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18

灯火通明的王城反常的寂静,压抑的气氛让神圣天堂的城民死守在屋里。即使连他们也感受到了危机——虽然被告知只是单纯的国王会议。


“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大对头。”

药剂戳戳黑女的胳膊。飞艇已经快达到神圣天堂外围,城里寂静的异常,而巡逻的卫兵也多了许多。

“是不是切丽尔……?”

黑女皱皱眉头,“不晓得。但你这么一说,倒也有可能。”

“要提前下去吗?城里可能有人围堵。”

“嗯……得有人进去探探情况。万一有个好歹,也得能应急。”

药剂叹了口气,“那还是我进去吧,你是队长,他们肯定都认识你。我伪装起来好歹还方便点。”反手将包里的反禁魔装置递给黑女一半。

黑女也不啰嗦,点点头,抄起魔杖,“有问题的话怎么联系?”

“鸡尾酒。”药剂本身就是短发,拆掉脑后的小辫子,刘海遮住一半脸,更像是羞涩的小男孩。

将武器收回包裹。但愿下飞艇后不会翻查行李吧。


“唔,机械,我没问题啦,放我下来吧。”

“好好待着,谁知道那混蛋给你的下的药立面有什么副作用。“

机械觉得自己从没受过这么大的耻辱,自己的亲妹妹居然就这么在自己眼皮子地下差点被人觊觎。

“怎么,直接回王城?”暗问道。

“不然怎么的?切丽尔都已经明着反了,再不回去就等着迎来我们的第一位女王吧。”

“去他*的,”机械爆了粗口,一脚踢飞前方的巨石,“等我抽死他丫的,混蛋!”

“直接镇压吗?”曜皱了皱眉没,“怎么可能这么简单。不然前期还做那么多准备干吗。”

火舞长叹一口气,“不能硬来,能力者本身在受尊敬的同时,也在受人敬畏。武力夺取固然容易,但也会让国王给世人残暴的印象。”

“所以才要玩儿阴的啊……”

“总而言之,即使对方要正面刚了,我们也不能太过。武力镇压不是重点。最好找到对方的弱点,抓住要害,以理服人。”火舞头疼的扶住脑袋。这种事情真的不适合她。

“……我负责抓要害,你去以理服人吧。”机械点点头,率先走向前往神圣天堂的路。


“呼,我就知道你们在这儿。”黑女拍拍脑后的稻草,“果然好久不练手,法术生疏了。”

影坐在和烈距离最远的角落,尴尬的看着窗外的青蛙将近一个小时。黑女的到来算是解了他的尴尬。

“药剂呢?”

“先进城了。”黑女进屋坐下,“你们也发现城里有问题了吧。估计到最后一战了。”

“什么计划?”

黑女有些讶异的抬眼看了看眼前冷静而理智的影,思考片刻后道,“切丽尔打的主意是国王无力对抗外族侵略,无颜面对全国人民,退位让贤,切丽尔在亲信们的推举下,登上王位。但显然外族已经被我们扛住了,亲信也拔除了不少,所以她才这么着急另寻方法。”

“所以囚禁国王?国王突发重病,临死前托付给子爵夫人?即使现在他没什么兄弟姐妹,也轮不到切丽尔继位吧。“

“说对了一半,”黑女皱眉,“这就是烦人的地方。切丽尔其实算起来是国王的姑姑。只不过和上任国王不是一个母亲生的。因为来历不明,所以隐藏了下来。但这在高层而言,倒也不是秘密……”

“切,”烈起身,“高层有多少人是我们的?”

“……一半。”

“那就是,找到国王再说啊。有国王在,好歹她也没法乱说。然后切丽尔和她的爪牙门想造势的话,就让你们几个负责动脑子的人上吧。”

“……只能这样了。”掏出口袋里的珠子,递给两人,“炼金研制的反禁魔装置,贴身带好。”

烈接过后,随即想外走去,“走吧走吧,早打完早收工。”

影将珠子挂在围巾上,抬头时,眼神有些晦涩。

“我知道你的意思……”黑女叹气,低声道,“烈的那件事肯定会被拿来做攻击目标。事到如今,瞒也瞒不住。”

“烈他……本来也没有错,主要是因为我……”

“说什么了。”黑女白他一眼,“自己的亲哥哥被做了那样的事,不发疯才怪。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快来啊,怎么这么慢?”烈又反过来叫他们,“信号是什么?”

“药剂说,安全的话就放鸡尾酒叫我们。”


“啊,那个我熟悉,走吧走吧。”

“你的意思是……不能动粗?”炼金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

“额……对,为免得落人口实,最好不要直接动粗,可以自保。”

“那还打个屁啊,”炼金狠狠地瞪了魔枪一眼,“外面几千守城卫队,你让我不许用能力,这怎么找国王?走出去卖个萌吗?‘大哥哥你好,能告诉我国王大人在哪里吗?’搞笑。”

魔枪握紧手中武器,暗暗告诉自己不生气不生气。压低声音道,“我走密道,你从屋顶上走。不要正面对付他们,暗地里打探下就好。”

“他们有禁魔石。”炼金皱眉,“解禁装置我只带了一个。”

“你有解禁装置?”魔枪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随即道,“我这边有类似的东西,虽然不完全管用,好歹可以自保。到时候怎么联系?”

“你那边找到了就直接带走呗。”

“那你那边有消息了……”

“鸡尾酒,很明显的,和烟花一样。”

“好。”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