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13

重炮无语的在被一群女仆拥着去洗花瓣澡,即使她大声拒绝,还是被禁魔石封住了能力,在侍女们的怜悯的眼光中接受沐浴。

“咳……小妹妹,”一个15岁左右的女孩儿低声在她耳边说道,“待会儿不要反抗,记得放松自己,就能少受一点罪。”

“额……啊?啥?!”重炮隐隐约约猜到了她的意思,但她潜意识里有些抗拒。

“嗯,就是……放松以后会少一些疼痛。“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重炮被泡沫迷了眼,闭眼问道。

“嗯,在我小时候,我也服侍过男爵大人……“

“姐姐你今年多大……?”

“我今年十六了,”少女口气中竟有些遗憾,“我十五岁以后,大人就再也没有用过我了……”

十五岁就都显大啊,玩儿幼女控吗?

重炮心里吐了个大槽,但张口还是配合的问道,“额,你没有想过逃跑吗?毕竟我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好事……”

少女脸颊微微红起,有些羞涩地说道,“大人他……能力过人……”

重炮闭上眼,拒绝再说一句话。


"啧,多么可爱的萝莉啊,真是女神给予世间的瑰宝。“

穿着洛可可式繁复宫廷装的重炮艰难的移动着自己的脚步。

且不说身上还有禁魔石,就这个裙子都能让自己跑不出这间屋子。

男爵起身拉出了椅子,重炮原地不动看着他,只见对方笑笑,“可爱的女孩,是需要我抱你上来吗?”

想象着将近四十岁的大叔抱着不到十四岁的萝莉,眼里还带着些色欲,重炮打了个冷战,提起裙子努力爬上了椅子。

男爵满意的坐回椅子上,示意侍女开始上菜。

“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凯德拉草莓酱,多吃点。”

重炮一向喜欢草莓,所以也没客气,拿起面包抹上果酱低头吃着,努力无视对面灼热的视线。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



“外族此次不像是要进攻,倒像是在骚扰。”

身着骑士装的女子将手中的长枪放在一边,疲惫的躺在椅子上。

“他们的目的估计也不单纯。”另一个长相相似的少女摊开地图,“又不是大范围骚扰,那可能是找时机进行大举进攻。这种小范围长时间的试探,就像是……”

“调虎离山?”椅子上的人突然瞪大了眼睛,“天哪我们两个都在前线,皇宫会不会有危险?!”她想了想,笑了笑道,“不会吧,应该想多了……外族也不可能一下子出现在神圣天堂啊。”

桌子边的少女皱皱眉头,”不会那么简单。魔枪,你留在这里,我回去看看。“

“哎,我和你一起吧……”

“不,你留在这儿。”皇家骑士摇摇头,“如果是我想错了,这里至少需要有人镇守。如果皇宫真的发生什么意外……我需要你从外部的救援。”



“请止步!此处禁行。”

卫兵拦住向神圣天堂前进的炼金。

“止步?我不是记得神圣天堂早就取消了宵禁了吗?”

卫兵并没有看她,两眼直视前方,“陛下有令,此时属于非常阶段,禁止出入。”

重炮推推眼镜,“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你们的莱利卫队长呢?他和我熟,我跟他说就行。”

卫兵的脸上闪过一丝紧张,语速略快的说道,”莱利队长被调入皇宫了。现在是兰特副队长负责这里。“

拉拉帽子,眼底闪过一丝不耐放,丢下身后巨大的双肩包,努力在里面翻找着。

“给你,”炼金递过两个牌子,“我隶属于帝国特别行动队核心组。且我是帝国军备研究所的副所长。可以让我进去了吗。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这个时候我应该在国王旁边。”

卫兵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向后退了两步,抄起鼓锤用力击鼓。随即,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了军队的声音。

“对不起了,尊敬的能力者大人。”卫兵气喘吁吁地等着部队的到来,“上头有令,捉拿一切能力者。”



床上的影处于半昏迷状态,而旁边坐着的烈一阵给他敷冰块降温,一会儿给他压被子保暖。这阵子体温趋于稳定,但影看起来明显更危险了。

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烈有些愤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选择学医。

看着床上气息微弱,但有些躁动不安的影,烈咬咬唇,起身,将影扶着做起来,用毯子把他裹了起来。

即使教皇大人难得一见,这次也只能指望他能救救影了。

毕竟能救人的三个能力者,只有作为教廷核心的圣徒有迹可循。

“唔……烈?”

略微鲁莽的动作弄醒了影。他茫然的看着烈,凌乱的头发显得更为憔悴。

“影你睡会儿,我带你去找圣徒。”

”没用的。“影摇摇头,抓住烈的衣服,”我恢复一定记忆了。女神幻梦这东西我从前听说过。兰诺给我下药后,我从来都没有解开这个毒。这次大概是复发了。“

“那怎么办!?‘烈不受控制的抱紧影,身体有些颤抖。”就让你这样吗?不可能?!如果最后真的没有办法,我就算是跪在那个混蛋兰诺面前,我也要给你求来解药!”
影被勒的有些喘不上气。他的头靠在烈的胸前,激烈的心跳声让他口唇有些干燥。

影低头,第一次没敢看着烈,低声道,“烈,你……喜欢我吗?”
烈还在想解毒的事,没有反应过来影重拾记忆意味着两人之间当初那种暧昧而又不可言明的气息又回来了。他的思维还停留在影失忆这段时间,自己每天努力让影意识到自己的感情而变的越来越坦诚,所以嘴上下意识的回答了——

——“何止喜欢,爱了你好几年了。”

片刻的尴尬,烈突然反应自己就这么戳穿了四五年寿命的窗户纸,努力辩解道,“额……我是说,那个……”

影的手脚还被束缚在毯子里。他鲜有的主动在烈唇上啄了一口,止住了他的话。

烈呆愣片刻,而唇上的温暖飞快的离开了。低头看着长发散了下来的影,喉咙干涩。

影向后靠在床头,声音略为低哑。

“烈,来解毒吧。”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