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姬

基谷出坑,剑三入坑,啥cp都能吃,啥play都敢写

Seductive 21

Seductive  21


文/盏姬



"烈,你和影之间发生什么了吗?感觉他刚才眼神不大对劲。“

暗曜跟在烈的后面,翻过城墙,躲在阴影处翻看着地图。

”嗯?哦,没和你们说,他恢复记忆了,毒也彻底解开了。可能是这个原因吧。“

合上火舞塞给他的小破地图,选中了王城地下的地道

”我觉得不完全是。影虽然恢复了以前的冷静,但是明显有什么烦心的事。“

烈微微皱了眉头,“别瞎想了,我也烦着呢,这混蛋男爵公爵子爵乱七八糟的,全给我死个干净才好。”

暗知趣的闭上了嘴,若有所思的看着烈的后脑勺。看来烦心的不只他一个人啊。

机械耳朵听到了八卦的声音,悄悄从摄魂怪上弯腰拽了拽暗的马尾辫。

“喂,小暗,你家两个哥哥终于在一起了?”

暗猛地一回头,“啊?终于?!”

机械翻了个白眼,“不是折腾了三四年吗!?所以到底是不是在一起了啊?!”

暗一边惊叹于居然外人都知道的事他居然最近才搞清楚,一边又感叹现在大家对于这种事接受程度都这么高吗?!

“额,应该是的。“暗想了想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你们很期待他们两人在一起?“
”啊哈?那可不。能力者本来就不是正常人,也很难得到正常人的生活。所以我们还是很期待看见同类有人有个有好结果。”机械耸耸肩,又问道,“话说你和曜呢?“

”啊……啊?!啥?!“暗吓得差点踢翻了垃圾桶,被远处的烈回头瞪了一眼。

暗压低声音,脸微红的问道,”你们怎么知道的……“就连他自己都不确定他们到底算是兄弟还是在暧昧期。  

”我说你啊,会不会太敏感了,这事儿重炮都知道。“机械掰掰手指头,”刺客家里自产自销年下兄弟两队CP啊,谁不知道。“

暗脚下一滑,这次是真摔了。远处没听到两个人谈话的烈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两人一眼,做了一个手势,先行向北略去。

剩下的两人迂回到巷子里,躲开了寻来的士兵,风头过去后方继续前行。

”你别瞎说……“暗觉得自己的反驳简直毫无说服力。

机械好笑的看看眼神飘忽的小刺客,一歪头道,”走吧,赶紧把人解决了,回家过日子。“

暗原地愣了几秒,迈腿跟上,嘴里依稀嘟囔着。

”……才不是年下……“



这边,影带着曜和重炮辗转来到了西南角一位大臣家。

”怎么进去啊?好多士兵看着呢。“重炮趴在房顶上,伸着脖子往里看。

影微微皱了眉头。没想到看守真么严,本以为带出来就好,看来少不了要打一场。

”影……我可以下毒吗……?“

怔了一下,影回头问道,”什么毒?“

曜从身上摸出一小瓶粉色粉末,扭头道,”嗯……改良过的女神幻梦,我去了毒性,只把催情的部分留下来了……“

影有些好笑的看着他。重炮可是和他讲过他们之前在地牢里受过这东西的苦头。既然曜做过了改良,那说明他也对解药有了研制。

曜好像看出了影的意思,道,“解药有研制,但是必须三天才能起效,快速解药还是没思路。”所以我对暗做的事也不算是预谋了~

“那改良版有解药吗?总不能我们也跟着中毒吧?”

曜笑眯眯的打开塞子,”改良以后,像重炮这种年纪小的彻底不受影响,至于影,你和我一样,应该都已经中过一次毒,并且用最根本的方式解开了吧?“

脸上微微一红,慌忙侧头道,”那就用毒吧,速战速决。“

好笑的看着自家大哥。果然影和暗都是脸皮薄的人。不过要是他家那位在这里,估计得恼羞成怒了。

重炮倒是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

”影!女神幻梦最基本的解法是什么啊!?药剂好像一直在研制这个!“

”……重炮……“

”啊?“

“闭嘴……”



药剂为了躲避城里的追兵,抹黑从王城地下进了地道。

“什么人!站住!”

