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08

"大人,城堡的火已经完全扑灭,您是否需要进行视察?“

菲尔男爵昨晚紧急转移到了附近幕僚家中,突然受到的袭击和行动的耽误让他此刻很不爽。

”走吧,把赖斯给我叫过来。“

”是!“


”大人。佣人们正在清理城堡,但我并未让他们进入您的书房和卧室。您看?“

”哼,走吧赖斯,去我书房细谈。“

”昨夜纵火犯查出来了么?“男爵有些疲惫的靠在椅子上。书房位于城堡高处,由于火扑灭的较为及时,并未受到过多损坏。

”回大人,表面上看,昨夜犯人人数较多,且里应外合,我估计应为外族潜入城堡,使诈放火……但是,这不可能啊……“

”荒唐。“男爵右手扶额,眼睛轻闭,低声说道。切丽尔公爵夫人和外族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他是知道的。能赶在如此关键的时刻扰乱他的计划,也定然不会是普通人。

揉揉太阳穴,菲尔复问道,”昨天派去凯德拉的军队怎么样了?“

”回大人,“赖斯凑近菲尔耳边,低头轻声道,”前线传来消息,昨夜暗、曜和重炮手先行赶到,并与外族交火。我等随后到达,利用女神幻梦将三人俘虏。但由于皇家骑士一刻钟后到达,前线队长称没有时间转移三人,故将其暂且抵留在外族营内,副队长随之看守。“

”呵,幸亏公爵夫人早有预料,让我将队伍提前派出,不然还真有可能被滞留在城堡里。不过如此一来,纵火犯的真面目我大概也有数了。“菲尔眉头一皱,慢慢的敲着桌子。

”夫人英明,大人英明。前线队长传信说,您给的女神幻梦绝对是能力者的克星!“

”哈哈哈,这还是那兰诺子爵管的科研部给我的东西,对平常人也就是个春药的作用,对能力者就是大杀器,可以立刻导致昏迷,三天内能力尽失。哈哈哈,而且醒来表面一切正常,但如果不泻火,会死的啊,哈哈哈哈哈哈。他们这次死了也罢,死不了的话,两男一女出点丑闻,相必也是公爵夫人乐意见到的。“

”可是……“赖斯皱皱眉头,”那重炮手应该只有十二岁,心智未开,女神幻梦对她仿佛只有昏迷作用,没有春药的效果……“

”没事,“菲尔挥挥手,”一个小姑娘,在能力尽失的情况下,打得过两个发情的成年男性吗?“

男爵起身踱步到窗边。他的私人军队重新散步到隐秘处。烧的有些泛黑的城堡不再往日的气派。

”为了夫人的大计,我暂且忍一回。但好歹出出气也是可以的。“

微微偏头,唤来门外等待的信使

”让前线队长两天内把皇家骑士哄骗住,把三个人给我运回来。一场好戏可不能错过啊。“


”……总而言之,影你不要急,等烈和机械回来以后,我们从长计议……“

从黑女房中出来,漫步到附近的露台上,影还在艰难的消化着刚才得到的最新消息。

昨晚听到去集训的暗和曜莫名其妙跑到了前线就让他有些疑惑,刚才突然又接到皇家骑士的通知,说三人失踪。他想联系家中的烈,黑女又支支吾吾的说烈也出门做任务了。什么时候黑女比他更清楚家里三个弟弟的事了?!


”哟,影啊“

听到兰诺的笑声,影有些不耐地抬起头。

”让我猜猜,从黑暗女王小姐的房间里出来,昨晚一定很愉快吧?嗯?“兰诺有些暧昧的看着影,眼底闪过一丝妒忌。

影皱皱眉头,”子爵大人,我想这和您并没有什么关系。“

兰诺笑笑,并没有理会影话语中带有的不耐烦,上前一步,站在影的对面道,”怎么突然这么生疏了?上周的晚宴上,我们相处的,很,愉,快,啊~“

影深吸一口气,压抑心下的怒火,他还在为暗和曜的事情担心,此时不想纠缠。

”子爵大人,烈当年虽然无意中造成了平民的伤亡,但此时国王陛下也是知道的,您想要的……我那个晚上能给的都给了,我从前迁就您只不过是不想让此事传开。但我们刺客一脉本就是独行者,名声差又如何?“

