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酒

努力填坑,重新做人。

Seductive 30 完结

“尊敬的国王陛下。”雷神缓步走到广场前,以一种仰视却毫不卑微的视角看着卡乌西斯,“旧教廷的叛乱已经结束,新教廷与王族的友好和谐的关系促进着王国的发展。然而,”他顿了顿,“有一群人,当初大开杀戒,当今还以各种姿态活跃在王国内。听闻国王陛下忧心已久。今特地前来,为陛下解忧。”


广场后一行人不禁愣了愣。这个起手,怎么感觉是要讨伐他们的?


“你要如何?”卡乌西斯并未放松,谨慎的询问道。

“当年,莫屋村百来口人被屠,纵使他们均为旧教廷狂热教徒,纵使他们坑害了几百名百姓,纵使他们被屠杀时仍旧在做着丧心病狂的实验。但是!”雷神勾唇笑了笑,“他们都是国王陛下的子民,怎么能随意由那些能力者决定他们的生死?好在他们都是旧教廷虔诚信徒,以透支生命力为代价,在曾在教廷内留下了生命火种。陛下也知道,旧教廷最擅长做一些克隆复制重生之术。我前几日将他们一一找出,今日特地带来。在全王城人的见证下,将他们复活,由陛下亲自决定他们的生死。”

“噗——”机械不禁笑了。听到这里,哪里还会不知道雷神打的算盘?

“不用了。”卡乌西斯有些咬牙切齿,“他们生前纵使作恶,但入土为安。这样做不妥。”

“陛下哪里的话。死在些污七糟八的人手里,哪里比得上国王陛下您亲自下令?由您亲自让人将他们处死,才是他们的归宿。这一次必然不能让那些不知死活的能力者动手!“


纵使雷神拐着弯骂他们,这群人还是乐得不行。他们不动手?他们不动手国王那点卫兵根本搞不死那一百多个疯子。况且是在王城。死伤不可估算。

卡乌西斯哪里还不知道雷神的意思。他不愿错失打压能力者的机会。但是就这么让神圣天堂陷入危险之中,他又不敢冒险。


“那么陛下,我开始了。”雷神装模作样的从怀里掏出一个试管,里面密密麻麻飞着黑色的光点。正在他要打开木塞的一瞬间,卡乌西斯终于发话了。

“慢着,不必了。他们当初的死,是我下的令。为了全国人民的安全,我下令让王国特别行动队将他们进行了围剿。此事不曾公布于众,也是因为王室不想贪功。毕竟特别行动队着实做了不少的努力。”


“嗤,臭不要脸”

“不过,好歹解决了。”

“那好吧。陛下英明。那我先行告退。”雷神微微一笑,原路返回。走到人群外围时,竟电光一闪,不见踪影。


“怎么样!可以吧!”突然出现在众人身后,雷神笑眯眯的邀功。

“这次真的谢谢了。我们欠你的。”影郑重其事的说,“此事一解决,他在也没有能要挟我们的把柄了。纵使我们从前也能一走了之,但免不了隐于世间来回避舆论。如今此事一了,纵使我们仍旧活跃在王国里,他也无法怎样了。”

雷神哈哈一笑,“影说欠我一次,那我记下了。回见,有空来找我和圣骑那家伙玩儿啊,十字军最近也想曜了。“

“好的,以后有机会会去的。”曜笑了笑。


“走吧,”机械收起武器,手背在头后,“好几天没好好休息了,回去睡一觉。以后又可以接接单子搞搞研究,舒舒服服的研究龙了。”

“那我们也走了。”黑女向影点点头,“出世太久并不适合我们的修炼。此次过后也终于清净了。”

众人纷纷离去,只剩下刺客四人和魔枪,皇家骑士。

“你们……”

“我们……会留下。”两人对视一眼,“他不是个合格的朋友,但他是个合格的帝王。我们祖祖辈辈服务于王族,在我们这里也不会停下。”

