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16

才发现上次把黑女写成了火舞。嘤嘤嘤……

下次迎来高潮



"重炮!“

机械一把扯下床帘,看到里面熟睡的女孩,一把扯开被子。虽然在看到只着睡衣的单薄身板是略皱了下眉头,但毕竟看起来毫发无损,也略略放下了心。

“哼,算你识相。”火舞一把将手里提着的男爵丢在地上。

刚刚处理完切丽尔夫人的命令后,本想在书房小憩片刻。刚闭上眼便被踢开房门。机械连加农炮都没拿,直接让摄魂怪把男爵抓住,对着这个比她高了半米的成年男子当头一拳。

“我说了啊,”男爵狼狈的靠墙坐了起来,用手轻轻碰了碰青紫的眼眶,嘶了一声,“我只是招待她过来玩儿而已,没有对她怎么样。”

“那她怎么不醒?”机械轻轻拍了拍重炮的脸,对方似乎睡得毫无知觉。

“我看看”俯身上前,拨开重炮的眼皮,仔细观察了下,道,“只是寻常的安眠药,等药劲过了就好了。”

机械捋了捋重炮的头发,将一旁的外套披在重炮身上,示意摄魂怪将其抱起。

“你们不能离开。”

男爵有些气喘吁吁地靠在一旁,“我是为你们好,我这里暂时是安全的。”

机械头都不回地向外走,火舞跟在其后,好笑的看着他,”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暂且不追究你的所作所为,便是放过你了?别太得意,等你主子那边的事情忙完了,自会来收拾你。我们在这里也算是和你撕破脸了。你自己掂量着吧。“

“等等!”男爵前倾,抓住了火舞的裙摆。“切丽尔发起总攻了,你们不能回去!”

机械的脚步略微顿了顿,侧头道,“你是她的人,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不是真正站在她那边的!”

“那你也对我们下了手,还带走了重炮。”暗突然开口说道。要不是因为他,他和曜也不会发生那种事情。“

“你们怎样无所谓,”男爵嫌恶的看了刺客两人一眼,又有些留恋的看着机械和重炮的背影,“但萝莉是人世间的瑰宝,尤其是学者派系的四个人,无一不是万中挑一的珍稀。怎么可以牵扯进战火?”

“哦?那你还不是用女神幻梦把我们三个关在一起了。”不屑地看着泛着贪婪眼光的男爵,曜拉着暗向外走去。

“不一样!我看到重炮以后就把她带走了!我没有碰她!”此刻男爵眼中甚至带着些痴迷,“这种极品只能拿来供奉啊。”

“变态……”火舞低声骂到,扯回自己的裙子,往前快步跟上机械。谁知前面机械一个急刹。来不及抱怨,便被机械的声音打断。

“你说,切丽尔发起总攻了?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着急?”

男爵摇头道,“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好像是因为国王心腹恰好都不在,子爵的任务又提前完成了,所以才……”

看着四人狐疑的表情,男爵耸肩道,“别这么看我,我也只知道这么多。切丽尔那边一直不放心我,我只做外围工作。”

“总之先回去吧,”暗皱了皱眉,“出来一周多,神圣天堂也该回去看看。”

“传音石能用吗?”

“用不了,”火舞摇头,“前天起就用不了了,好像受到干扰了。”

“走吧,该了结了。这三年过的够憋屈了。”


“影,小烈?我们回来了。“

“奇怪,人呢?”

黑女穿梭在几个房间中,而药剂则一脸黑线的跟在后面。

“我说黑女,回头你和机械解释为啥我们家塌了三面墙啊。”

“哎呀,黑暗神殿哪有那么好控制嘛,回头拨经费。”

打了个哈哈,黑女回头看到了桌上的便条。

“影的毒解了,我们两个先回神圣天堂了,免得对方起疑。”

“解了?”药剂有些疑惑,“没有解药怎么解。”

“好啦好啦,没事就好,我们也赶紧回去吧。”

“嗯哼,不管切丽尔想出什么招,这下都不怕了。”


“陛下?陛下?”

魔枪钻出暗道,在漆黑的国王寝宫中摸索。

“奇怪了,难道真的有问题?”

远处隐隐有些火光从隔壁房间闪着。魔枪放轻脚步,将长枪拿在手中。

“是我。”
突然被抓住,正想举枪攻击,便看到炼金捂住她的嘴,“陛下被带走了,有打斗痕迹。你先给我解释下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从长计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