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22

基年第一更!

虐!虐起来!



“你说,他们准备从烈身上下手?!”

药剂眉头拧 得很紧。魔枪的话无疑让她很是不爽。

“烈当初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为什么感觉切丽尔他们胸有成竹?”

药剂长呼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发抖的腿还是让她有些站不稳,最终还是摸索到旁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

“三年前,我们和教廷交战的时候,烈的身体出了一些异常……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后果。”

“你是说……?”

“……你知不知道,原教廷圣城附近……有一个村子,叫做莫乌村?从前算是虔诚的信徒,战争时期还给我们造成过不小的麻烦。”

魔枪疑惑地摇摇头。作为骑士,她的主要任务是抵御外敌,境内的一些事,她知道的并不清楚。

药剂倒是也没指望对方明白,只是继续说道,”当初我们的人从教廷撤出来的时候,在莫乌村遭到了埋伏,影侥幸逃了出来,但重炮、炼金被抓了进去。而又因为影觉得重炮和炼金年纪小,禁不起太多折磨,主动去把她们两个换了出来……“

”也就是说,莫乌村算是教廷的帮凶了?但这和烈有什么关系?“

药剂摆摆手,示意对方安静,”教廷当时掌有禁魔石,影杀进去能把两个人换出来也已经废了不少力气,后来被抓住,根本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而那教廷……居然还不死心,妄图从影身上继续做研究,以便日后东山再起……“

”啊?!什么研究?这些事我怎么都没听说过?“说不吃惊是假的。魔枪一直以为自己是国王的心腹,但居然有她也不知道的事。

药剂没有察觉魔枪的心思,只是继续道,“你也知道,雷神是叛出教廷,和我们结盟的。他带着烈走地道进了村。本来只是个援救任务,但烈出了点状况… …”药剂顿了顿,继续道,“教廷在影身上做的实验太过于……入目不堪。显然是为了短时间内出成果,根本不顾试验品的死活。你也知道,刺客那边兄弟感情向来好……烈就发狂了。”

“发狂?”又是个新词,“是说走火入魔还是?”

“类似吧,”药剂点点头,“烈的火焰和火舞的,甚至炼金的都不太一样。他的火焰里带有一丝死气。卢比纳特说,是因为暗影龙碎片的部分阴暗面流入了烈的身体。平时自然是无所谓,但当情绪受到刺激时,阴暗面就会被无限放大……”

“然后呢?!”魔枪有些紧张,“他杀人了?还是导致任务失败了?”

药剂摇摇头,“他……杀了莫乌村104个人……”

“我的天……”魔枪捂住自己的嘴,才防止自己惊呼出来。地道里突然陷入安静,让人身体发麻。

“我是后来赶到的,但当时的场景也实在让我震撼……那时候下着大雨,雷声不断……远远的就能闻到血腥味。还没进村子,血水就留了出来……烈被雷神死死地按在地上……雷神和影也被他弄得一身伤。雷神的干预和烈仅存的理智让他避开了老人、妇女和幼儿,他们就躲在为数不多的还残存的房间里,一脸惊恐的偷偷看着外面……烈……杀的基本都是教廷研究人员,以及顽固不化的教徒。这些人虽然在战后也会被处以死刑……但是……毕竟他未经国王下令,私自杀了这么多人,而且手段……也很残暴。但当时国王正在用人之际,就把这件事压了下来。影清醒后,独自到王城,不知道和那些抓住这件事不放的贵族们达成了什么协议……反正暂且算是粉饰太平。但我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有脸把这件事挑出来。听说当初索取利益最多的就是切丽尔他们!“

魔枪努力消化了半天,道,”也就是说,烈发狂杀了人,影对所有有意见的贵族做了补偿来封口。但现在切丽尔她们反悔要把这件事再挑出来?“

”对!我没想过他们这么无耻!“药剂气的用力在石头上锤了一下。

魔枪倒像是无所谓,”政治这种东西,怎么可能真的讲诚信。你们也是天真了。但是烈呢?他对此什么反应?要不要让他早做准备?“

”他……忘记了……死气发作时候的记忆,他都是没有的。“

”发作……?他发作过几次?“

药剂低头看着鞋,道,”已经三次了。再有两次,我和圣徒联手都没法救他了。他和影算是双胞胎,是卢比纳特运用暗影龙碎片创造出来的头两个刺客。但无疑双胞胎的形式并不利于两人生长。影的精神虽然强大,但身体不佳,前些年……以后,更是难以调理。烈虽然身体不错,但精神上有暗影龙负面碎片,反过来影响了身体……也……哎……“

魔枪紧了紧喉咙。本来只是回来帮陛下清理门户,没想到却得知两位朋友命不久矣。也是让人唏嘘。

”那……怎么办……?“

”也只能抓住影有所补偿来回应了……我也想不到其他办法。希望影那边有主意吧。“

”额,其他人也来了?“

”呵,他们怎么可能不来。都是国王的心腹。”

“……哎,但愿一切顺利吧……”

两个人重新起身,向里寻路。



拐角处的灯闪了闪,一个人影从内侧缓步而出。

古铜色的头发说明了来人的身份,但对方身躯颤抖,似是陷入了极大地痛苦之中。

我……杀了104个人?

影做了什么补偿……?

我们两个人……都没什么日子了吗……?

烈的眼睛通红,但还是努力睁大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


为什么啊,

明明影才刚刚恢复的,

明明影才刚刚答应自己的,

明明……他刚刚才敢畅想和影的未来的……

烈蹲了下去,双手抱住膝盖,眼泪最终涌了出来。

地道内烛光昏暗,烈的影子在地上模糊的缩成一团,

隐隐的抽噎声,在地道内久久回响。



“下雨了?”

“嗯”曜点点头,伸手去接屋檐外的雨水。

“还剩几家?”影看着被安置在安全屋的大臣们,皱眉问道。

“两家!还有两个财政大臣没救出来。”重炮掰着手指数到。 

“分头走吧。重炮还是守在这里。曜去南边那家,救完立马回来,照顾好这些大臣。我去北边那家,把他带到门口,我就直接进宫了。”

“啊?这么着急啊?”重炮跺跺脚,“我也想进宫,城里不好玩……”

“重炮!”影难得声音大了些,“别闹了,你的三个姐姐都在为国家奋战,你也该长大些了。”

重炮少有的被人吼,眼睛微微一红,扭头跑到一边去了。

影愣了愣,叹了口气,回头对曜说道,“保护好重炮,自己也注意安全。”

曜点了点头,半晌道,“影你也别着急……重炮还小,她……”

影摆摆手,扭头看着半夜的雷雨,“是我的问题。心神不安,总觉得有事要发生了。”

良久,影叹道,“还真是讨厌下雨天啊。”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