“那好,以后有机会常联系。”影微微一笑,带着几个弟弟离去。


“我们和他们,应该不会再见了吧……”魔枪皱了皱眉,仿佛有些难过。

“他们不适合这里……但这是我们的使命。”皇家骑士仍旧看着离去的一行人的身影,言语中似乎有些艳羡。


卡乌西斯站在城墙上,一边安抚着民众,一边看着离去的一行人。这是他自幼的玩伴,从他刚登基就一直辅佐着他,帮助着他。他们度过了艰难的黑暗岁月,对抗了黑暗教廷。但如今还是分道扬镳。他摇摇头,赶走内心的不舍。他是国王。既然不能把握在手里,那就让他们永远的离开权利中央。这也是对旧友最后的仁慈。只要他们不要再挑战到他的权威……他,会让他们平淡度过这一生。


影和烈看着前面蹦蹦跳跳走着的两人,内心不禁感慨。完事终了。他们一家人又能在一起了。烈悄悄捏了捏影的手,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以后什么打算?”

影的耳朵微微泛红,但仍然一本正经的说道,“身体这次伤的有点厉害。我需要调理一段时间。”

“然后呢?”

“得去看看卢比纳特。好久没去探望他了。”

“还有呢?”

“小暗和小曜的训练我还得盯着点。好久没有过问了。”

“然后呢……?”烈的语气越来越虚,面色微微带着些沮丧。影悄悄咧了咧嘴角,轻轻侧头在烈的唇角吻了一下,“最重要的,和我的爱人一起走下去。”


春光正好,仍旧是一年好时节。


Seductive 29

黎明来临。神圣天堂内的居民被允许走出家门,来到王宫前的广场上。卫兵林立,王城之上,隐约一位贵妇走了出来。服饰华丽,姿态高雅。她把手撑在平台的栏杆上,仿佛很惬意的扫视了下方的几万民众。轻轻侧头,身后的侍卫立马向前走了两步,依稀架了个人出来。

“天哪,那是不是国王陛下?”

有人小小的惊呼出声。一传十十传百,民众们这时都知道,有什么事发生了。


“神圣天堂的子民们。你们崇敬着皇室,尊敬着国王。你们一度拥有惬意而美好的生活。但是今天,我希望你们知道,你们所供养的,是什么样的人。”切丽尔说到这里脸部微微扭曲了一下,似乎很是不屑,“你们的先王,受人崇敬。但一度因为抵抗异族的战争中一意孤行而造成巨大损失,而将责任推在亲王身上,诬蔑他勾结外族卖国求荣。但我想年纪较长着都知道,你们的先亲王曾战斗在战争的最前线。甚至他的亲儿子……亲儿子出生的时候,也不曾回来看过一眼。”切丽尔有点哽咽,微微低头缓了缓,抬头继续说道,“他为国家,为皇室奋斗了这么久,仅仅得了如此下场。而你们的王,卡乌西斯,很小的年纪便登上王位。为了防止先亲王的儿子长大后为父平冤,竟心狠手辣将他们都秘密毒死。当今,甚至为了控制自己的政权,为了巩固对能力者们的控制权……哦,可能大部分的你们都不知道能力者。你们只知道当初国王带你们走出教皇的控制,国王帮你们找回沦为实验体的亲人。你们不知道真正深入敌人内部的是谁,真正冒着生命危险的是谁。呵,堂堂天之骄子的能力者,在你们国王眼里也不过是走狗。努力卖命得来的不过是变本加厉的索求。“


切丽尔身后的小屋内,处于黑暗中的卡乌西斯微微皱了皱眉。他倒是想不到切丽尔抖出了能力者的事儿。能力者固然好用,但这身本领也让身为国王的他感到危险。暗中处置有功之人不免会寒了子民的心。他倒是小看切丽尔了。


