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09

小更,下次开车~


"所以,你来了?“

影的脚步略微停顿了一下,睁大眼睛,努力适应屋里的黑暗。厚重的窗帘将夕阳完全遮挡在外,可放中间摆放的大床上,隐隐约约有一个背对着他侧卧的人影。

兰诺低声笑了一下,“怎么不过来?不是来找我的吗?”

影紧了紧拳头,缓步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床上的人。

“暗和曜到底怎么样了”
兰诺翻过身来,平躺在床上,似笑非笑的仰头看着他。

“我们说好了,交易,我把他们带回来,而你付出代价。当然,我给你货到付款的权利。”

“……他们现在安全吗?”

“安全?”兰诺猛地坐起身,拉过来靠垫,慵懒的靠在一旁,“嗯,反正听说中了女神幻梦啊。那东西你应该也知道吧。”兰诺有些暧昧的看看影的身上,“不发泄出来会出大事的哦。”

影皱皱眉头,“出事?我上次也只是静养而已,并没有什么问题。”
兰诺饶有兴趣的勾起嘴唇,“这种情况不存在的。不纾解出来,你就不会站在这里了。如果不是你自己,那就是别人帮了你。”

看着影陷入了沉思,兰诺猜到这大概是影被消去记忆的一个突破点。

“恩,我晚宴那天给了你一杯酒,但后来我想起来那酒里带有一些蛇胆汁,似乎与你的毒有所冲突。”兰诺说起谎来面不改色,“所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发病日应该就是当晚。你仔细回忆一下。”

兰诺起身,起身去窗台边的酒柜旁,倒了两杯红酒。回过头时,不出意外,影还在沉思。

“喝一点吧。”兰诺递过去一杯酒,看着影犹豫片刻便也接了过去。

“影,你要相信,我从来没有针对过你。即使我有很多次机会将你,或者你的兄弟们,你的能力者朋友们赶尽杀绝,但我始终放了你们,”兰诺摇晃着酒杯,低头抿了一口,“没错,我是向你要过报酬,但如果我不这么做,你觉得公爵夫人会那么轻易放过你们吗?”

影没有说话,靠在墙边,若有所思的看着兰诺。

兰诺又啜了一口,道,“你怀疑我也无所谓,毕竟一直以来我和你站在‘对立面’上。但是,影,我希望你也能看清楚你周围都是些什么人,你信任的都是些什么人。”

影握紧了酒杯,片刻后道,“我不知道你再影射谁,但我周围的朋友都不是那样的人。”

“真的么?”兰诺将手中的就一饮而尽,随手放在桌上,走到影的身边低声道,”我记得你以前是个很敏感很警惕的人啊,怎么这一两年变得越来越迟钝,越来越……愚蠢了?“

”……激怒我并没有用……“

”谁闲着激怒你啊?“兰诺直起身子,有些不屑的说,”如果你今天没来找我,那你还是当年只身孤影闯教廷的影,有自己的尊严与骄傲。但你今天这种行为……真让我失望啊。“

影脑子里有些混乱。

兰诺的话是扰乱他的。

但影确实觉得自己不对劲。从杀伐果断的顶级暗杀者,变得越来越婆妈,越来越懦弱,越来越容易妥协……

难道真的是……?

想到那个可能性,影眼睛眯了起来,手上一用力,杯子碎裂,玻璃碴扎进了手中,血液与红酒混流而下,在暗红色的地毯上绽开了花。


”影!影你没事吧!“

未被关严的门轰的一声被烈踹开。努力适应了黑暗后,他看见桌子边似笑非笑的兰诺,和屋子中间举着手的影。

烈快步走到屋子中间,拉过影的左手,回头道,“兰诺子爵,不论你和影达成了什么协议,我希望您可以高抬贵手,让它作废。”

兰诺呵呵一笑,耸了耸肩,“什么协议都没达成,目前的影还不配和我谈判。”

烈深深地看了兰诺一眼,对方坦然的目光并未暴露出丝毫。烈向他点了点头,拉着影走出了房间。


“啊呀呀。”兰诺笑着看看地上碎裂的杯子和混合的红酒及血液,“真是可惜了美酒。本来想放过你的,但血液和酒液混合……?啧啧啧,让我怎么说呢。”

兰诺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挥手招来了随身保卫。

“叫科研部过来到我屋里取样。派人盯着影和烈,我要搞清楚影失忆的真相。”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