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饕餮之食

饕餮之食

文/盏姬


曜出生的时候,暗才四岁。而家里的两个哥哥已经开始接受红龙的训练。
如果说影和烈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感情,暗对曜则更多是身为兄长的责任感。
曜自小乖巧,从不给暗添麻烦。所以对于暗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把自己的弟弟喂饱。
即使不缺食材,做出一顿饭也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等到曜两岁,暗六岁,烈影九岁的时候,家里只剩下曜一个不用接受红龙摧残的人了。
暗曾经以曜还小为理由,希望能晚一点开始训练,再好好陪曜一年。
而红龙的话一直印刻在他的脑海里。
“一个人在家顶多会无聊,但技不如人是必死无疑。刺客从来不是什么安稳的职业。你们生来如此,我也只能最大限度的教会你们活命的方式。敌人向来都不遥远。”

三人的训练强度越来越大,烈和影不久便外出修行。暗所能做的只有每天晚上多做一些饭菜留给曜,虽然当他回来已经是深夜,曜早已熟睡。
虽然当初烈和影开始训练时他也只有三岁,但那时梅里恩戴尔阿姨时不时会来看他,教会他做饭,教会他生活。
但他还什么都没有教给曜。

曜六岁,暗十岁。
曜开始接受训练,而暗为了追求名为暗的本质,踏上了旅途。
临走前红龙给两人去放了一天假,暗早早起床,准备了丰盛的一餐。
“曜,我要出去修行了”
“嗯”
“你要好好听红龙的话”
“嗯”
“虽然他比较凶,但也都是为了我们好”
“嗯”
“烈和影应该快回来了,他们会陪你的”
“嗯”
“我...我会想你的”
“...嗯”
“小曜,”暗握紧筷子,“你没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鸡肉炖的不错”
暗张了张嘴,半晌道
“喜欢就多吃点”

烈影十六岁,暗十三岁,曜九岁
烈影早已开始学习执行任务,暗修学归来。
“嘿,烈,影。我炖了牛肉,赶紧洗手准备吃饭吧”
两个少年除下武器,进了厨房
“哇,暗你果然擅长厨艺哎,我们几个人里估计也就你得到了梅里恩戴尔的真传”
“烈,不要偷吃”黑发少年皱皱眉头
“影你尝尝嘛,比火舞做的饭好吃多了!”
看着暗有些疑惑的表情。影解释道,“火舞也是能力者,等你下个月开始执行任务了,也会遇到的。”
暗点点头,问道。“卢比纳特和小曜呢?他们不一起吃晚饭吗?”
房间里沉寂了几秒,还是开了口,“卢比说,小曜是难得一见的医学奇才,已经没什么需要学的了。提前带他去前线实践了。”
暗机械地搅拌着,有些自嘲的笑笑,“自从他懂事以后,我就没怎么见过他,也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
烈又吃了一大块肉,含糊不清的嚷嚷?“那臭小子谁都不理,平时和他说话还不如和院子里的老母鸡聊天,好歹老母鸡还有个反应。”
暗舀起一勺汤,嘴里微微苦涩。

曜的特训开始的早,结束的也早。
不是因为他已经掌握一切了,而是因为,教廷有动乱的征兆了。

世界上在同一时间,能力者的数量有限。一人死后,另一人方能诞生。
对于教廷来说,四个能力者远远不够用。为了控制广阔的阿尔特利亚大陆,他们需要超越法则
而突破这一点的只有克隆而成的学者系,和由红龙将幻象分裂开来的刺客系。
那五年间,教廷无孔不入的刺探两系,而他们为了安全,也开始讨论对策

