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02

坐在漆黑的客厅里,烈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弯着上身,似乎在忍耐着什么痛苦的事情。

“烈,我知道你看不惯政界的弯弯曲曲。我会去应付,你别惹事儿就好。”

两年前当烈第一次在宴会上被人嘲讽时,影就是这么和他说的。神圣天堂现在的和平让各路人起了不同的念头。龙的时代结束,太平年代的能力者虽曾是人类的英雄,但如今也渐渐淡化在众人的视线中。贵族们要收权,要打压,但又不能从明面上来。暗中的绊子,能力者自是吃了不少。

“呸,还管这些破事干什么,回了卢比纳特的巢穴那边,自在做个闲散人有什么不好,非得在这受着破气。”烈暗骂着。

影为何受伤他不知道,但必然和宫廷的那几位脱不了干系。影不是贪恋权势的人,为何不能像弓箭一样在大战结束后隐于世,免了这庸俗的权势之争。

“咣!”烈猛然站起来,踹了一脚茶几,将桌上的玻璃杯随之滑落,掉在地毯上滚了两滚,终是停了下来。

影不让他掺和,他便在这里等。但不论如何,敢伤影的人,不会让他自在。

“影?影你怎么样?”

黑女有些紧张的看着影。这个平日气质清冷的男人此时面色有些苍白,耳朵却是潮红,貌似稳稳地站在墙边,但仔细看去,便能发现他这个身子其实半倚在柱子上,手紧紧地攥着,原本整洁的衬衫领口已经被他拉开了第一个扣子,领结更是不知去向。微微汗湿的领口颜色变深,胸膛激烈的起伏着。

“是那杯酒的问题吗?“黑女扶住影低声问道。按着药剂的话说,这毒已经没有大碍,黑女唯一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

影几不可见的微微颔首,额头的汗珠又沁出几分。若说中了女生幻梦之后是无限的寒冷,此时便仿佛从冰窖坠入了火焰山,浑身烧得软绵无力。若不是因着身在皇宫必须注意仪态,这碍事的西装外套早就被他扔了。

黑女咬咬嘴唇。虽然晚宴并未完全结束,但此时也只能带他现行撤离。

“黑暗女王阁下,菲力主教大人在找您,说是希望您讨论一下神圣天堂重力场的改造措施,还请您移步。”侍者传来了权重者的吩咐,虽是恭敬,但无不带着丝丝强硬。

黑女有些为难。若是别人也罢,但这菲力主教着实不好得罪。影轻轻推了她一把,摇头以示无碍。黑女顿了顿,低声说,“一切小心,有事找机械帮忙。”轻轻放开影,回头沉下脸,跟着侍者离开了。

没了黑女的搀扶,影脚下一软,几乎向下倒去。慢慢挪到偏厅,将自己扔在沙发里,努力维持着自己的仪态,眼皮却是不住地往一起粘。本身余毒未清,这几天格外劳累。今晚又喝了子爵的不知道有什么问题的酒,影此时只想好好睡一觉。

不知何处来的影子挡住了刺眼的灯光,影努力想睁眼看看来人,却又因为片刻的黑暗陷入了更深的睡眠。

“呀呀,这不是影吗,怎么睡成这样了,看来今天的晚宴他很尽兴啊。来吧,把他送到客房休息吧。”晃晃手中的酒杯,来人顿了顿,勾起嘴唇,“就送到我隔壁吧,毕竟也是我的老熟人了,我怎么说也要照顾一下。”

“是,子爵大人。”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