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中元节特辑

接死焰,Seductive之前

“小烈”
“嗯?”
“今天是中元节,把你的铃铛摘下来吧。容易招来鬼魂。”
暗走到烈身后,试图解下围巾末端的铃铛。烈侧头拽过铃铛,“这是影留给我的铃铛”
圆形暗金色的铃铛原本是一对,红龙为了培养他们的身手,在两人围巾后端都系了一个铃铛。教廷之战的时候,烈的铃铛埋在了教廷地下,脖子上的这个,是影临走前留给他的
“别摘下来,听着铃声我就能找到你。”

最终决战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炼金从地下出来以后什么都不说,只是摇头。
据机械说,那也是她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见炼金哭。

没有人问影去哪了,仿佛大家都有了默契。如同薛定谔的猫,不打开盒子,就还有一份念想。

中元的讲究不少。身上不要穿红色,半夜不要出门,身上不要系铃铛。
中元,鬼门大开,正是返回阳间的时刻。
烈鲜有的一身红衣,叮叮当当的向屋后的树林走去

“影,如果你能回来,顺着铃声找我吧”

影和烈是双胞胎,自小一起长大,一起接受训练,一起出了第一个任务,一起经历过生死,一起经历了教廷的叛乱,一起扳倒了旧统治。一个人回来了。

轻巧的跳上树梢,按着红龙曾教授的步伐,在树枝间来回游回。
十岁出头便能做到行进无声的烈,今晚的铃铛声一直没有停。

“烈,脚步乱了,心乱了。”
稚嫩的脸面无表情的批评着自己的红发弟弟,眼前的人嘟囔着嘴抱怨
“我又不是专门修习古代暗杀术的,干嘛要那么隐蔽自己。”
影皱眉道,“多一门技巧,多一份生存机会”

影,天赋拔群的你,现在又在哪里呢?

“烈,你的心乱了。”
像是等了很久的一样,烈勾勾嘴角跳下了树,看着眼前面色苍白的哥哥
“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烈想过很多种见面方式。一个拥抱?一个拳头?一场痛哭?

“影,要比赛吗?”

蒙眼站在树林中间,火红的发间插着一根乌鸦羽毛。
一个人蒙眼,以耳力判断位置,另一个人需要绝对安静地接近,夺取羽毛。目前的比分是519:134,影有着绝对的领先。
“开始了”

绝对的安静,正是影这种出类拔群的刺客真正可以做到的。甚至连呼吸声都没有。
烈的手微微握紧。以前还能通过语言刺激得以捕捉气息变化。
这次看来又要输了。

耳边风动了,烈后撤一步,避开了第一波袭击。隐约听到铃铛的声响。
“因为离开了,所以拿回了铃铛吗”
没有任何回应,依然死一般寂静。
阎王真是大方,还把生前的物件拷贝一份
瞧,他们又有两个铃铛了。

风的波动自上方传来。烈不慌不忙向后撤步
“怎么回事,你今天动静有点大啊,影”
回答他的是比刚才声音大一些的铃铛声。
烈愣了愣,撤掉了眼前的布

“那是我的铃铛”
烈说的非常肯定。他们两个人的铃铛声有微弱的差别。按理说影死后,身上系着的也应该是他原先的铃铛。
“你哪来的?”
影远远的站着没有动,半晌道,“你犯规了,520:134,该我了”

烈向来不擅长隐藏踪迹,至少和影比起来差得远
不过现在他也没有那个心思玩游戏

略上树端,自高出压了下去。
影原地跳起,敏锐的躲过了
烈这个时候应该迅速避开,防止被影发现才对

当原地抱了影满怀的时候,烈有着前所未有的充实感。
右手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亮起了火拳
仔细看着地上的身影,是两个人相拥,而非一个人时,烈有点想哭

“又犯规咯,521:134”
影扯下布条,微微笑道
烈把头埋在影的肩上

没关系,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去赢你






2016.8.16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