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04

烈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也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冷静的人。

尤其是当事情牵扯到影的时候。

比如现在。

坐在床边椅子上,烈眼神不知所谓的看着床上不老实的影,看他脸在床单上磨蹭,脑后的马尾辫被自己蹭开,几缕头发黏在了汗湿的脸颊边。烈叹了口气,认命地帮影脱掉了鞋,解开了衣服。

繁重的宫廷社交专用礼服被一层一层地丢在一边。解开湿透了的衬衣,胸口前几抹红色的暧昧痕迹有些刺激到了烈的眼睛。别扭地转过头,伸手便摸到影裤子前鼓鼓囊囊的一片。

迅速抽手起身,烈有些不自在的嘟囔道,“什么嘛,亏我还担心你,原来是和哪个风骚少妇搞上了吧。”

赌气回了客厅,倒了两杯水放在桌上。为了影的病情,即使是夏天,也在家里升起了火炉。

“影已经没事了吗?”抹抹头上的汗水。穿着华服的机械抱着冰水一饮而尽。

“没事了。我看他的衣服刮破了一部分,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额……”机械略微尴尬的撇过头,“你知道我个子小搬不动他,但当时情况比较危机,我又来不及叫人……,所以……“

“让摄魂怪搬回来的?”烈有些无语的扶额。

“恩……因为我怕不赶紧走真的会出事,带着摄魂怪一路跑出来,我也跑了一身汗……“

“能出什么事。”烈略带些嘲讽地笑笑,向后靠在从沙发上,“无非是和哪个爱慕他英雄之名的贵族小姑娘来个一夜情而已。他又不是没干过这事儿。”

“噗——”机械一口水喷到了裙子上,一边慌忙用纸巾擦拭,一边不忘白了烈一眼,“影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好吗,每次这种活动都是一个人待在角落,就连女伴也是找的黑女。还一夜情,你想多了。”

“切,你不了解而已。我刚给影换了衣服,就他身上那点痕迹,估计这次还是个有点性子有点野的姑娘。药剂和我说他中毒的时候我就应该知道是什么小姑娘下的药,估计也是有点你情我愿,不然为什么影不说是谁……”

那边烈还在喋喋不休,这边机械却放下了纸巾,沉默了起来。

“你见到影身上有口红印了吗?”

“啊?啊?”烈突然被打断,“额,没有……?大概是不爱涂口红,或者颜色比较浅我们看到……?”

“或者,”机械停顿一下,缓慢说道,“对方是个男人……?”

烈脸上的笑还不来得及收回,难看的僵在了脸上。眼睛死死地盯着机械,仿佛她说出了什么不可置信的话。

机械顶着烈的重压,有些艰难的说道,“之前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反正影好像因为喝多了,被子爵带到了房间里。就是那个兰诺子爵。药剂来和我传话,正好黑女被菲力主教牵绊住了,叫我去找影。但是我进屋的时候……”机械突然停了下来,眼睛有点红,“就见到影被兰诺压在床上,衣服也解开了。从我帮他穿衣服到带他走人,他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药剂说……他的毒加重了,所以才会这样。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静养。”

烈面无表情,似乎没有听懂机械说的话。但是攥紧的双拳表示他懂了,而且懂得很透彻。

“总而言之,你好好照顾他吧。”机械脸色难看地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了。

烈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做了很久。伸手想端起冰水,手指却不受控制地难以用力,失手摔了杯子。微微蜷起手。想拿纸巾,却又失控的点燃成一团灰烬。

烈知道自己需要冷静一下,需要好好消化一下机械的话,况且影还需要他的照顾。但是脑子里一回想起影身上的红痕——

“就见到影被诺兰压在床上”

——烈起身摔了手里的杯子。

“放他娘的狗屁,老子跟你没完!操!”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