“切,我刚想说这切丽尔怎么知道帮我们说话了,紧接着来了句走狗!讨厌!”机械白了一眼。他们在广场不远的屋子后站着。不远不近,刚好能听到切丽尔的发言,又不至于过早被人发现。

“我今天站在这里,希望广大的子民们看清楚,决定还要不要继续供奉这位国王?当然,我不会接过王权。我会代为保管,直到真正的适合这个位置的人的到来。王室还有很多旁支。总有适合这个位置的人。”切丽尔撇撇嘴,发出一丝苦笑。即便她无比想要复仇,她也知道自己作为女人,无法走上那个位子。这个国家不会允许她这么做。

广场上的人面面相觑,眼中似乎有着震惊与不可置信。屋子里的卡乌西斯叹了口气,向身边挟持住他的侍卫点点头,侍卫竟然真的松开了他。他信步走上阳台,到了切丽尔的身后。

“姑姑,国事为重。你的私人情绪,我们可以私下解决。但是为了这个国家的安定,我作为国王,不能允许你这么诋毁我。”

切丽尔听到声音,似乎有些震惊。回头看了看卡乌西斯,又看了看松开他的侍卫。嘴唇微微一抿,竟然笑了起来。

“我就知道,你可是那个人的儿子,怎么会毫无防备。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你果然没让我失望。现在你要做什么?处死我?反驳我?说我疯了?”切丽尔咬牙切齿的低声骂着,而卡乌西斯则眼睛略带有些怜悯。

“姑姑,我知道你一直对姑丈的死耿耿于怀。但是他……当初叛国是确确实实的。他与敌方勾结,企图叛出我国。唯一的不同就是,当初的连续性惨败与他无关,以及,他只是想离开,并没有想引帝入侵。毕竟如此一个骁勇善战的大将军,只要离开这个国家,对于异族来说便是一场胜利。至于我的两个弟弟……“卡乌西斯脸上的表情更加悲悯了,”姑丈从不好女色。他自己说过……从未碰过女人。故而姑姑的两个孩子……“他欲言又止,而切丽尔脸上带着微微的不可置信。”不,不可能。“她摇头后退,看着卡乌西斯似乎真的没有说谎的意思,尖叫起来,”你撒谎!他们都是正统的血脉!是继承王国公主与将军血脉的正统后裔!你在骗我!“她尖叫着后退,靠在了台子边缘。


下方广场上的人们并未听清他们在说什么,只是看见切丽尔突然后退,尖叫着说国王在撒谎。紧接着国王似乎想把她拉回来,她却甩开国王的手,用力过猛摔了下去。

“砰——”

周围的人慌张的向后退去。这个叱咤一时的贵妇,就这么死在了王城脚下。


“woc,也就是说切丽尔的俩孩子不是亲王的?”火舞微微震惊。炼金收起传音器。她就知道把这玩意儿放那个国王身上会有用。

“看来是。”影抿了抿嘴,准备准备吧,卡乌西斯要安抚民众。等安抚完,就会找我们算账了。“


“咦?那是不是雷神?”重炮突然注意到了那个白色短发男子,他穿着教廷的圣袍,高举权杖。广场上的人看到他,不自主的向两侧避让,留出一条路来。

卡乌西斯正准备控制住场面,借切丽尔的死抒发一下感情巩固下舆论,就见到这个完全想不到的人出来了。

“雷神……他来干什么”有些咬牙切齿。切丽尔突然抖出能力者的事儿已经是意料外,着教廷的人来了,指不定还会有什么幺蛾子。


Seductive 28

“嘿宝贝儿,等我很久了吗?‘银白发男子突然钻到能力者的小群体中,无声无息,甚至连影和暗都没发现。

“雷神。”影有些无可奈何的打了声招呼,“事出突然,但是我们别无出路了。切丽尔的逼宫在卡乌西斯计划范围内。只要能力者都出现在王城,他的目的就达到了。要么我们帮助他打压切丽尔,他顺理成章进行对我们授勋。这样本身游离在权利中心之外的能力者也不得不被拉入泥潭。如果我们放任切丽尔,他必然也有机会将切丽尔拿下。顺势对能力者进行谴责与追究,到时候便成了”将功补过。如果既不帮忙又不接受惩罚,那他大概会把几年前的事和盘托出。让能力者无处容身“

“哦?”雷神皱了皱好看的眉毛,“你是说一众能力者以重伤代价消灭对皇权威胁重大的旧教廷,顺便消灭了旧教廷在莫乌村残留的一百多个顽固信徒的事儿?”