曜十六岁,暗二十岁
两人经常搭伴出任务,曜身为医者,身为弟弟,即使他不愿意承认,他总是被暗很好的保护着
虽然不确定是否真的需要
即使很想无视,但总而言之,曜被暗软化了很多。直到暗再一次做了他最爱的香菇炖鸡汤作为他的生日餐时,他的最强终于被美食敲开了
“暗......”
“嗯?怎么了?”
“你为什么正好比我大四岁啊...”
“额..”暗有些摸不清头脑。不过显然曜也不需要他的回答
“我才两岁你就去特训,等我开始特训你就去修行了。好不容易以为你修行回来我们可以相处一年,结果我又被前红龙提前带走了”曜鲜见的孩子气的撅撅嘴,“要不是教廷动乱,估计还得天天执行任务,还是见不到”
暗不经有些失笑,抬手摸摸暗白色短发,“卢比说过,我们如此是为了生存。只有活下来,才有机会团聚。”起身将剩余的鸡汤全部倒在曜的碗里,又说道。“梅里恩戴尔告诉过我,招待许久未见的朋友,亲人,爱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为他做一顿饭,你所有的感情都会被他感受到了。”
曜喝着碗里的汤,抬眼看着暗,“所以你以前每天训练回来都给我做饭?”
暗愣了愣,笑道,“你还记得啊”
曜低头喝汤,“好吃的饭菜我都会记得”
尤其是你做给我的。

教廷作乱,曜协同雷神里应外合,破了教廷。成为教廷之乱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只是暗对于自己被蒙在鼓里有些不开心。
曜回到家中是一个月以后,做好了暗迁怒于他的准备。
但他没想到的是,暗没有质问,只是给他准备了一碗面。
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曜确定暗真的生气了。
顶级厨师总不会做出这么神奇的中药味儿的面吧
可怜兮兮的拉拉暗的袖子,“小暗,我错了....我不该瞒你的..”
暗没有回头,清理着厨房,一声不吭
“小暗..”曜有些慌张,自后环抱住暗的腰,用脸蹭蹭暗的肩膀,“小暗,我真的错了,不要不理我”
暗本来就没有很生气,感受到后背有些湿润,无奈的转身去抱住了让自己担惊受怕一个月的弟弟
“哭什么啊,好像我犯错了一样,明明你小时候都不哭的”
曜在暗胸前又抽抽了一下,抬头道?“你还生气吗..”
暗翻了个白眼“不生气不生气”
“那我能不吃了么..”
暗敲了下他的头,“这是补充营养的,食疗,吃了”
“.....我就是医生....不用吃这个”
“吃了!”
“....为什么啊”
“因为我是你哥,未成年的小屁孩就得听我的”

曜十九岁。暗二十三岁,切丽尔叛乱
烈影确定关系,曜和暗地牢里险些擦枪走火
三个月后,两人于七夕节确定关系

“小暗,怎么才回来啊?”
暗对于两人的亲密关系尚且接受无能,尤其是自己居然是被压的那一个。
鸵鸟心里作祟,这期两个月他把自己的任务排的满满的,尽量减少两人见面次数
然而即使半夜回家,还是被抓到了。
尴尬的站在门口,曜叹了口气。帮暗卸下了装备
“我给你准备了鸡蛋面去,等我现在去下面。你先去去洗澡吧”
暗点点头,跑进了浴室,脑中思索一万种对策,但没有一种能用

在曜近乎哀怨的眼神里快速吃完面,暗一溜烟回了卧室,却发现曜紧随其后。
“额..你不睡觉吗?”
“待会儿的”曜反手关上门,“小暗你不是教过我吗,为许久未见的人奉上盛宴,喂饱他,让他感受到你的心意”
“嗯..啊?啊!对,谢谢你的面,我吃的挺饱的”暗有些慌张的后退,一屁股坐在了床上。直觉告诉他不太对。但具体是哪里他也说不出来
曜伸手将暗推到,熟练的迈腿跨坐在他身上。
浴袍总是容易解开的。
暗的身体软软的,完全没有力气。不用想也知道这个医生在面里下了些什么东西
嘴唇上覆盖着去软软的果冻,暗忍不住请轻轻咬了一下。感觉对方停了一下,随及牙齿被打开,舌头侵袭而来。

.................


第二天中午醒来的暗对于前一晚的经历毫无印象,自然不会知道去自己昨晚多么浪荡
但闻着屋里的味道,看着身上的痕迹也知道却发生了什么
他倒也不是抗拒。只是不好意思
嗯。曜一定要的话,他估计也是半推半就。
是的,曜看穿他了。所以才会用这招

喝着曜端进来的食补汤,暗点头向曜致谢
“不用谢啦”曜笑道。“一定要向许久未见的人送上盛宴。让他感受你的情意。”
曜弯腰,吸吮掉暗嘴边的汤渍,低声道,“喂饱你了吗,我的爱人?”



中间的车翻微博,同昵称同头像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