药剂毕竟五感不如刺客他们,听到这声音吓了一跳。反手掏出卡巴拉,变成针管一击喷射。

“叮当——“对方仿佛用武器格挡了下来。凑着火光,药剂看到了带有特殊花纹的长枪。

”是骑士长?还是副骑士长?!我是药剂!学者系的药剂“

枪尖在她身前猛地停下,药剂长呼一口气。

”药剂?你怎么在这儿?“

”我和黑女一起来的,她去军营那边了,我先来打探下情况。“

魔枪点点头,收回武器。

”这边呢?怎么样了?“

魔枪摇摇头,药剂有点急。魔枪的性格和机械有点像,此时不说话,大概是出了大事。

”到底怎么了啊?情况这么紧急,你不说我就先去找国王了!“

说罢侧身准备向里走,魔枪却突然伸出手拉住了她。

”药剂……你们学者系,都是克隆人……?“

药剂脚步顿了一下。这虽然不是人人知道的事,但也并不是什么秘密。

”是的,我们从未来回来,寻找救世的方法。“

”你们……觉得贝斯柯德是好人?!“

药剂不说话。她知道这些事很难和一个没有经历过的人解释。

魔枪手上加大了力气,药剂被抓的有些疼。

”刺客他们……也是暗影龙碎片造出来的?迷之大陆的暗影龙碎片?!“

药剂抽回手。这是刺客系的秘密,也仅有几人知道。

”是,怎么了?“难道又是一个因为出身而鄙视他们的人呢?

”呼~“魔枪像是突然松了一口气,”没啥,只是忽然懂了三年前为什么教廷一定要抓你们两系的人。克隆的秘密啊,怪不得教廷这么眼红。“

药剂见状,心中的石头也放下了。关键时刻,战友的怀疑会坏了大事。

”其实国王陛下,将军他们,包括火舞,黑女,也都知道这些。只不过你们一直在军队里,和我们接触较少,才不清楚的。

魔枪挥挥手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切丽尔她们好像准备那这件事攻击国王。什么‘国王麾下都不是正常人’,‘都是机器’,‘都是支持黑龙的反动派’,‘迷之大陆的间谍’,‘不是阿尔特里亚的子民’,诸如此类,得早点想好解决措施。”

药剂皱了眉头,“我也提过这件事,但国王说他自有打算,我也便再没去多想。但陛下既然这么说,应该问题不大。”

魔枪点点头,道,“你们学者系倒是好说,机械和重炮不问世事,就知道做任务打魔兽,在群众眼里呼声很高。你和炼金也有很多研制的药物或化学制品,是国家机密保护重点,他们轻易不敢动你们。但还有一件事,是关于刺客那边的……”




Seductive 20


"我们从哪里进去?城门那边还是收得很严吧?“

“不会了吧……我刚才看鸡尾酒是从皇宫里边出来的。短短二十分钟,药剂就从飞艇那里进入到了皇宫,我估计应该看守比较松了吧。“黑女走在最前面,眯着眼判别这空中经久不散的火星。

“我们是什么计划?如果卫兵不成问题了,那就需要在王城内召集大臣们,去城外集结军队,同时还要到宫里找到国王,看住叛军。”影略微皱着眉头。人明显不够用啊。

“黑女,你去集结军队吧,你是国王身边的亲信,不论切丽尔用什么手段扣住了亲兵,你去的话,可行度高一些。”烈快步走到两人前面,拦住了他们,“我和影进城,影的身手快一些,让他去召集大臣们。”顿了顿,略略点头,坚定的说,“我去宫里找药剂,我们两个人完成剩下的工作。”

“我去王宫,我的隐秘度高一些,王宫里危险,你……”

