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06

"哈欠……“

烈睡眼惺忪的打开房门。昨夜和影折腾半天,又和火舞聊到半夜,实在是困得不行。

“早啊,烈。快点洗漱,准备吃早饭了。”

迈向厕所的脚步陡然停住,烈嘴角一抽,回头看向厨房。

“干什么呢,快点啊。”影回头,微微皱了皱眉,伸手将掉落的头伏重新别到耳后,看的烈不禁“咕咚”咽了一下口水。

“影……嗯,你身体没事了?“烈有些小心地试探着。

“嗯?”熟练地煎着烈最爱吃的糖心鸡蛋,影心不在焉地答道,“没事啊,不就是喝多了嘛,能有什么事。”

“噫——”

烈也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忧伤了。自己纠结了一晚到底该怎么面对影,这家伙今天居然什么都忘了。

影那边早饭已经出锅了,烈迅速的洗漱后,回来帮忙。

“哎?四份早餐?”

“啊,忘了说,黑女和机械说是要过来看我们。她俩应该快到了,你迎一下她们好了。”

烈脸上一抽,少见的微微面瘫。

这俩哪是来看影的,是来看他热闹的吧!

“影的药怎么样?”

“放心啦,昨天我用摄魂怪抬回去的时候就已经把药下好了,保证昨晚到家以后的事他今天一点记不得。”

“哈哈哈哈,我有点迫不及待想看烈的表情了。”黑女有点没形象的笑着,“为了国王的大局,这是第几次消除影的记忆了?”

机械耸耸肩,双手放在脑后,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哪知道,药都是药剂配的,她应该清楚。反正我这边是已经下了三次了。“

“也得亏这药没什么副作用。”

“那你不会不下药……”阴森森的声音从一高一矮两人背后传来,“回回把影搞成那样送回来,老子给他收拾好了你们就玩儿失忆,好玩儿吗!?”

“咳……”黑女被烈吓得口水呛到了自己,“咳……什么啊,怪我们嘛?你也知道国王那边想完成任务只能让影从兰诺那边入手嘛。影当初自己不也说了,不必要的记忆都消除掉,所以接受任务以后才立马喝了药。”

“那后来这九次失忆怎么解释啊,总指挥大人?”烈咬牙切齿地问道。

“额,你和影的感情会影响到任务进展啊……”

“呸,”烈带着两人家里走,回头啐了一声,“怎么就影响了,强词夺理。”

“这次可没有。”机械突然正声道,“当初影接受任务以后找过我和药剂,拜托我们,一旦和你发生点什么,立马给他下药。”

“我……”

“嗯哼?”黑女突然笑道,“不服?这还真是影说的,等以后扳倒切丽尔公爵夫人,让影好好恢复记忆,给我们做个证。”

烈心知她们说的是实话,但心里还是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嘿影,昨晚睡得好吗?”黑女进门,给了影一个大大的拥抱,而烈在后面不动声色的竖起了中指。

“嗯。酒醒了。”影微笑着替两位女士拉开椅子,“谢谢你们了。”

机械爬上椅子,喝了一口树莓汁,”没事,真要谢我,送我点精铁吧。昨天摄魂怪和我一路跑回来,零件都松了。“

“扯吧你就。”烈白了她一眼,“你那摄魂怪当初横扫教廷的时候我看玩儿的很欢脱啊,火烧不着水淹不到。”

“呸,那是炼金的摄魂怪。”

“还不是一样的。”
“哼!”
黑女和影相视一笑,边用早餐,边谈起了工作。

“下个月还有个会议,涉及到异教徒袭击凯德拉关卡。虽然不严重,但教廷那边挺重视。”

“嗯,”影熟练地切开培根,“下个月几号?“

“2号。”

影抬头看了眼日历,无奈的看着黑女,”那不就是后天吗。”

“嗯哼~”毫不在意影散发出的名为“我不想工作我想休息”的气息,迅速的吃完了自己的早餐。

“得了,我过来就是看看你(到底记忆消除了没),顺便通知下接下来的工作。”

“你不是来蹭饭的吗?”烈按住机械企图袭击他的手,侧头眯眼问道。

“随你想咯。”黑女耸耸肩,“机械快吃,我们待会儿顺道去接个任务赚点外快好了。”

“你跟黑女和机械有什么矛盾?”

“啊?”烈放下手中的清洁布,回头疑惑道,“没有啊,我们关系很好啊。”

“是吗。”影低头继续清理桌子,“感觉这大半年你情绪一直不太稳定。”

“没有啦。”烈低头继续洗碗。“可能最近天热吧,火属性怕热,你也知道的。”

影的感觉还真是敏锐。计划开始三年,最近半年开始收网。各种事情却是让他有些烦躁。

“不论怎样,有什么事都可以和我说哦。”

影走到他身边清洗抹布,侧头认真地盯着他。

影的睫毛很长,与烈的红色毛发不同,他的黑色睫毛根根分明。与烈发色相同的古铜色眼睛总是毫不遮掩的表达着主人的感情。想起昨晚影包含情欲的眼睛,烈的喉结动了动。

烈仔细看着影,头慢慢附了下来。微微一偏埋在了影松散的头发里。

抽起鼻子嗅了嗅,烈抬头,嫌弃地说道,“你洗发水没洗干净?怎么味道这么浓?”

“嗯?”影皱起眉头,“没有吧?那我再去冲一下。”

身后浴室的门“咔哒”关上。烈心下松了口气。

妈蛋,混蛋切丽儿赶紧下台吧,老子要压制不住自己了。

【我的哥哥这么诱人好想上了他怎么办在线等好急啊!】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