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11

发动机启动再次失败= =。


“烈。”

两个身影在古堡中穿梭,一路向下。

“烈你要去哪儿?”影皱着眉头,慢下了脚步。但烈有些用力地抓着他的手腕,头也不回的向门口走去。已然是夜里十二点左右,除了站岗的卫兵,即使是皇宫的大厅也并没有什么人了。

影有些生气,他从很久前断断续续就猜到了些什么,他知道烈有事瞒着他,甚至是黑女,火舞,机械,药剂,牵扯到一些事情时,都有些含含糊糊。他本以为只是些秘密任务,但今天看来,明显牵扯到了他。

“烈你松手。”影再一次开口,见烈依然不加理睬,拉着他进了御花园,终于用力挣开了烈。

“你到底怎么回事?一言不合就拉着我跑,什么话都不说,你能不能理智一点?”

烈站定,心里仍然在后怕。兰诺从前便对影有所企图,这次影居然送上门去……

攥紧拳头,烈回头低声道,“这边说话不方便,我们去泪湖那边。”

女神的泪湖是皇宫的御花园中偏僻一角。是宫中可谓最能防窃听的地方。烈知道影肯定发现了什么,如果要从头讲起,一个安静的地方必不可少。

“不去!”影有些暴躁,后退一步。门口的卫兵有些好奇的看向两人。烈有些着急,而影毫无自觉。

“陛下说了,会议期间所有人不得擅自离开。”

这话又不是用来约束能力者的。烈心理骂道。他不明白为什么影越来越烦躁。

两人僵持不下时,门内传来了第三个人的声音。

“烈,影。”黑女换下了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也并无什么声息。“陛下刚刚传来旨意,让我们三个前去参与失踪能力者的救援,现在立刻出发。”

大半夜的能有什么旨意,虽然现在影离开皇宫有些危险,然而在不坦白告诉影一切,估计这个不稳定因素要坏大事。只能期待药剂能快些回来。

烈向黑女点点头。影并未看向二人,却也快步走出皇宫,前往传送点。

拉回向前往凯德拉的传送点走去的影,一把拉去了普雷利镇。


影有些狼狈的走向一边,问道,“不是应该先去凯德拉关卡搜集线索吗,来这里干嘛。”

烈一把拉起影的手快步出了镇子,向家中走去。

“机械和火舞去救人了,有他们两个在不会出什么大事。况且暗,曜和重炮都不是什么吃素的人。”烈顿了顿脚步,转弯沿小路进入山谷,“尤其是曜。”

黑女跟在后侧,小心的观察者周围,“刚才在皇宫就有人跟踪你们,我怀疑是切丽尔的人,或者兰诺的走狗。大概是猜到了些计划。我看着他上了去凯德拉的飞艇。幸亏没跟过来。”

影听起来有些云里雾里,但大概知道这就是他们一直以来瞒着他的事。出于职业道德,没有询问。

烈走在前方,但也一直微微侧头看着。张了张嘴向吐露一切,但害怕影知晓一切后,又会被灌下失忆药水。

“烈,你说吧。”在刺客的院子前,黑女突然顿住了脚步,“是时候告诉影一切了。”

“但是,你不是说当初是他自己要求喝药的吗……”

“对。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他只是说会影响任务的进度。”

“等等。”影突然打断两个人的话,“我自己要求喝药?我喝了什么药?”

“……”短暂的沉默, 还是黑女先开了口,“影,三年前我们开始执行国王的一项秘密任务,你在其中担当重要位置。但你说你的一部分记忆会影响你的判断力和行动力,而且敌方有搜寻记忆的方法。所以……但是你要求,但凡和烈有过私下接触,或者对任务有所猜忌……都要再给你灌一瓶药。”

“那现在呢?”影有些费力的消化黑女的一长串话,“任务完成了?”

“没有。”烈快速答道。他也有些好奇为什么黑女突然就要坦白了。

“因为,药剂发现,由于作用期太长,药的副作用开始明显放大。你的智商情商,甚至包括行动力,都大幅下滑。再这么下去……会出事的。”

与影的沉默不同,烈的反应非常激烈。

“不是说了没有副作用吗?什么时候开始恶化的?!妈的!所以我一直不同意用这个药!”