“哼。”烈轻哼了一声。知道多年前的事儿以后,他已经仔细向影询问过了。这件事可错可对。贸然杀生是错,但毕竟是该杀之人。当时若不除掉,更多的人会沦为实验体,而且狂热信徒还有可能反扑。唯一的不占理之处,就是烈当初处于死气爆棚,火焰不受控制。纵使做了对的事,过程却并不那么美好。唯一让他后悔的,大概就是牵连到了影。

“不管那么多,当初那件事我站在烈这边。”机械点点头,“要不是烈和影,重炮当年根本活不下来。”

“先不说那么多,”药剂插嘴道,“雷神你大概也是刚来吧。我们刚知道卡乌西斯的计划。感觉难以行动。”

“谁说的,”雷神翻了个白眼,“你当我是圣骑那个小笨蛋?看谁都是好人,美滋滋的在圣城护佑教众?我从来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人。如果简单的国王要威胁你们,我这里倒是有法子还你们一个清白。但是就此,你们可能会和神圣天堂形同陌路。怎么样?你们怎么选?”

“我巴不得离这儿远点。以前接点零散佣兵任务挺愉快的,干嘛非得给国王办事儿。”烈先开口道,“影大概也是一样的。即使他愿意留下我也不同意。他在神圣天堂受的罪太多了。”

“我压根就懒得来,”机械接着说道,“我替重炮也做个主。神圣天堂对我们而言只有年少时的回忆。但我们穿越时空的目的是追寻历史,探究龙,而不是皇权。”

“附议。”药剂说道,“我是学者,不是御医。早些年还好,近来什么病痛都要叫我了。”

“走,赶紧走,一想到那个狗皇帝我就难受。离远点我做实验也不受限制了。”炼金也同意远走。

“我和小暗想回卢比纳特那里。”曜笑了笑,“我们不属于这里的。”

“那魔法师们呢?”雷神转头问道。

“走吧。”黑暗女王点了点头,“当初留下帮忙,是看在和卡乌西斯年少时的情谊,而且他尚且年幼,需要我们的帮助。事到如今,他又怕我们又想利用我们。不如一拍两散各自安好。”

“我倒是不想他安好。”炼金撇撇嘴。

“别这么说,”火舞摇了摇头,“他作为国王,需要这种自私。他能让国家昌盛,只是不再适合做朋友了。”

“好的,完美。还有一会儿天亮。我得准备准备。你们可以想一想决裂时候的台词,最好能流传千古。”雷神笑了笑,反身出了城。


“怎么样?”卡乌西斯身处地牢,但完全没有囚犯的姿态。

“回陛下,能力者们聚集了朝中大臣,但并没有进一步向切丽尔进行反击。”来者潜伏在角落里,避开了切丽尔的耳目。

“看来他们选择的是另一条路。可惜了。”卡乌西斯好像是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安排在切丽尔那边的人,可以行动了。”


“影。”趁着短暂的空闲,烈把他拉到了旁边的小马厩边,“影,我想知道。你的任务只是接近切丽尔和兰诺并截取情报。为什么当初一定要……吃药让自己失忆?”烈怕自己语气太过强烈,连忙又补了句,“我就是……想知道,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想知道你受了这么久的苦,到底是为什么。”