“影,我去。”烈用力按住影的肩膀。

黑女眼神奇怪的咳了一声,道,“炼金应该也在王宫,你们进去后回合。我先去军部了,你俩快点决定。”说罢小跑两步,坐在魔杖上迅速飞走了。

影等黑女只剩了黑影时,方回过头来,叹了口气,“听话,我是哥哥,我……”

“你是哥哥又怎样?还不是我在上面……”

“烈!”影脸上泛红,不知道是羞是气,“你不能……”

剩下的话影没有说出来,他被比他高了小半头的烈一把抱在了怀里。身上有家里皂角的味道,这是他们刚刚新换的衣服;还有烈身上一直到有的一种火热却不灼人,一种让他温暖而安心的味道。

“影……”

听到声音而反应过来的影缩回差点抱住烈的手,企图向后缩,却被烈抱得更紧。

“我不会再把你送回去了……我不会……我不会再让他动你一根手指……”

这是一种近乎祈求与绝望的声音。影身体僵了下来。


他知道了。

他果然知道我的事了。

之前和我做是犹豫的呢。

果然是难以接受的吧。

什么时候知道的呢?

既然知道了,还在我失忆的时候为我做了那么多?

你也很纠结吧,烈。

毕竟,

我是肮脏的。


刚刚拾回记忆,和烈终于心意相通,终于灵与肉结合。

但幸福真是短暂啊。


影撇了撇嘴,但最终用力咬住自己,扭成一抹苦笑。

烈似乎没有察觉到,慢慢放开他,用手拨开他的刘海,在额上轻轻吻下。

“走吧,结束这一切吧。”

那一瞬间,影确定他看到了烈的眼睛红了。

啊啊,我不配待在你身边了吧。



“小国王,你好好待着,我已经放出信号了,过会儿魔枪会过来保护你。”

炼金重新返回了地牢,将卡巴拉收在身后。

“魔枪……?她不应该守在凯德拉吗?”

“攘外必先安内咯。”炼金耸耸肩,“况且我并不觉得凯德拉真的有什么问题,外族哪儿那么大胆子真的进攻?朝里有人撑腰罢了。”

卡乌西斯眼神暗了暗,撇过头道,“你要干嘛去?”

“我吗?感觉其他人也快来了,我去迎一下。你别乱跑啊。”

“炼金!”国王突然抬头,叫住了台阶上的炼金。

“什么?”

“……别伤及无辜,尽量不要有伤亡……”

炼金翻了个白眼,“知道了知道了,魔枪和我说过了。所以说你们这些玩儿政治的真麻烦。”

卡乌西斯,无意识的玩弄着手里的稻草。

不到万不得已真的不想把一切告诉你啊,姑姑。

但是……如果你真的危及国家,伤害了我的朋友……我也只能如此了。



“到了!呼,这都大半夜了吧。”

“重炮你小点声,引来的敌人就不好了。”火舞轻轻敲了一下重炮的头。

“来就来,我要打十个!”重炮不满的嘟囔,不过明显为了大局放低了声音。

“怎么行动?”暗看着寂静的异常的王城,皱着眉问火舞。

“……让我想想啊……”火舞远远看着城门入口。扶额苦恼。直到——

——“火元素?火元素的味道!烈是不是在这儿?”火舞嗅了嗅,略有些激动地说道。

“真的哎~”曜远远看到了前方隐蔽的两个人,“是影哥哥和小烈~”

“呼~也好,人多好办事。”

那边烈察觉到了这边的几个人,招了招手。

“情况怎么样?怎么就你们两个?”

“黑女去军区调兵,药剂和炼金已经在王宫了。待会儿影去召集大臣,我去宫里找国王和叛军。”

“唔,军区的部队和大臣们肯定被看管住了,人手肯定不够啊……”机械皱眉道。

“要不,火舞你去军区帮黑女,你也是部队比较信任的人。”

“唔,成吧……那我现在就过去了,有问题……有问题也没法联系,走一步看一步吧。”火舞同样拿出自己的魔杖,坐上去飞远了。隐隐约约听她嘟囔着“如果皇家骑士和魔枪在就好了”

回过头看剩下的人,机械率先摊了摊手,“我要进宫,我要正面刚,外围工作不适合我。”

“那我也去!”重炮跳下了机械的摄魂怪,抱住了机械的脖子。

“你不许去!我不知道你身体到底怎么样,你给我在外围待着!”

