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17

"请止步。陛下有令,能力者禁入神圣天堂。违者原地逮捕。“

城墙门口的小卫兵这是今晚第三次见到站在王国顶端的受人崇敬的能力者。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但居然在陛下下令禁止入内的时候,齐齐聚在了这里。

“嗯?不让进?原因呢?”

“在下并未得到具体指令,只被下达了组织能力者进城的命令。请您谅解。”

“啧,影,这是什么情况啊?”

“不知道。我们才出去了三四个小时,也不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

被拦在门口的正是从家中赶来的烈影二人。虽然烈觉得影应该好好休息休息,毕竟之前“大战一场”,但影只是白了他一眼,继续以略微诡异的走路姿势前进。

“等我想想啊……药剂和黑女回了学者家,机械和火舞应该已经把那三只救出来了……唔,魔枪和皇家骑士在城里吗?”

“不在,他们应该都在前线。“影低声回答,他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城里现在……没人守着……“

卫兵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脸色迅速的黑了下去,心里略略哆嗦起来。刚刚被炼金攻破了城门,已经被副队长训斥了一番。虽说魔枪打道回府了,但心里总是毛毛的。此时这两个人可别再出什么幺蛾子。

烈的眉头拧的有些紧。虽说他不屑于这些政治上的事情,但毕竟是因为他和黑女以及影三人擅自离开了王城,才出现了现在这个局面。

“既然是陛下的要求,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影抓住烈的手,微微一握,带着他原路返回。

“怎么?不去看看情况吗?”

“王城被封,肯定是里面采取行动了。现在宫里没有我们的人,硬闯有容易打草惊蛇。找个地方暂且停留一下,等黑女他们来了以后再从长计议。“

“坏了!”烈突然一拍脑门,“忘了告诉他们我们先回城了。”

“我留纸条了。”影轻轻勾着嘴角,“如果只是禁魔石的话,应该很快就能解决的。炼金已经研制出解禁的装置了。”

烈目瞪口呆的看着影,时间长到影感觉脸都发烫了。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的毒解了以后突然变了这么多。”

“嗯?”
“嗯……失忆期间的你……多少有点傻?容易被骗,容易被下药,容易被灌醉,还喜欢发脾气……跟个小孩子一样。现在又便会原来那个冷静的刺客了。”

”也是没办法啊,情况所致,非得用点失忆药。以后和你慢慢解释……“影眼底暗了暗,“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影当初的决定其实有些莽撞,虽然猜到会有些麻烦,但任性的决定烈会帮他解决掉的。而事实上烈的压力,比他所预测的多了太多。

烈好笑的看着走在前面明显散发着低气压的哥哥,从背后一把搂住他的脖子,侧头在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反正是我的人,怎么闹都可以。“

影被吓的原地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后,一把拍掉对方的手,快步走向密林中,”快点走,外面不安全。这边有个小型基地,我带你过去。“

赧红的脸隐藏在夜色中,血液从脸上那一点扩散到全身,带起的的风微微吹散了脸上的热度。烈甚至觉得前面的人鲜有的体温要比他都高了。

“……哎,不是都做过了吗……怎么还这么害羞。”烈低声笑着。

不过,这才是最真实的影吧。

哥哥,欢迎回来。


“哎,我说药剂,我们走那么快干嘛,反正烈和影已经先回去了,有人打掩护,我们慢点走呗。”

本来在神圣天堂压抑了许久的黑女还想借此机会稍微放松一下,但从学者家出来以后,药剂就带着她急吼吼的先是跑回了刺客家,看到便条以后,又是以更快的速度拉着她往回跑。

“呼……”拉着她上了飞艇,药剂才微微喘匀了一口气“……呼……我刚刚就奇怪,切丽尔派了兵过去,那么大的动静,炼金怎么可能没反应。后来在她实验室那边拿解禁装置的时候,发现装置少了一个……应该是她随身带走了。这么算下来的话……应该是去了王城……“

“那有怎样……等等……炼金去了王城?!天哪,现在应该是局面最紧张的时候啊!”

“所以啊……”药剂趴在飞艇边,略微焦虑的说,“还有一个原因。我觉得影的毒应该不是真解了……因为失忆药和女神幻梦混合了,解毒需要……需要……哎,反正不可能真的解了。我得赶紧过去看看。”

黑女狐疑的看着药剂欲言又止,转身仰靠在椅子上,“反正差不多切丽尔也按捺不住了。炼金就算翻了天,也顶多是逼的切丽尔提前进攻罢了。”


“炼金呢……?
“副……副队长大人……”

“我问你炼金呢?!”不耐烦的一把拍在卫兵的头上。此处本是一处巡逻点,但此时被烧了大半。“

“炼金大人闯进来以后,在这里和我们僵持……然后跑了……”

“蠢货,”一口唾沫喷在地上,“禁魔石呢?禁魔石没拿出来用吗?”

“回大人……用了,但是好像没什么用……”

“呸,蠢货,那可是当年教廷之战的法宝,怎么可能没用。自己的锅自己背。下去领罚吧!”

“是……是,大人……”

恼火的看着一地狼藉,伸手招来其他小分队,“全城搜捕所有能力者,城门口遇到能力者也不再遣返,全部用禁魔石就地捉拿!”

“是!”


“所以……也就是说,我们的小国王的王位好不容易坐稳了,但他的远房姑姑切丽尔企图分权?朝中一干忠臣全被遣返回乡,所以不得已国王启用能力者进行长达三年的计划……?”

“额,差不多吧。”魔枪低声道,“切丽尔不仅是他姑姑,而且是前朝公爵大人的遗孀。公爵大人因为涉嫌谋反而被处决。但先王念在切丽尔夫人告发有功,封为子爵夫人。”
“我天,”炼金做了一个呕吐的姿势,“这种出卖自己丈夫的女人还有这么多人追随?”

“嗯……她确实有些手段,而且手下心腹众多。这三年来我们拔除的不到三分之一。”

“哎,不是很懂你们城里人。”

魔枪满脸黑线。确实,她这种贵族出身和来自未来的末日少女的三观肯定不同。

“总而言之,这么等下去不是办法。我们的人被分散了,原来应该守在宫里的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还是先找到陛下吧。”


“骑士长……骑士长大人?”

久久不见里面的人回应,军师掀开门帘,只见皇家骑士被绑在椅子上。

“天哪!”上前小心翼翼的揭下嘴上的封条,道,“大人您怎样?是敌袭吗?”

皇家骑士沉默的摇摇头,心下却有些咬牙切齿。

“姐姐你是骑士长,这军队理应有你来带。潜伏回宫这种事我来做就行。”魔枪就是这么信誓旦旦的说着,一边把她绑在了这里。

宫里现在要么很危险,魔枪不一定应付得来。要么她判断错误,魔枪便会被判下不守军令的罪。所以她才想让魔枪留在这里。

但看来魔枪和她想的一样。

“自己小心吧,妹妹。”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