影的表情一点一点变得暗淡。刚才被兰诺侵犯之后,纵使两人装作无事发生,但总有那么个刺。烈可以忍者不拔,但影不忍心让他这么难受着。

“烈……接下来的话,都是我非常不想让你知道,但我觉得又必须告诉你的。我希望和你坦诚。如果你不接受这样的我,“影咬了咬唇,”我……“

“影,我喜欢你,一直以来。从攻入教廷之前,一直到暗影龙碎片从我身体里消亡,我都喜欢你,爱你。不论你如何。”烈歪头亲了亲影的嘴角,“如果难受,不用现在说。我们的时间还长。我不想看到你这样。”

“……不。”影像是做了决定,深深地吐出一口气,“烈,当初莫乌村出事后,为了平息纷争,黑暗女王许诺能力者们将为国家服务三年。但是兰诺一派并不满足。所以……我们做了一些额外的交易……”影像是有些难以启齿,“切丽尔的丈夫是个恋童癖,而兰诺小时候一度被他宠爱……这也是我刚知道不久的。反正兰诺对于强大的人有一种执念。他要求我向他服软,屈服于他……我答应了。几天过后他放我走了。”

他抬看了看烈,发觉对方眼神里充满着愤怒,又带着心疼,灼灼的烧的他难受,忙低头,强迫自己说完,“我不干净。但是我对你,烈,我也是喜欢你的。国王发觉切丽尔的事后,希望我能去接近去探查,因为兰诺对我依然有兴趣。但是我做不到。那几天我一边想着你,一边被他……总之我做不到。所以我要求让我忘记这件事。药剂更改了我的记忆。我只记得兰诺对我做了些痛苦的实验,但是不记得他对我做的其他事……而忘记和你的感情,以及每当我们有所进展就给我加一剂药……算是我的私心。但凡我察觉到对你的爱,我就会忍不住接近你。而这样的我。不值得。”影闭上了眼睛,依稀有一滴泪水闪在了眼角。

“影,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一起去出任务。那次因为我的死气暴走导致你失踪了好几天才回来。如果我觉得自己能力不足不配和你在一起,你愿意吗?”

“不!怎么会?这不一样——”

“一样的”烈打断他,“甚至你付出的更多。你是为了我。影我们解决了这件事就走好不好。我们有时间慢慢把这些事都遗忘。”他紧紧抱住了影,许久没有分开。

角落里,一高一矮两个人悄咪咪探着脑袋看着。

“怎么样?和解了吗!在一起了吗!”

“嘘——你小点声!蠢机械。”火舞轻轻敲了下小萝莉的脑袋,“嘛,总算了结了一件大事。”




Seductive 27

有生之年我居然还会更新。

不要拦我我想完结了它……

“切丽尔叛乱不是为了夺权”

“卡乌西斯并不是被逼宫,而是早有安排”

”切丽尔从来都不是目标“

”我们才是“

“卡乌西斯的目的从来只有一个”

“巩固政权”

机械带着药剂和暗从地道辗转回到神圣天堂,找到曜和重炮。气急败坏的将众人拉到角落咒骂卡乌西斯。

“他根本就是成竹在胸!都没想着拦着我们。他就那么肯定我们会屈服?”

“啪”的一声打碎旁边的桌子。众人抖了一下,仿佛再次回想起被机械支配的恐惧。

“现在怎么办?”

“不干了!我们走人!告辞!”

机械说罢回身就想走,被暗一手拉了回来。

”跑什么,辛苦卖命这么久,就这么功亏一篑?“

“那怎么办?”

“不急,等人到齐了再说。离天亮不是还有一个小时吗。”

那边烈带着影还在寻找国王,却碰到了炼金。三人犹豫片刻,决定还是先出宫找到其他人再做打算。

“这狗比。”

炼金轻描淡写的骂出这一句。周围人惊诧的看着她,只有学者系其他三人仿佛习以为常。

“你的意思是,卡乌西斯布了这么多年的局,只是因为觉得我们不好掌控了,想找个由头让我们卖命到死?”