“重炮身体怎么了吗?”烈好奇的问道。

“没啥,就是被一个混蛋下了药,那个混蛋恋童癖。真让他得逞了,重炮肯定得有心理阴影。”

影的眼神暗了暗,道,“那重炮跟着我吧,如果不进王宫,应该还比较安全。”

“那我俩进城,跟着烈吧。”曜在黑暗中偷偷捏了捏暗的手,暗眼神飘向了别处。

“小曜你去跟着影,”烈突然道,“外围需要留一个医生。”

“哎……好吧。”默默松开暗的手,站到了影那一边。

“我们怎么进去啊?”机械拿出加农炮,抱在身前,跃跃欲试。

“药剂放出信号了,防守应该不多,一切安全,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翻墙进吧。”

“哦了,来来都过来都过来。”机械弯腰一拍,“加buff咯。”



“我天,我居然迷路了?我堂堂骑士长居然迷路了?!皇宫里长大的我居然迷路了?”

魔枪感觉自己的方向没问题,但怎么也找不到出口。

“卧槽,不会是密道被改过了吧?”

正在默默吐槽,上边传来了脚步声。

“夫人,见过你的小国王了?”

“兰诺。我不需要你对我的一切行动都过问。”

“啊,是我冒犯了。”毫不带歉意的声音,听着就让人火大。

“一切都正常吗?”

“部队全部被压在了军区,卫兵都在正常巡逻,大臣们都在控制之中。只等天一亮,小国王出来宣布退位让贤了。”

仿佛是叹息声,魔枪听得不真切,又将耳朵向上凑了凑。

“能力者没抓住吗?抓不住迟早是麻烦。”

“夫人不用担心,他们不敢动手的。只要敢动手,就是国王以暴治国。而如果不动手,他们不可能打得过我们的精兵。而如果明天敢公然反对?呵,我这里可是有把柄的。”

“哦?”上方有椅子摩擦声,仿佛是有人坐了下来,“一直听你说有学者和刺客的把柄,到底是什么?”

“啊啊,夫人难得感兴趣啊……我这里,可不止他们两系的故事啊……”

魔枪从侧耳探听到眼睛瞪大惊恐难以自拔,是十五分钟内的事。

“……我得赶紧出去……大事不妙啊……”


饕餮之食

饕餮之食

文/盏姬


曜出生的时候,暗才四岁。而家里的两个哥哥已经开始接受红龙的训练。
如果说影和烈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感情,暗对曜则更多是身为兄长的责任感。
曜自小乖巧,从不给暗添麻烦。所以对于暗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把自己的弟弟喂饱。
即使不缺食材,做出一顿饭也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等到曜两岁,暗六岁,烈影九岁的时候,家里只剩下曜一个不用接受红龙摧残的人了。
暗曾经以曜还小为理由,希望能晚一点开始训练,再好好陪曜一年。
而红龙的话一直印刻在他的脑海里。
“一个人在家顶多会无聊,但技不如人是必死无疑。刺客从来不是什么安稳的职业。你们生来如此,我也只能最大限度的教会你们活命的方式。敌人向来都不遥远。”

三人的训练强度越来越大,烈和影不久便外出修行。暗所能做的只有每天晚上多做一些饭菜留给曜,虽然当他回来已经是深夜,曜早已熟睡。
虽然当初烈和影开始训练时他也只有三岁,但那时梅里恩戴尔阿姨时不时会来看他,教会他做饭,教会他生活。
但他还什么都没有教给曜。

