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10

咳咳,为开车做准备!

"药剂,烈回来了吗?“

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响声格外急切,黑女有些慌张的推开药剂的房门。

”嗯。我刚才听侍从说,他已经把影带走了。“

”呼——“黑女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床上,”影这小子突然就跑去找兰诺了,也幸亏你把烈叫回来了,我们还真拦不住影。“

药剂没有回头,在桌前摆弄着瓶瓶罐罐,良久开口道,“这回你打算怎么办?”

“啊,什么?”黑女有些疑惑。

药剂转过身来,”影对于国王的计划已经有所察觉了,这事儿怎么解决?说实话,我都惊讶他居然过了这么久才开始怀疑。当然,这就是我想说的另一个问题。“药剂表情有些严肃,”影的感官和智商情商都有显著下降。他现在可能退化到他16岁的水平了。不论计划如何紧要,在这么下去,影会无法恢复的。“

”……那就是说,现在还属于可恢复阶段?“

”恩,“药剂点点头,”但不能再继续了。“

黑女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地面,纯白色的地毯在灯光下有些晃眼。

”……是因为下药的次数太多了吗……“

”不是,“药剂快速达到,”第一次失忆后,之后的药只有加强作用。但导致今天这个结果的不是用量,而是因为持续的时间太长了。“

”……那就解毒吧。即使影是很重要的一环,我们也不能这样看他……“黑女顿了顿,”他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药剂皱眉,”我不知道当初晚宴上子爵给他喝了什么,但那个药不仅对女神幻梦有加强作用,对他的记忆禁锢也有冲击。影就是在晚宴后,所有指标迅速下滑的。本来他还有半年时间,但被兰诺这么一搞,顶多只有两个月了。“

”这么短,“黑女皱皱眉头,”解药来得及配吗。“

”这个你放心,“药剂起身收拾自己的背包,”当初做了失忆药后,解药同时做出来了。只不过我得连夜回去拿一趟,走传送门的话,大概明天中午就能回来。“

黑女点点头,”也好,备在身边吧。路上小心。“

”对了,“药剂突然停住脚步,回头道,”千万不能让影再接触到兰诺给他下的那个东西了,“药剂皱皱眉头,”最好让影不要再见兰诺了。晚宴上那个东西,影只要再碰一次,顶多支撑一晚上。“


”唔……小暗小曜,他们给我们注射了什么东西啊……好困。“

男爵古堡的一个地牢中,昏暗,潮湿,好在还比较干净。偌大的空间,成排的牢房,在一个角落里,锁住了三个人。

”重炮,别过来,你就在那个角呆着。“暗有些咬牙切齿。”曜,你的能力还能用吗。“

苦笑着摇摇头,”这可是女神幻梦,能力者克星。“

暗紧紧握住拳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熬过去就好了。“

远处,重炮身上淡淡的茉莉香刺激着他的鼻子,浑身的汗毛情不自禁的竖了起来。药效让他的感官敏感了数倍,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远处的铁门依稀传来声音,皮鞋在泥砖地上的声音难以捕捉,暗晕晕乎乎的起身,却眼前发黑险些摔倒,扶着牢门才勉强站住。

”女神幻梦是不是很令人预约啊,两位男士,和——“男爵看着重炮意味深长,”一位小姑娘。“

重炮此时困得眼睛都睁不开,睡眼朦胧的看向男爵,眼睛无意识地眨巴着,无辜的眼神让男爵咽下了口水。

”我倒是真的奇怪了,为什么能力者都是些相貌出众的人呢。“男爵凑近牢门,细细看着暗的侧脸,”啧,我只知道影长得美,烈虽然脾气暴躁,但也算英俊。虽然远远见过你,但没想到居然这么漂亮。“

暗扶着牢门,微微喘着粗气,恶狠狠地盯着男爵。

男爵摸着下巴,”眼睛也很漂亮,但眼神我不喜欢。“

抬眼望向曜,皱了皱眉头,”长得不错,但这骨子恶心人的气儿我不喜欢,垃圾。“

抬手挥了挥,身后跟来两个抱着大水桶的人,向内一倾斜,淡粉色的浆液倒入牢房。暗和曜向后闪避,但液体进入牢房后便成了粉色的烟雾,虽然不呛,但这种甜腻腻的味道让暗有种不好的感觉。

”曜,重炮,屏住呼吸。“

”哈哈哈哈,费什么力气,“男爵站在门口笑道,'这可是科研部新出的药,只对中了毒的人有用。有口服的,有血液进入的,有呼吸道进入的。而你们这种可是最昂贵的,”男爵不怀好意的退后一步,“皮肤进入,躲都没法躲。头五分钟你会觉得疲惫,浑身无力。但五分钟一过吗。”男爵似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哈哈哈哈哈哈,无穷无尽的欲望啊,别以为你能扛过去,不纾解就是死。”

虽然男爵的声音分外刺耳,但暗感受到身体正如男爵所说,慢慢的疲软,用不上力气。

“去,把重炮给我带出来。”男爵微微侧头,让随从打开了牢门。

侍从迅速进入,在烟雾中摸索片刻便抱出了已经昏迷了的重炮。男爵伸手便在重炮脸上抹了一把。

“本来想让刺客学者出丑闻的,但没想到这丫头长得这么勾人。尝不到机械和药剂,尝尝这小嫩肉也是不错的。”

男爵想了想,一把将身边的侍女推进了牢房。

“去吧,我可是个好人,见不得这两兄弟出事的。总得有个人给他们解个毒。”


男爵的笑声渐行渐远,隐约又传来了上锁的声音。暗仰面躺着,用已经迟钝了的脑子细细想着对策。过了一阵,感觉手脚慢慢有了知觉。艰难的爬起来,却只听牢房里侧侍女的哭喊声。

“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你……你别过来……”

咚——

像是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暗有些着急。他可以努力克制住,但不知道曜会怎么样。

急切的循着声音向里摸索,软掉的腿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小暗?”

抬起头来,见到曜隐隐约约的身影。

“小暗我把她打晕丢在角落了……我不会做什么的。”
暗叹了口气,道“过来吧,我们想想办法。”

曜模糊的身影歪歪斜斜地靠近,噗通一声跪在暗的面前。

“小暗,我好难受。”

曜眼神恍惚,伸手抱住暗的脖子,将脸贴了过去。

“小暗……帮帮我……“

曜带着些许少年人的柔软靠在暗的身上,让他忍不住咽了口水。但这是他弟弟,而且他们没时间磨蹭,重炮还很危险。

他伸手推了推曜,却换来曜在他脖子上的轻轻一咬。

暗倒吸一口冷气,弟弟柔软的嘴唇的触感让他过电般哆嗦了一下。

原来那茉莉花香是曜身上的啊。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