暗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等着。”炼金拔出卡巴拉,“我现在就回去打死那个孙子。”

“等会!“烈揪住炼金的一条辫子,拉了回来,”事情因我而起,我去就好。你们现在赶紧出城,哪儿远去哪儿,别回来。这个国家不值得留恋了。“

”不。“影摇摇头,”是这个人不值得我们为之付出了,国家还是我们的国家。况且,你觉得一个打着让我们卖命到死的主意的人,会轻易放我们走吗?我估计现在的讨论都在他预计之内。“

”那怎么办?“曜忿忿地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他不是要将真相公布于世人眼中吗?我就给他个真相。“

”有什么用。“机械踢着地上的木块,”他是王,会有人信我们的吗?“

”你忘了一个人,一个至今不受国王控制的人。“影轻轻勾了嘴角。

”谁?“

”雷神。“

“啥事儿啊大半夜找我?”石头对面传来一个慵懒的男声。

”可以啊,不愧是教廷特制传音石,神圣天堂的结界都无法阻拦。

“雷神,想不想玩一票大的?”影抿抿嘴唇,略微带笑。

“哦?你终于想通了?等着,老子半小时后到。”说罢也不等影回复,直接切断了联系。

影收起传音石,抬起头却看到众人以一种匪夷所思的眼神看着他。

”额……就,当初灭了旧教廷之后,雷神说他欠我一次。还说卡乌西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问我要不要一起端了……“

众人依旧匪夷所思的看着他。

”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没告诉我们?“机械微微眯眼看着他。

”本来想着说的。“影有些不好意思,”后来不是突然出事了吗。脑子一乱,吃了失忆药,就忘了……“

黑暗女王和火女一路狂奔而归,恰好碰上驭雷电而来的年轻男人。

”啧,方便让我搭个顺风车吗?“

切丽尔许久寻不到兰诺,起身去了他卧房。而唯一看到的就是含笑死在床上的男人。身上的伤痕一眼就能看出不是普通人所致。

”夫人,这……大概是刺客系的伤害。一招致命。“

”好啊,“切丽尔冷笑,”好你个卡乌西斯。给你机会自己不珍惜,明晃晃拿着软肋往我眼前送。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陛下,能力者们汇合了,切丽尔也发现我们搬运过去的尸体了。“

卡乌西斯点点头,坐在牢房中的木椅上,却仿佛在自己的王座上一般。嘴角带笑,却是说不出的冷意。

”收网吧。“


Seductive 26

城中一角,曜和重炮终于将所有朝中重臣安置好。这群平时养尊处优的人突然被塞到一个小屋子中,显得略为狼狈。不过好在都是些国王选出的良臣,虽是不安,倒是都很沉得住气。

“曜先生……”

“叫我曜就好。”年轻的刺客咧了咧嘴,白了一眼旁边偷笑的重炮。

“啊,曜。那个,王宫中怎么样了?需不需要我们过去帮忙?”

“国王应该已经安全了。几位能力者已经前往救助。火舞和黑暗女王也前往城外去调兵了。”

“但是。我们最大的问题不是军队吧。”旁边一个矮小的大臣忍不住插嘴,“那个切丽尔的军队根本不成气候,只是控制了城卫队而已。关键难道不是她有国王和你们的把柄吗?”

曜抿了抿嘴,平静的看着这个大臣。就这么被淡然的注视着,这个大臣却莫名心虚,但还是鼓起勇气继续往下说。

“那个切丽尔所谓的国王的把柄,不过是亲王被杀一事,她认为这是先王对不起她。但这件事但凡是国王亲信都知道其中原因。想必你们应该也知道。”