曜六岁,暗十岁。
曜开始接受训练,而暗为了追求名为暗的本质,踏上了旅途。
临走前红龙给两人去放了一天假,暗早早起床,准备了丰盛的一餐。
“曜,我要出去修行了”
“嗯”
“你要好好听红龙的话”
“嗯”
“虽然他比较凶,但也都是为了我们好”
“嗯”
“烈和影应该快回来了,他们会陪你的”
“嗯”
“我...我会想你的”
“...嗯”
“小曜,”暗握紧筷子,“你没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鸡肉炖的不错”
暗张了张嘴,半晌道
“喜欢就多吃点”

烈影十六岁,暗十三岁,曜九岁
烈影早已开始学习执行任务,暗修学归来。
“嘿,烈,影。我炖了牛肉,赶紧洗手准备吃饭吧”
两个少年除下武器,进了厨房
“哇,暗你果然擅长厨艺哎,我们几个人里估计也就你得到了梅里恩戴尔的真传”
“烈,不要偷吃”黑发少年皱皱眉头
“影你尝尝嘛,比火舞做的饭好吃多了!”
看着暗有些疑惑的表情。影解释道,“火舞也是能力者,等你下个月开始执行任务了,也会遇到的。”
暗点点头,问道。“卢比纳特和小曜呢?他们不一起吃晚饭吗?”
房间里沉寂了几秒,还是开了口,“卢比说,小曜是难得一见的医学奇才,已经没什么需要学的了。提前带他去前线实践了。”
暗机械地搅拌着,有些自嘲的笑笑,“自从他懂事以后,我就没怎么见过他,也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
烈又吃了一大块肉,含糊不清的嚷嚷?“那臭小子谁都不理,平时和他说话还不如和院子里的老母鸡聊天,好歹老母鸡还有个反应。”
暗舀起一勺汤,嘴里微微苦涩。

曜的特训开始的早,结束的也早。
不是因为他已经掌握一切了,而是因为,教廷有动乱的征兆了。

世界上在同一时间,能力者的数量有限。一人死后,另一人方能诞生。
对于教廷来说,四个能力者远远不够用。为了控制广阔的阿尔特利亚大陆,他们需要超越法则
而突破这一点的只有克隆而成的学者系,和由红龙将幻象分裂开来的刺客系。
那五年间,教廷无孔不入的刺探两系,而他们为了安全,也开始讨论对策

曜十六岁,暗二十岁
两人经常搭伴出任务,曜身为医者,身为弟弟,即使他不愿意承认,他总是被暗很好的保护着
虽然不确定是否真的需要
即使很想无视,但总而言之,曜被暗软化了很多。直到暗再一次做了他最爱的香菇炖鸡汤作为他的生日餐时,他的最强终于被美食敲开了
“暗......”
“嗯?怎么了?”
“你为什么正好比我大四岁啊...”
“额..”暗有些摸不清头脑。不过显然曜也不需要他的回答
“我才两岁你就去特训,等我开始特训你就去修行了。好不容易以为你修行回来我们可以相处一年,结果我又被前红龙提前带走了”曜鲜见的孩子气的撅撅嘴,“要不是教廷动乱,估计还得天天执行任务,还是见不到”
暗不经有些失笑,抬手摸摸暗白色短发,“卢比说过,我们如此是为了生存。只有活下来,才有机会团聚。”起身将剩余的鸡汤全部倒在曜的碗里,又说道。“梅里恩戴尔告诉过我,招待许久未见的朋友,亲人,爱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为他做一顿饭,你所有的感情都会被他感受到了。”
曜喝着碗里的汤,抬眼看着暗,“所以你以前每天训练回来都给我做饭?”
暗愣了愣,笑道,“你还记得啊”
曜低头喝汤,“好吃的饭菜我都会记得”
尤其是你做给我的。

