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14

“重炮?暗?曜?你们在里面吗?”

“这里面怎么这么浓的烟雾啊,机械你看得清路吗?”

“看得清我还要喊这么大声吗?”

火舞翻了个白眼,往里摸索。

“你确定在地牢里?“

“上次不是一起潜进来过吗,这个破城堡也就地牢能装点人了。”

“小暗,你听到声音了吗?好像是机械她们?”

暗背过身,气还没完全喘匀。用手在微微泛红的脸上用力拍了两下,迷离的眼神恢复了清明。

“机械?火舞?是你们吗?我们在最里面!”

“你给我下了什么药?”

重炮脸有些红红的,不断撕扯着脖子上的蕾丝项链。

“嗯?怎么了我的姑娘?不舒服吗?”

男爵低头勾起笑容,起身从后方把重炮抱起来,门口的女仆打开门,一路在走廊上走到尽头。重炮已然陷入半昏迷状态,迷迷糊糊的将头靠在男爵的肩膀上。

感受到自己身上一沉,低头看着睡过去的重炮,脸上竟难得露出了可以称为慈祥的眼神。

进入昏暗的卧室,用身体掀开厚厚的床帘,将重炮放在床上,细心地帮她褪去繁复的长裙,用手捋了捋她的头发。

“好好休息吧,亲爱的。”

“重炮呢?怎么没和你们在一起?”

“她被男爵带走了,”暗的语气有些焦急,侧身从机械掰弯的栏杆中钻了出来,”我怕……那男爵对她不利……“

“不利?他能把重炮怎么样?”机械脚下急迫的往地牢外走,但嘴上并不十分紧张,“重炮没了武器也不会如何,男爵顶多拿她做人质。切丽尔还没开始撕破脸,不会动她。”

“不……我是说……”曜从后面拉拉暗的衣角,向他摇摇头。抬头看向火舞时,发觉对方脸色难看。

“嗯……机械,”火舞握紧了法杖,“那男爵好幼女,估计重炮的年纪正是他喜欢的那个类型。”

“幼女?什么好幼女……”机械眼睛陡然睁大,握紧拳头,“最后不要是我想的那样。”


“让开!我乃王国骑士团骑士长,你敢拦我!?”

魔枪远远看着城里死一般的寂静就觉得不太对劲。神圣天堂取消宵禁已经很久了。当被城门口拦下的时候,她知道皇家骑士的猜想不幸被证实了。

“陛下有令,两位骑士长需要死守凯德拉关卡,未经允许不得私自回来。”小卫兵有些哆哆嗦嗦,毕竟魔枪的脾气向来不佳。

“哦?陛下什么时候下的令?现在是谁在管这里?“

“回……回大人,现在是兰特副队长负责这里,他三小时之前传达了陛下的命令……”

“哦?”魔枪皱皱眉头,“你们还拦下了谁吗?”

“是……炼金大人刚才……”

“魔枪骑士长。”城墙上传来喊声,魔枪抬头看去。

“兰特副队长。”点头示意,“既然陛下有令,我就先行回关卡了。帮我转告陛下,一切安好。”

不等对方回话,魔枪扯着缰绳回头离开,前一秒的虚假笑容立刻落下。确定后方没有追兵以后,拐道进了附近树林。

“呵,以为我没有后招吗。”


“药剂……为什么你们家会有暗道……?”

“嗯……重炮挖着玩儿的,她小时候跑出去玩儿,又怕被机械抓到,所以挖了一条道,应该是直通她卧室。我们待会儿进去以后,你跟着我走,我们得去我的实验室。”

“你确定外面的人不会进来?”黑女弯腰跟在后面。

“不会,我观察了两个小时了,他们一直没有行动。”

爬上梯子,两个人从重炮的衣柜里爬了出来。

“呼,跟我来。”

药剂边说边打开门,突然感觉脑后生风,情急之下翻身一滚,黑女在后面顺势放了一击黑暗神殿。微微照亮的屋子里躲藏着三四个黑衣人。“

“哎,还是得硬刚啊。”


刺客家中,影的房间里。

毒发严重的影此时反而大脑很清醒,但身上的欲望一点都没有消退的痕迹。

身上的烈小心翼翼的吻着他的脖子,让他不禁向后仰着头,将颈部更多的露给他。双手微微用力抓着烈的头发,像是在火焰里穿梭。

”影,你真的……确定吗?“


…………以下戳链接~~~


http://weibo.com/5527339021/E9OmKg7l2?ref=home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