”哎呀哎呀,怎么火气这么大?“兰诺靠在栏杆上,侧头看着影认真的侧脸,”我本来也没想那这事威胁你啊,你情我愿嘛。“

”你!“影陡然回头,”三年前你说我若不答应你,便要烈伤及平民的事告诉国王陛下与众贵族,通告全国。这可是死罪!这怎么不算威胁?!况且……我当初成全你后,是你不守信用告诉了陛下!若不是我刺客一系自请搬离神圣天堂永不当职,你当那贵族们能放过我们?“

”最后国王陛下不是放你回来了吗。况且“兰诺邪笑道,”不是我哦,是黑女说的哦。“

影身体僵了一下,扭头看向天边,”我不信,你别想挑拨离间。“

兰诺伸手抚向影的辫子,被影扭头闪过。兰诺倒也没生气,只是凑近了身子低声道,”不就是个烈的名声问题,你当初就能牺牲这么多?“

影退了一步,仍然没有把脸转过去,”他是我弟弟。“

兰诺呵呵笑道,”弟弟啊,一个弟弟都这么担心……那,两个呢?“

影陡然回头,眯起眼瞪着兰诺。就连他也是刚知道消息,况且他们还有能力者才能用的传音石。所以——

——“是你动的手?”影的愤怒下,脸部有些扭曲。

“哎,不啊,怎么可能呢?”兰诺不以为然的笑笑,无视影的愤怒,又将头凑到影的耳边。这一次影没有躲开。

“但是,我能把他们弄出来啊。我听说,他们状态可是不太好啊。”

影长吁一口气,“你要什么?”

“嗯哼?”兰诺低笑道,轻轻吻了下影的耳朵,“和三年前一样,不过要加价咯~想好了,来四楼找我。你可以货到付款,见到他们再付账也可以。”

并不等着影回复,兰诺转头离开。看到门口站的药剂,微微咧嘴笑了笑离开了。


“影……你们说了什么?”

“恩,他知道暗和曜的下落。”

“……影,不要和他打交道,国王已经私下派了兵力,况且可疑人物也就那么几个,我们很快就能找出来——”

“等不了了。”影打断她,“我一生最大的噩梦就是当初烈出事的时候没有及时去救他,导致他……我不能让曜和暗再出事。你们找你们的,明早没结果的话,我就去……妥协……”

”影!“药剂有些生气,”他们失踪了我也很着急,更何况重炮也在里面,她才十二岁,我的担心不亚于你。但你这个时候能不能冷静点,不要添乱!“

影顿了顿,方低声说道,”他们不会为难重炮的。他们如此对待我的弟弟们,都是因为我啊……“

药剂愣了愣,只见影向她点了点头,也迅速离开了露台。


药剂不知道影这次要妥协什么。他只知道影三年前为了烈的失手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他和圣徒联合施救,才堪堪保住了影。那周身的伤痕,至今仍让她不禁打冷战。而烈,也是自那以后格外的在乎影,格外的仇视神圣天堂,仇视贵族。

想了想,药剂从口袋里掏出了传音石。

联系烈却没人接听,想起黑女说烈可能将传音石留在了家里,又重新联系了机械。

”喂?哪位啊?“

”机械,你在哪儿?“
”啊,昨晚干完活儿累得半死,我们在魔法山脊附近歇着呢,咋了?“

”你让烈听一下。“

…………

”喂喂?药剂吗?什么事啊?“

药剂深吸一口气,“烈,赶紧回来。暗,曜和重炮失踪了。影又要去找兰诺了。“

那边一时没了声音,到最后只剩下杂乱的魔力乱流。


”喂,烈,这是我的传音石,你别乱扔好吗!“

烈捏紧了拳头。“暗,曜和重炮出事了。“

”什么?草他大爷的,我妹妹都敢动?“机械听到后,气的把手里刚捡起来的传音石砸到了地上。

”怎么回事?“火舞拢拢头发,”昨天的任务不顺利?“

”不知道。“烈皱眉,捡起传音石,”机械,你的传音石我先拿走了,你和火舞用一个。具体消息你再和黑女联系。“

”那你呢“火舞皱眉。
"我去拯救我的傻逼哥哥。”


评论(5)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