教廷作乱,曜协同雷神里应外合,破了教廷。成为教廷之乱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只是暗对于自己被蒙在鼓里有些不开心。
曜回到家中是一个月以后,做好了暗迁怒于他的准备。
但他没想到的是,暗没有质问,只是给他准备了一碗面。
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曜确定暗真的生气了。
顶级厨师总不会做出这么神奇的中药味儿的面吧
可怜兮兮的拉拉暗的袖子,“小暗,我错了....我不该瞒你的..”
暗没有回头,清理着厨房,一声不吭
“小暗..”曜有些慌张,自后环抱住暗的腰,用脸蹭蹭暗的肩膀,“小暗,我真的错了,不要不理我”
暗本来就没有很生气,感受到后背有些湿润,无奈的转身去抱住了让自己担惊受怕一个月的弟弟
“哭什么啊,好像我犯错了一样,明明你小时候都不哭的”
曜在暗胸前又抽抽了一下,抬头道?“你还生气吗..”
暗翻了个白眼“不生气不生气”
“那我能不吃了么..”
暗敲了下他的头,“这是补充营养的,食疗,吃了”
“.....我就是医生....不用吃这个”
“吃了!”
“....为什么啊”
“因为我是你哥,未成年的小屁孩就得听我的”

曜十九岁。暗二十三岁,切丽尔叛乱
烈影确定关系,曜和暗地牢里险些擦枪走火
三个月后,两人于七夕节确定关系

“小暗,怎么才回来啊?”
暗对于两人的亲密关系尚且接受无能,尤其是自己居然是被压的那一个。
鸵鸟心里作祟,这期两个月他把自己的任务排的满满的,尽量减少两人见面次数
然而即使半夜回家,还是被抓到了。
尴尬的站在门口,曜叹了口气。帮暗卸下了装备
“我给你准备了鸡蛋面去,等我现在去下面。你先去去洗澡吧”
暗点点头,跑进了浴室,脑中思索一万种对策,但没有一种能用

在曜近乎哀怨的眼神里快速吃完面,暗一溜烟回了卧室,却发现曜紧随其后。
“额..你不睡觉吗?”
“待会儿的”曜反手关上门,“小暗你不是教过我吗,为许久未见的人奉上盛宴,喂饱他,让他感受到你的心意”
“嗯..啊?啊!对,谢谢你的面,我吃的挺饱的”暗有些慌张的后退,一屁股坐在了床上。直觉告诉他不太对。但具体是哪里他也说不出来
曜伸手将暗推到,熟练的迈腿跨坐在他身上。
浴袍总是容易解开的。
暗的身体软软的,完全没有力气。不用想也知道这个医生在面里下了些什么东西
嘴唇上覆盖着去软软的果冻,暗忍不住请轻轻咬了一下。感觉对方停了一下,随及牙齿被打开,舌头侵袭而来。

.................


第二天中午醒来的暗对于前一晚的经历毫无印象,自然不会知道去自己昨晚多么浪荡
但闻着屋里的味道,看着身上的痕迹也知道却发生了什么
他倒也不是抗拒。只是不好意思
嗯。曜一定要的话,他估计也是半推半就。
是的,曜看穿他了。所以才会用这招

喝着曜端进来的食补汤,暗点头向曜致谢
“不用谢啦”曜笑道。“一定要向许久未见的人送上盛宴。让他感受你的情意。”
曜弯腰,吸吮掉暗嘴边的汤渍,低声道,“喂饱你了吗,我的爱人?”



中间的车翻微博,同昵称同头像

Seductive 12

粉红色的烟雾渐渐散去,地牢中慢慢恢复了原有的阴暗,只是空气中还残留些甜腻的气息。

三米高的窗户斜斜放进了些许月光,稻草堆上的人影在月光下显得格外诱人。

暗自认是一个性取向正常的青年,小时候暗恋过森林里的狙翎姐姐,也对有点傻萌的破风动过心。但至少,对方不论从生理到心理都是百分百的女性。

同性恋什么的,怎么可能出现在刺客一系之中呢?!