曜点了点头。倒是身边重炮和其他诸位大臣略带疑惑。显然国王真正信赖的人,并不知道此事。

那个大臣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事已至此,我便也说开了。国王陛下之所以忍让至今,还不是因为你们能力者中有人因为失控而导致莫乌村多少人被杀。是这件事!让那个切丽尔抓住了国王的臣下居然残害平民的把柄!导致我们今天的逼宫局面!”大臣越说越激动,最后几乎是指着曜的鼻子尖在说。

重炮抄起加农炮,跳下桌子,伸手想招出摄魂怪,被曜伸手拦住。

“你知道么,纵使你现在是国家重臣,但你真的连切丽尔都不如。“这话惊了一群人,但曜只是说着自己的话,"当初事情发生的时候,影提出由他进行弥补。你们当初是不是同意了?要么你就像其他人一样,接受了影的条件,就别再提这事儿,要么就学切丽尔,干脆不答应,自己反了这王国。你算什么本事,拿着好处,今天又开始翻旧账?”

曜脸上还是一派风轻云淡,但重炮知道,他已经生气了。于是便也收了加农炮,坐在一旁盯着这群人。

而曜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心中知道,这个人只是个出头鸟。真正想把烈推出去的人,不在少数。他默默叹口气,只希望王宫里一切顺利吧。


火女和黑暗女王在军营汇合,带着军队向城中进发,顺利的诡异。

”奇怪了,这切丽尔若真是想夺取政权,为何一路上连个阻碍都没有?尽在那神圣天堂中折腾?纵使火女平日神经大条,现在也感觉略有不对。

“我也觉得有诈。”黑暗女王托着下巴,坐在扫帚上慢慢飞,“要么便是切丽尔有把握在我们赶过去之前就拿下王城,但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我们的人都在城里。总是不能大范围使用能力,阻碍事态恶化还是没有问题的。”

身后军队浩浩荡荡的跟着。其中一个将军骑马在两人身边走着。眉头微皱。

“黑暗女王阁下,我们到了王城,是在城外威慑,还是需要进城进行战斗?请提前告知,我需要进行部署。”

“当然是在城外等候,顶多进去一小部分人。都进去的话怎么……”

黑暗女王的话头突然停住了,瞪大了眼睛。似是吃惊,又有些疑惑。她拉了拉火女的衣袖道,“如果,切丽尔的目标从来都不是王位呢?”


烈的突然离去,让三人小组只剩下了机械和暗两个人。好在暗的方向感很强,兜兜转转,倒是找到了在外站岗的药剂,她带着两人一同去见了国王。

“国王陛下安好?”走过昏暗的地道,暗问候里面的人。

”无碍。“卡乌西斯轻声答道。”外面如何了?“

”局势暂且控制住了,火女和黑暗女王已经去调兵了。城中大臣们已经集合,只是王宫内暂且无法渗透进来。“

卡乌西斯叹了口气,”辛苦你们了。现在只需要面对的,就是怎样让我们的把柄无效化了。“

机械皱皱眉头。她一直不是很喜欢卡乌西斯,不知为何,今天格外的厌烦。不过她仍是站在一边,并未说话。

”当年先王下令杀了亲王,其实确实有亲王勾结蛮族的证据,切亲王供认不讳,才予以处刑。后来为了补偿姑姑,也给予了她无上地位。所以这一条所谓的把柄,其实并不存在。主要的——“卡乌西斯顿了顿,如有所指地说道,”主要是攻讦本王乱用臣子,其中一个屠村后受到本王包庇。这就给了她反叛的理由。国王无能,国之不国,为了王国的发展,故而进行清洗。“

暗愣了愣,心底略有震惊。仿佛知道了些什么天大的秘密,但又无法摸清。

”所以呢?“机械突然发声,声音冷淡,带这些诘问。

”有一条路,可以救你们也可以救这个国家。“卡乌西斯轻轻笑道,”将功补过吧。既然能力者是一个群体,那么一个人的过,104口人命,一个人,几个人补不回来,大家一起弥补,总是能好些的。“

