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20


"我们从哪里进去?城门那边还是收得很严吧?“

“不会了吧……我刚才看鸡尾酒是从皇宫里边出来的。短短二十分钟,药剂就从飞艇那里进入到了皇宫,我估计应该看守比较松了吧。“黑女走在最前面,眯着眼判别这空中经久不散的火星。

“我们是什么计划?如果卫兵不成问题了,那就需要在王城内召集大臣们,去城外集结军队,同时还要到宫里找到国王,看住叛军。”影略微皱着眉头。人明显不够用啊。

“黑女,你去集结军队吧,你是国王身边的亲信,不论切丽尔用什么手段扣住了亲兵,你去的话,可行度高一些。”烈快步走到两人前面,拦住了他们,“我和影进城,影的身手快一些,让他去召集大臣们。”顿了顿,略略点头,坚定的说,“我去宫里找药剂,我们两个人完成剩下的工作。”

“我去王宫,我的隐秘度高一些,王宫里危险,你……”

“影,我去。”烈用力按住影的肩膀。

黑女眼神奇怪的咳了一声,道,“炼金应该也在王宫,你们进去后回合。我先去军部了,你俩快点决定。”说罢小跑两步,坐在魔杖上迅速飞走了。

影等黑女只剩了黑影时,方回过头来,叹了口气,“听话,我是哥哥,我……”

“你是哥哥又怎样?还不是我在上面……”

“烈!”影脸上泛红,不知道是羞是气,“你不能……”

剩下的话影没有说出来,他被比他高了小半头的烈一把抱在了怀里。身上有家里皂角的味道,这是他们刚刚新换的衣服;还有烈身上一直到有的一种火热却不灼人,一种让他温暖而安心的味道。

“影……”

听到声音而反应过来的影缩回差点抱住烈的手,企图向后缩,却被烈抱得更紧。

“我不会再把你送回去了……我不会……我不会再让他动你一根手指……”

这是一种近乎祈求与绝望的声音。影身体僵了下来。


他知道了。

他果然知道我的事了。

之前和我做是犹豫的呢。

果然是难以接受的吧。

什么时候知道的呢?

既然知道了,还在我失忆的时候为我做了那么多?

你也很纠结吧,烈。

毕竟,

我是肮脏的。


刚刚拾回记忆,和烈终于心意相通,终于灵与肉结合。

但幸福真是短暂啊。


影撇了撇嘴,但最终用力咬住自己,扭成一抹苦笑。

烈似乎没有察觉到,慢慢放开他,用手拨开他的刘海,在额上轻轻吻下。

“走吧,结束这一切吧。”

那一瞬间,影确定他看到了烈的眼睛红了。

啊啊,我不配待在你身边了吧。



“小国王,你好好待着,我已经放出信号了,过会儿魔枪会过来保护你。”

炼金重新返回了地牢,将卡巴拉收在身后。

“魔枪……?她不应该守在凯德拉吗?”

“攘外必先安内咯。”炼金耸耸肩,“况且我并不觉得凯德拉真的有什么问题,外族哪儿那么大胆子真的进攻?朝里有人撑腰罢了。”

卡乌西斯眼神暗了暗,撇过头道,“你要干嘛去?”

“我吗?感觉其他人也快来了,我去迎一下。你别乱跑啊。”

“炼金!”国王突然抬头,叫住了台阶上的炼金。

“什么?”

“……别伤及无辜,尽量不要有伤亡……”

炼金翻了个白眼,“知道了知道了,魔枪和我说过了。所以说你们这些玩儿政治的真麻烦。”

卡乌西斯,无意识的玩弄着手里的稻草。

不到万不得已真的不想把一切告诉你啊,姑姑。

但是……如果你真的危及国家,伤害了我的朋友……我也只能如此了。



“到了!呼,这都大半夜了吧。”

“重炮你小点声,引来的敌人就不好了。”火舞轻轻敲了一下重炮的头。

“来就来,我要打十个!”重炮不满的嘟囔,不过明显为了大局放低了声音。

“怎么行动?”暗看着寂静的异常的王城,皱着眉问火舞。

“……让我想想啊……”火舞远远看着城门入口。扶额苦恼。直到——

——“火元素?火元素的味道!烈是不是在这儿?”火舞嗅了嗅,略有些激动地说道。

“真的哎~”曜远远看到了前方隐蔽的两个人,“是影哥哥和小烈~”

“呼~也好,人多好办事。”

那边烈察觉到了这边的几个人,招了招手。

“情况怎么样?怎么就你们两个?”

“黑女去军区调兵,药剂和炼金已经在王宫了。待会儿影去召集大臣,我去宫里找国王和叛军。”

“唔,军区的部队和大臣们肯定被看管住了,人手肯定不够啊……”机械皱眉道。

“要不,火舞你去军区帮黑女,你也是部队比较信任的人。”

“唔,成吧……那我现在就过去了,有问题……有问题也没法联系,走一步看一步吧。”火舞同样拿出自己的魔杖,坐上去飞远了。隐隐约约听她嘟囔着“如果皇家骑士和魔枪在就好了”

回过头看剩下的人,机械率先摊了摊手,“我要进宫,我要正面刚,外围工作不适合我。”

“那我也去!”重炮跳下了机械的摄魂怪,抱住了机械的脖子。

“你不许去!我不知道你身体到底怎么样,你给我在外围待着!”

“重炮身体怎么了吗?”烈好奇的问道。

“没啥,就是被一个混蛋下了药,那个混蛋恋童癖。真让他得逞了,重炮肯定得有心理阴影。”

影的眼神暗了暗,道,“那重炮跟着我吧,如果不进王宫,应该还比较安全。”

“那我俩进城,跟着烈吧。”曜在黑暗中偷偷捏了捏暗的手,暗眼神飘向了别处。

“小曜你去跟着影,”烈突然道,“外围需要留一个医生。”

“哎……好吧。”默默松开暗的手,站到了影那一边。

“我们怎么进去啊?”机械拿出加农炮,抱在身前,跃跃欲试。

“药剂放出信号了,防守应该不多,一切安全,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翻墙进吧。”

“哦了,来来都过来都过来。”机械弯腰一拍,“加buff咯。”



“我天,我居然迷路了?我堂堂骑士长居然迷路了?!皇宫里长大的我居然迷路了?”

魔枪感觉自己的方向没问题,但怎么也找不到出口。

“卧槽,不会是密道被改过了吧?”

正在默默吐槽,上边传来了脚步声。

“夫人,见过你的小国王了?”

“兰诺。我不需要你对我的一切行动都过问。”

“啊,是我冒犯了。”毫不带歉意的声音,听着就让人火大。

“一切都正常吗?”

“部队全部被压在了军区,卫兵都在正常巡逻,大臣们都在控制之中。只等天一亮,小国王出来宣布退位让贤了。”

仿佛是叹息声,魔枪听得不真切,又将耳朵向上凑了凑。

“能力者没抓住吗?抓不住迟早是麻烦。”

“夫人不用担心,他们不敢动手的。只要敢动手,就是国王以暴治国。而如果不动手,他们不可能打得过我们的精兵。而如果明天敢公然反对?呵,我这里可是有把柄的。”

“哦?”上方有椅子摩擦声,仿佛是有人坐了下来,“一直听你说有学者和刺客的把柄,到底是什么?”

“啊啊,夫人难得感兴趣啊……我这里,可不止他们两系的故事啊……”

魔枪从侧耳探听到眼睛瞪大惊恐难以自拔,是十五分钟内的事。

“……我得赶紧出去……大事不妙啊……”


评论(6)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