利,烈的死气不会加重。至少不要像上次一样惨烈了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