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21

Seductive  21


文/盏姬



"烈,你和影之间发生什么了吗?感觉他刚才眼神不大对劲。“

暗曜跟在烈的后面,翻过城墙,躲在阴影处翻看着地图。

”嗯?哦,没和你们说,他恢复记忆了,毒也彻底解开了。可能是这个原因吧。“

合上火舞塞给他的小破地图,选中了王城地下的地道

”我觉得不完全是。影虽然恢复了以前的冷静,但是明显有什么烦心的事。“

烈微微皱了眉头,“别瞎想了,我也烦着呢,这混蛋男爵公爵子爵乱七八糟的,全给我死个干净才好。”

暗知趣的闭上了嘴,若有所思的看着烈的后脑勺。看来烦心的不只他一个人啊。

机械耳朵听到了八卦的声音,悄悄从摄魂怪上弯腰拽了拽暗的马尾辫。

“喂,小暗,你家两个哥哥终于在一起了?”

暗猛地一回头,“啊?终于?!”

机械翻了个白眼,“不是折腾了三四年吗!?所以到底是不是在一起了啊?!”

暗一边惊叹于居然外人都知道的事他居然最近才搞清楚,一边又感叹现在大家对于这种事接受程度都这么高吗?!

“额,应该是的。“暗想了想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你们很期待他们两人在一起?“
”啊哈?那可不。能力者本来就不是正常人,也很难得到正常人的生活。所以我们还是很期待看见同类有人有个有好结果。”机械耸耸肩,又问道,“话说你和曜呢?“

”啊……啊?!啥?!“暗吓得差点踢翻了垃圾桶,被远处的烈回头瞪了一眼。

暗压低声音,脸微红的问道,”你们怎么知道的……“就连他自己都不确定他们到底算是兄弟还是在暧昧期。  

”我说你啊,会不会太敏感了,这事儿重炮都知道。“机械掰掰手指头,”刺客家里自产自销年下兄弟两队CP啊,谁不知道。“

暗脚下一滑,这次是真摔了。远处没听到两个人谈话的烈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两人一眼,做了一个手势,先行向北略去。

剩下的两人迂回到巷子里,躲开了寻来的士兵,风头过去后方继续前行。

”你别瞎说……“暗觉得自己的反驳简直毫无说服力。

机械好笑的看看眼神飘忽的小刺客,一歪头道,”走吧,赶紧把人解决了,回家过日子。“

暗原地愣了几秒,迈腿跟上,嘴里依稀嘟囔着。

”……才不是年下……“



这边,影带着曜和重炮辗转来到了西南角一位大臣家。

”怎么进去啊?好多士兵看着呢。“重炮趴在房顶上,伸着脖子往里看。

影微微皱了眉头。没想到看守真么严,本以为带出来就好,看来少不了要打一场。

”影……我可以下毒吗……?“

怔了一下,影回头问道,”什么毒?“

曜从身上摸出一小瓶粉色粉末,扭头道,”嗯……改良过的女神幻梦,我去了毒性,只把催情的部分留下来了……“

影有些好笑的看着他。重炮可是和他讲过他们之前在地牢里受过这东西的苦头。既然曜做过了改良,那说明他也对解药有了研制。

曜好像看出了影的意思,道,“解药有研制,但是必须三天才能起效,快速解药还是没思路。”所以我对暗做的事也不算是预谋了~

“那改良版有解药吗?总不能我们也跟着中毒吧?”

曜笑眯眯的打开塞子,”改良以后,像重炮这种年纪小的彻底不受影响,至于影,你和我一样,应该都已经中过一次毒,并且用最根本的方式解开了吧?“

脸上微微一红,慌忙侧头道,”那就用毒吧,速战速决。“

好笑的看着自家大哥。果然影和暗都是脸皮薄的人。不过要是他家那位在这里,估计得恼羞成怒了。

重炮倒是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

”影!女神幻梦最基本的解法是什么啊!?药剂好像一直在研制这个!“

”……重炮……“

”啊?“

“闭嘴……”



药剂为了躲避城里的追兵,抹黑从王城地下进了地道。

“什么人!站住!”

药剂毕竟五感不如刺客他们,听到这声音吓了一跳。反手掏出卡巴拉,变成针管一击喷射。

“叮当——“对方仿佛用武器格挡了下来。凑着火光,药剂看到了带有特殊花纹的长枪。

”是骑士长?还是副骑士长?!我是药剂!学者系的药剂“

枪尖在她身前猛地停下,药剂长呼一口气。

”药剂?你怎么在这儿?“

”我和黑女一起来的,她去军营那边了,我先来打探下情况。“

魔枪点点头,收回武器。

”这边呢?怎么样了?“

魔枪摇摇头,药剂有点急。魔枪的性格和机械有点像,此时不说话,大概是出了大事。

”到底怎么了啊?情况这么紧急,你不说我就先去找国王了!“

说罢侧身准备向里走,魔枪却突然伸出手拉住了她。

”药剂……你们学者系,都是克隆人……?“

药剂脚步顿了一下。这虽然不是人人知道的事,但也并不是什么秘密。

”是的,我们从未来回来,寻找救世的方法。“

”你们……觉得贝斯柯德是好人?!“

药剂不说话。她知道这些事很难和一个没有经历过的人解释。

魔枪手上加大了力气,药剂被抓的有些疼。

”刺客他们……也是暗影龙碎片造出来的?迷之大陆的暗影龙碎片?!“

药剂抽回手。这是刺客系的秘密,也仅有几人知道。

”是,怎么了?“难道又是一个因为出身而鄙视他们的人呢?

”呼~“魔枪像是突然松了一口气,”没啥,只是忽然懂了三年前为什么教廷一定要抓你们两系的人。克隆的秘密啊,怪不得教廷这么眼红。“

药剂见状,心中的石头也放下了。关键时刻,战友的怀疑会坏了大事。

”其实国王陛下,将军他们,包括火舞,黑女,也都知道这些。只不过你们一直在军队里,和我们接触较少,才不清楚的。

魔枪挥挥手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切丽尔她们好像准备那这件事攻击国王。什么‘国王麾下都不是正常人’,‘都是机器’,‘都是支持黑龙的反动派’,‘迷之大陆的间谍’,‘不是阿尔特里亚的子民’,诸如此类,得早点想好解决措施。”

药剂皱了眉头,“我也提过这件事,但国王说他自有打算,我也便再没去多想。但陛下既然这么说,应该问题不大。”

魔枪点点头,道,“你们学者系倒是好说,机械和重炮不问世事,就知道做任务打魔兽,在群众眼里呼声很高。你和炼金也有很多研制的药物或化学制品,是国家机密保护重点,他们轻易不敢动你们。但还有一件事,是关于刺客那边的……”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