恩,所以现在压在他身上的弟弟一定只是因为中了毒而已。

 

思路陡然中断,不满足于在他身上磨蹭的曜有些粗鲁的车开了他的上衣。九月的夜晚有些凉飕飕的,暗不禁打了个寒颤。

细细抚摸着暗身上微微浮起的鸡皮疙瘩,像是在安抚。但暗敏感的皮肤受到了刺激,颤抖的更厉害了。

”小暗你冷吗?“曜抬起头,女神幻梦让他的眼睛看起来水汪汪的,让暗想起了曜小时候拉着他的衣服讨糖吃的样子。

没等暗回话,曜身体便又伏了下去,将脸凑到了他的胸前,磨蹭着他的胸膛。温热的脸颊软软的安抚着暗有些躁动不安的身体。

”唔嗯—“暗突然微微弓起了身子,轻咬下唇,有些恼怒的看着曜。

”乖,别闹了,松嘴。“

”不要。“曜红润润的嘴唇含着暗的乳豆,有些口齿不清地说道,“小暗你身体好凉,我帮你暖一暖。”

暗对于女神幻梦的了解虽然有限,但他也知道身体会先热后冷。明显他已经进入了第二阶段。

如果真如菲尔所言,不发泄便是死,那又该如何?

曜明显已经扛不住了。大概自己只能……帮他一把了。


咳咳,开车了,余下去微博看吧~

http://weibo.com/5527339021/E1TkDdpyb?ref=home

链接打不开的微博找我,和lofer昵称头像都一样~

Seductive 10

咳咳,为开车做准备!

"药剂,烈回来了吗?“

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响声格外急切,黑女有些慌张的推开药剂的房门。

”嗯。我刚才听侍从说,他已经把影带走了。“

”呼——“黑女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床上,”影这小子突然就跑去找兰诺了,也幸亏你把烈叫回来了,我们还真拦不住影。“

药剂没有回头,在桌前摆弄着瓶瓶罐罐,良久开口道,“这回你打算怎么办?”

“啊,什么?”黑女有些疑惑。

药剂转过身来,”影对于国王的计划已经有所察觉了,这事儿怎么解决?说实话,我都惊讶他居然过了这么久才开始怀疑。当然,这就是我想说的另一个问题。“药剂表情有些严肃,”影的感官和智商情商都有显著下降。他现在可能退化到他16岁的水平了。不论计划如何紧要,在这么下去,影会无法恢复的。“

”……那就是说,现在还属于可恢复阶段?“

”恩,“药剂点点头,”但不能再继续了。“

黑女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地面,纯白色的地毯在灯光下有些晃眼。

”……是因为下药的次数太多了吗……“

”不是,“药剂快速达到,”第一次失忆后,之后的药只有加强作用。但导致今天这个结果的不是用量,而是因为持续的时间太长了。“

”……那就解毒吧。即使影是很重要的一环,我们也不能这样看他……“黑女顿了顿,”他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药剂皱眉,”我不知道当初晚宴上子爵给他喝了什么,但那个药不仅对女神幻梦有加强作用,对他的记忆禁锢也有冲击。影就是在晚宴后,所有指标迅速下滑的。本来他还有半年时间,但被兰诺这么一搞,顶多只有两个月了。“

”这么短,“黑女皱皱眉头,”解药来得及配吗。“

”这个你放心,“药剂起身收拾自己的背包,”当初做了失忆药后,解药同时做出来了。只不过我得连夜回去拿一趟,走传送门的话,大概明天中午就能回来。“

黑女点点头,”也好,备在身边吧。路上小心。“

”对了,“药剂突然停住脚步,回头道,”千万不能让影再接触到兰诺给他下的那个东西了,“药剂皱皱眉头,”最好让影不要再见兰诺了。晚宴上那个东西,影只要再碰一次,顶多支撑一晚上。“


”唔……小暗小曜,他们给我们注射了什么东西啊……好困。“

男爵古堡的一个地牢中,昏暗,潮湿,好在还比较干净。偌大的空间,成排的牢房,在一个角落里,锁住了三个人。

”重炮,别过来,你就在那个角呆着。“暗有些咬牙切齿。”曜,你的能力还能用吗。“

苦笑着摇摇头,”这可是女神幻梦,能力者克星。“

暗紧紧握住拳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熬过去就好了。“

远处,重炮身上淡淡的茉莉香刺激着他的鼻子,浑身的汗毛情不自禁的竖了起来。药效让他的感官敏感了数倍,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远处的铁门依稀传来声音,皮鞋在泥砖地上的声音难以捕捉,暗晕晕乎乎的起身,却眼前发黑险些摔倒,扶着牢门才勉强站住。

