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觉草——不要以为你爱哭就能假装你很弱的样子

和基友争论了好久觉草还是草觉

他画了一张草觉的图但我怎么看都像觉草

我写了觉草的文但怎么看都像草觉……

嘛,凑乎看吧……


“你……你别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呜哇……”

“喂,喂!喂你别哭啊!”

“呜哇——不要打我——呜哇——”

“喂喂,你别哭!我不打你!”

粉发少女双手举起,丢下狼牙棒,投降的姿势缓慢后退。

眼前草丛中蹲着的绿衣少女缩成一团,甚至不敢抬头看。大大的蒲公英被随意丢在一旁。

打架什么的,最讨厌了。为什么要打架呢?为什么要欺负别人呢?”

“喂……?”粉发少女稍稍向前探了一步,慢慢弯下腰,道,“你也是萤草吗?你们这种妖怪居然还有女孩子啊?我还一直以为萤草就是拿着蒲公英满世界挑事儿的小屁孩了。“

“谁……谁说的!”少女还有些抽噎,不过见对方没有恶意,渐渐冷静了下来,“我们这边的女孩子很多的,只不过一般不出来而已!”

“哦?”饶有兴趣的笑笑,“那你怎么泡出来了啊?”

“我……我听他们说要合伙打人,不放心才出来看看的……谁知道你这么厉害。”低头看着脚尖,有些赌气的揪着蒲公英上的毛絮。

“哎,这样啊……”少女挠挠头发,突然蹲了下来,吓了萤草一跳,“虽然你这么弱,但还是谢谢你咯。我叫觉,就住在山坡那边,有空可以找我来玩儿。”

“我……我叫萤草。”

“你们这群人不都叫萤草吗,天知道你们怎么区分对方的……”

“哎?觉没有兄弟姐妹吗?”

“没有啊。”觉向后仰去,躺在萤草旁边的草堆上,“我一个人住啦,从我有意识开始就是一个人。”

“啊……”萤草有点吃惊的捂了下嘴,愣了几秒后,眼眶里又泪汪汪的,“那你……那你岂不是……呜哇——你好可怜——”

“喂喂!怎么又哭了!?天哪怎么会有你这么棘手的女孩子。”


“喂,萤小草你准备什么时候去觉醒啊?”觉本来带着萤草在京都郊外的山上逮野兔,但明显萤草不适合也不愿意做这种狩猎活动。于是生生变成了采集浆果。

“不想觉醒唉,为什么要觉醒呢?现在这样不好吗?”

“觉醒会让自己变强啊!我决定下个月就去收集觉醒用的材料了!”

“啊?那会不会很危险啊?我听说很多人都会受伤啊!”

“受伤有什么了不起的。”觉摘下几个浆果,丢进嘴里,“只要能变强,有什么不可以的。”

“觉你为什么这么想变强呢?!”萤草少有的有些不高兴,“怎么总想着打架,争地盘,就这么和平的生活不好吗?”

“哎……”萤草这种生性热爱和平的胆子比较小的妖怪肯定无法理解觉那种自小在别人欺负下而培养出的性格。不过她明显也不想再解释了。

“嘛,你看最近京都也不太平,我变强了好保护你啊。”

“才不需要!”气恼的丢下了手里的浆果簇,抓起蒲公英回了家,“小觉大笨蛋!”


“喂……喂!还在生气啊?”

难得在山上碰到了萤草,对方还是板着脸,盯着她胳膊上的伤,一言不发。

顺着萤草的眼神看着自己身上,摸摸头打了个哈哈,“这个啊,没事啦,已经快好了。”

“……怎么不来找我帮你治疗呢?”萤草叹了口气,拍开觉的手,帮她处理伤口。

“嗯……怕你生气也怕你哭啊,毕竟你那么爱哭……哎哟,轻点!”

萤草哼了一声,不过手下轻了很多。

“你现在怎么这么粗暴啊,我记得你以前很柔弱很让人有保护欲的啊。”

“……你现在怎么话这么多,我还记得你以前挺安静的啊。”

安静了几秒钟,两人都噗嗤笑了出来。

嘛,朋友就是会互相影响的吧。

“小觉。”

“嗯?”

“下次我和你一起去打吧,我觉醒了以后,治疗能力就会提高了。”

“哎?但你不是不喜欢打架吗?!而且你那么弱,会受伤吧!”

“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嘛。”漂亮的打了一个蝴蝶结,萤草退后一步,柔柔的笑道,“比起害怕打架,小觉受伤更让我害怕啊。”


“小觉!?小觉你没事吧?”

虽然跟着来到了觉醒材料收集点,但毕竟没什么经验,萤草只是单纯的跟在觉的后面帮忙治疗,而且治疗量并不可观。

“嘶——没事,这家伙皮真硬。”

“我就说不要打四层吗小觉笨蛋!”单点哭腔的蹲了下来,手下却小心翼翼的清理着觉的伤口。“

“好啦好啦,马上就攒齐材料了,只剩最后一回合了,坚持下没问题的~”

“要不我们走吧……”萤草犹豫了起来。毕竟她们两个人来打第四层还是有些勉强。

“没事的!只要对方不要次次暴击,我们能打过的!”

……

“小觉你个乌鸦嘴!呜哇——”

“喂……别哭啊,你赶紧走!”觉用狼牙棒撑着自己,半跪在地上。伤势虽然不是特别严重,但失血有点多,眼前有点晕。

“不——嗝——不!我和小觉一起!”

听着哭的都打起嗝的萤草的话,觉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正抬头准备劝她离开,敌人突然又是一发暴击。这下觉彻底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呜哇——小觉!”

萤草扑过去,面朝敌人跪在觉前面,“不许你再打了!”

“喂——”

对方完全无视了这边两个人的互动,又是一发攻击。萤草吓得眼一闭,蒲公英向前一甩。

准备迎接剧痛的萤草本来都握紧了拳头准备硬抗,但半晌没有感觉,微微睁开了眼,只见对面地上散了一堆天雷谷。“

“喂……”觉虚弱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怪不得说不要我保护,原来你这么强啊……”

愣了几秒,萤草回身挪到了觉身边,神色慌张。

“我……我不知道啊……我不是故意躲在你身后的小觉!”

“嘛……不知道还敢乱来,”伸手敲敲萤草的头,手上的血污晃过萤草面前,呜咽了半天,萤草最终还是吧嗒吧嗒掉眼泪。

“喂……怎么又哭了啊……”


“喂,萤小草,打不打御魂啊?听说今天有树妖啊!”

“不去,打打杀杀有什么意思,现在这样挺好的啊,也没人敢欺负我们。“

“嘛,京都妖怪越来越多了,武装一下自己总是好的。”

“嗯……好吧……”

“走啦走啦,我保护你。”

“小觉不是打不过我吗……”

“切!闭嘴啦!你还不是不敢打妖怪!安心做你的奶妈啦。”

“……好……“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