黑女咬了咬唇,没有发话。即使最初是影的要求,中途加剂量延长时间也是客观原因。但队员出了事故,就是队长的责任。

“所以说,虽然任务还没完成,但因为我的身体原因,所以必须解除失忆了?”影问道。

”对,“长吁一口气,黑女脸沉了下来,”药剂也是突然发现的。本来问题不大,但因为上周的时候,兰诺给你的酒里不知道加了什么,大幅度加重了副作用。你的各方面指标也是从那开始出现巨大变化。药剂已经回去拿了解药,应该很快就可以解开了“

影沉默了片刻道,”如果,三年前的我执意要求用药,那肯定有什么致命的原因。能不解先不解。任务优先。“

烈张嘴还要说什么,被黑女身上的传音石声音打断了。黑女看了看烈,从法袍中摸出了石头。

”黑女!“是药剂的声音。黑女心中闪过一丝担忧,”黑女,我时间不多,你先不要插嘴。我已经到家门口了,但我家好像有人埋伏,院子里也有人。好像是切丽尔的人,我估计可能是出皇宫的时候被跟踪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居然比我还快。总之我在他们身上感应到了禁魔石的气息,我一个人干不过他们。速速派一个人过来帮我。“

通讯随即被掐断。黑女的脸色阴沉的可怕。解药并不容易配置,少了这一瓶,会多了很多麻烦。

”我先去找药剂,你们俩整顿一下就回去吧,出来只是为了找个安静的地方解释清楚。明天晚上之前,我们应该能把药拿回来。“

向两人点点头,黑女快步出了院子,消失在夜色中。


烈和影还在院子中站着,有些尴尬。

”嗯……影,那个,我也不是故意瞒你的。“抬眼偷看影,”主要是当初你也威胁过我不许乱透露……“

”恩,没事的。“影的愤怒主要来自于朋友的隐瞒和自身的不对劲。真相大白后,他并不在意这些。“也不知道我问什么一定要喝药,”影突然笑了,“说不定是什么可笑的原因。”

烈见状也跟着轻笑,“走吧,进屋歇一会儿,还要赶回皇宫的。”

影向他点点头,转身刚迈出两步,突然毫无征兆的想一遍软了下去。烈眼疾手快上前揽住,却触手的火热。

“发烧?不对,刚才还很正常啊。”烈一把抱起影,进屋放在了影的床上。迅速拿毛巾浸了凉水,回来再一摸又是一片冰冷。

怎么回事!

先热后冷是女神幻梦的症状,但他的毒不是解了吗?!而且从热到冷应该有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为什么这么迅速?“

焦虑的跪在床边,执起影的手,却摸到了手心的一道伤口。

天,这种时候怎么药剂和曜都不在?!


”大人……跟丢了。我眼看着他们上了前往凯德拉关卡的飞艇,但上去以后并没有发现他们。“

兰诺虽然要求所有探子第一时间向他汇报,但对于夜里被叫醒却只得到失败的消息,还是有些不满。

”废物,这么好的机会。“

挥挥手让侍卫将他带了下去。这种废物的下场并不会太好。

还想救救影来着。兰诺叹了口气翻身继续睡。

没有真正性交是无法解除女神幻梦的。不论影为什么失忆,只要是药物所致,在催发剂的作用下和女神幻梦的余毒一起发作,应该够他们吃一壶的了。

国王的主力军是学者,刺客,法师三系。暗,曜,重炮被擒,火舞,机械还在外救援,药剂被埋伏,黑女,烈暂时应该在忙影的事,冰灵,时空又在外执行任务,一时半会回不来。

最忠诚的魔枪和皇家骑士也被外族绊住了脚。

也就是说,国王身边现在没人了。

兰诺突然翻个身起来。

哎,睡不了了,该发起总攻了。


实验室中,炼金打了个喷嚏。

”擦,肯定又是机械念叨我不帮她干活了。罢了,明天去皇宫看看她吧。“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