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19


“夫人……”

“情况怎么样?”站在落地窗前,切丽尔看着外面巡逻的士兵,扇子一下一下的敲着窗户。

“……炼金潜入了皇宫,目前不知去处……其他人目前没什么动静,但是黑女和影被跟丢了。菲尔男爵那边说是劫持了暗、曜和重炮。女神幻梦也下了,即使能跑出来也没什么大用处。如果只有一个炼金,我们应付得来。”

“呵,只有一个炼金?你知道能力者可以以一敌百吗?”切丽尔不耐烦的丢开手中的扇子,“我说过了,记得引开所有的能力者,怎么就是不长记性?当初教廷那边落败就是因为低估了能力者。“

“夫人不必担心。”兰诺衣衫半敞,斜靠在床头,“已经交代下去了,禁魔石能镇住他们。即使他们还想反抗,那就更好了,能力者以武力叛乱王城,足够他们吃一壶了。无论如何,国王都做不下去了。”

切丽尔挥挥手让传令官下去,转身,抽开腰带睡袍自肩膀处缓慢滑下。月光下的身躯虽然不那么年轻有力,但其中的浓浓韵味仍是让兰诺喉头一紧。

切丽尔无视兰诺的举动,从他面前走过,自衣柜中取出一身黑裙子。

“我的丈夫纵然在娶我前豢养情妇,纵然终日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但他终究对我很好,也没有做丝毫损害国家的事情,甚至最后为了保住我而逼我去”告发“。手顿了顿,又迅速的将黑色纱巾裹在头上,“国王的账,我会好好算的。能力者做的孽,我也会昭告天下的。”

兰诺摸了摸下巴,看着切丽尔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门,低头看了看被子下的自己。

“算了,这女人算什么,回头拿影泻火吧。”


这边切丽尔出了房门,顺路下了地牢。前方仅一名侍从跟随。

侍从踮脚取了蜡烛,一言不发的走在旁边。

切丽尔斜眼看了他一眼,“侏儒?”

侍从点点头,复又低下头去。

“无所谓了,”摆手将裙摆提起,“都是可怜人而已。”

地牢阴冷潮湿,而略微干燥明亮的那一间里,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正襟危坐在唯一的一把椅子上,虽然身上有些狼狈。

“卡乌西斯“切丽尔优雅的站在门外,和死气沉沉的黑裙子和地牢意外的相称,”啊,不能像以前那样称呼您了,国王大人。“切丽尔歉意的笑笑,不过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

“姑姑。”卡乌西斯似乎丝毫不意外,更是有些释然,“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了。

切丽尔低头进了屋,走到墙角,丝毫不在意的坐在了草堆上,半仰视的看着对方。而侍从安静地站在外面。

“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卡乌西斯咬咬嘴唇,“这是皇宫的地牢,只有国王和亲信才能知道的地方。”

切丽尔毫不在意对方言语中的质疑,只是摸着墙壁道,“我最后一次见艾克的地方。当天晚上,就被处斩。”切丽尔眼睛缩了缩,沉默了几秒钟,缓慢起身,之前的柔软仿佛一扫而光。

“我的亲哥哥,杀了我的丈夫,而我只能从自己的侄子这里讨回公道。”切丽尔有些自嘲的笑了,”但我没有别的办法,这是我唯一能报仇的机会。所以,卡乌西斯,别恨姑姑。我不会杀你,我会放你走,只要你永远别回来。“

切丽尔转身出了牢门,最后说了一句话,“这是最后通牒,不要再反抗,乖乖在大家面前承认你父亲和能力者们犯下的罪恶,否则,我也保不了你。”

侍从紧跟其后,但切丽尔挥挥手道,“你留下,照顾好他。”

毫不犹豫的、缓慢的走上台阶。卡乌西斯借着火光隐约可见对方紧握的双拳。他叹了口气。他为了权利为了王国,这些年斗争了这么久。但最终,切丽尔还是他童年时陪在自己身边的最近的人。

“小国王,走不走?”萝莉音打断了他的思绪。眼前的侍从摘下兜帽,露出藏在斗篷中的两股麻花辫。少女推了推眼镜,斜倚在门上。

“你……你是炼金?”卡乌西斯有些不确定。炼金神龙见首不见尾,他在教廷之战后也只见过一两次。

“嗯哼。”炼金从藏在斗篷下的背包里取出卡巴拉,道,“走吧,魔枪在外面等我消息了,我先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吧。”

“还不能走,”卡乌西斯坐在凳子上,像小时候一样前后晃着腿,“我一走,姑姑……切丽尔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登基,而首当其冲的就是能力者。难道你们还想回到教廷之战前那种隐姓埋名的日子吗?”

“嘛,我是无所谓,但机械可能会打我,药剂会啰嗦个没完,重炮也会抱怨没法出去玩……”头疼的想着家里的三姐妹,又看看眼前很坚决的小国王,“那你先待着吧,反正找到你,我们就有所依仗了。反正你现在也是安全的,我就先出去通告魔枪了。”

不等对方回话,重炮将兜帽重新戴上,一路小跑出了地牢。

“能力者……都来了吗……?感觉越来越难办了啊……”


“名字?”

“……吉……吉奥”

“来神圣天堂干什么?”

“贩卖药材。”矮个少年怕对方不信,还从包裹里掏出了一把药草。

卫兵将手里的仪器在包裹外晃了晃,见没有反应,便推她让她赶紧走人。

“呼——”药剂暗暗松了口气。果然教廷当年对付能力者的装置全部被切丽尔拿来用了。她也是赌了一把,赌炼金的装置对有用。也真是好险。

“等等,”旁边的卫兵突然叫住了她,“你有没有止咳的药材,给我来点。说罢也不等药剂反应,直接先开了她的背包开始翻找。

“这……这是……?”看到草药堆下面的卡巴拉,卫兵正惊讶的想大喊,药剂抽出卡巴拉一记喷射,之后迅速拐入小巷中。

“怎么回事!敌袭!”

听着那边的骚乱,药剂抹抹额上的汗。

“呼,好险,还是摸摸情况再叫黑女他们来吧。”

重新背上包裹,正想起身,只见王宫方向一记闪亮的烟花,在黑暗中格外耀眼。


“影,烈,走吧,药剂放出信号了,王城里暂且安全,先进城吧。”


另一边的魔枪在地道中迷了路,许久没有到达另一个房间。

从鸡尾酒上天,到完全消散的五分钟里,她什么都没看到。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