”女神幻梦是不是很令人预约啊,两位男士,和——“男爵看着重炮意味深长,”一位小姑娘。“

重炮此时困得眼睛都睁不开,睡眼朦胧的看向男爵,眼睛无意识地眨巴着,无辜的眼神让男爵咽下了口水。

”我倒是真的奇怪了,为什么能力者都是些相貌出众的人呢。“男爵凑近牢门,细细看着暗的侧脸,”啧,我只知道影长得美,烈虽然脾气暴躁,但也算英俊。虽然远远见过你,但没想到居然这么漂亮。“

暗扶着牢门,微微喘着粗气,恶狠狠地盯着男爵。

男爵摸着下巴,”眼睛也很漂亮,但眼神我不喜欢。“

抬眼望向曜,皱了皱眉头,”长得不错,但这骨子恶心人的气儿我不喜欢,垃圾。“

抬手挥了挥,身后跟来两个抱着大水桶的人,向内一倾斜,淡粉色的浆液倒入牢房。暗和曜向后闪避,但液体进入牢房后便成了粉色的烟雾,虽然不呛,但这种甜腻腻的味道让暗有种不好的感觉。

”曜,重炮,屏住呼吸。“

”哈哈哈哈,费什么力气,“男爵站在门口笑道,'这可是科研部新出的药,只对中了毒的人有用。有口服的,有血液进入的,有呼吸道进入的。而你们这种可是最昂贵的,”男爵不怀好意的退后一步,“皮肤进入,躲都没法躲。头五分钟你会觉得疲惫,浑身无力。但五分钟一过吗。”男爵似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哈哈哈哈哈哈,无穷无尽的欲望啊,别以为你能扛过去,不纾解就是死。”

虽然男爵的声音分外刺耳,但暗感受到身体正如男爵所说,慢慢的疲软,用不上力气。

“去,把重炮给我带出来。”男爵微微侧头,让随从打开了牢门。

侍从迅速进入,在烟雾中摸索片刻便抱出了已经昏迷了的重炮。男爵伸手便在重炮脸上抹了一把。

“本来想让刺客学者出丑闻的,但没想到这丫头长得这么勾人。尝不到机械和药剂,尝尝这小嫩肉也是不错的。”

男爵想了想,一把将身边的侍女推进了牢房。

“去吧,我可是个好人,见不得这两兄弟出事的。总得有个人给他们解个毒。”


男爵的笑声渐行渐远,隐约又传来了上锁的声音。暗仰面躺着,用已经迟钝了的脑子细细想着对策。过了一阵,感觉手脚慢慢有了知觉。艰难的爬起来,却只听牢房里侧侍女的哭喊声。

“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你……你别过来……”

咚——

像是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暗有些着急。他可以努力克制住,但不知道曜会怎么样。

急切的循着声音向里摸索,软掉的腿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小暗?”

抬起头来,见到曜隐隐约约的身影。

“小暗我把她打晕丢在角落了……我不会做什么的。”
暗叹了口气,道“过来吧,我们想想办法。”

曜模糊的身影歪歪斜斜地靠近,噗通一声跪在暗的面前。

“小暗,我好难受。”

曜眼神恍惚,伸手抱住暗的脖子,将脸贴了过去。

“小暗……帮帮我……“

曜带着些许少年人的柔软靠在暗的身上,让他忍不住咽了口水。但这是他弟弟,而且他们没时间磨蹭,重炮还很危险。

他伸手推了推曜,却换来曜在他脖子上的轻轻一咬。

暗倒吸一口冷气,弟弟柔软的嘴唇的触感让他过电般哆嗦了一下。

原来那茉莉花香是曜身上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