机械咬牙切齿,斥骂一声”做梦“,带着两人出了地牢。

药剂还有些迷糊,疑惑的看着机械,直接后者狠狠地回头瞪了一眼关上的门,道,”我自他成年以来,觉得他越来越不顺眼,果然是对的。这家伙根本就是顺水推舟。他才不怕切丽尔夺权,我们在这里辛辛苦苦的稳住局势,人家根本成竹在胸。“

”他……“暗抿了抿嘴道,”他只是想要我们给他卖命,卖一辈子命。不止我们,他还想让我们把战士、弓箭手他们也拉进来。“

”计划有变,我们得赶紧找到其他人。传音石还是没法用?“机械问道。

药剂掏出自己的石头,试了试,摇了摇头。

”走吧,得抓紧时间了。“

”那国王……?“

”……管他去死。“


Seductive 25

影的**隐隐发痛。方才烈突然冲了进来,把床上的两个人吓了一跳,紧接着,兰诺像是孤注一掷一般,用力向影的**捅了进去。缺少润滑的情况下,兰诺只塞进去了一小截,但也让影疼痛难忍。当年的屈辱仿佛又一次袭来。只不过这次,烈就在面前,眼睁睁的看着他肮脏的一面。

“唔……烈,别看……”

话还未说完,便看到眼前一亮,面前兰诺狰狞的脸突然凝固了,半晌,嘴里缓缓流出鲜血。他低头看着自己胸前,一只燃烧着的手穿过自己胸前,伤口已被烧焦,流出的血并不多。兰诺突然咧嘴想笑,用最后的力气向前一拱,彻底**了影。

身后的烈并未注意到这一点。只是听见影的闷哼,立马自兰诺伤口处抓住,向后一扯,这才看到兰诺的**从影的**里拔出。微微的血丝流了出来。

烈将兰诺甩到一边,随手在身边的床单上擦了擦手,抓起被子,直接把影包的严严实实。

兰诺倒在地上。烧焦的伤口止住了血,反而让他多活了片刻,虽然很痛苦便是了。

他微微偏过头,看着影笑着,“最终……你还是逃不过我。”

影缩在烈的怀里,冷冷的看着这个男人。诚然,他有难处,但这和自己没有关系。这些年受到的折磨,终于算是还了回去。

“影……我是真的爱你的……”兰诺说着,仿佛觉得这话自己都会不信,有些自嘲的说,“如果我没有当初的事,如果我是一个干净的人……我必然会追求你的。”

“所以呢?这些年你又对影做了什么?你找人轮奸他!”烈的手有些颤抖。他感受到怀里的人抽搐了一下,不禁更用力的抱紧影。

“但是他那么干净,让我……咳,让我忍不住啊,想把他拉下来陪我……”

影已经不想看这个给了自己无数耻辱的男人。回身抱着烈发呆。整个人竟看起来痴痴傻傻。

兰诺已经进气少,出气多。他挣扎着最后说着,“烈小子,咳……你难道不知道你哥为什么会屈身于我吗咳……哈哈哈,都是因为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

影陡然睁开眼,坐起身,抓住烈的衣服说,”烈,不要听他说,他在骗你。“

烈脸上神情明暗不定,并未说话,但兰诺也并未再继续这个话题。气若游丝的说,”影……我是真的喜欢你啊……当年我……“话未说完,脑袋一歪,再也没了声响。盛极一时的权臣兰诺,就这么衣衫不整的死在了王宫的客房里。

卧房里死一般的沉默。只不过烈有些粗重的喘气声,表明他并不平静。

影抿了抿嘴唇。这个在几个小时前才杠杠与他欢好过的爱人,几个小时后便看到他在别的男人的床上。任谁都无法忍耐吧。

”烈……如你所见,我……我很脏的,我们就这样吧。我……“

话未说完,下巴被一只手钳住,有些炽热的吻凶猛的袭来。慢慢的将他压在了床上,对方以一种完全上位者的姿态架在他身上,但又小心的没有压到他。烈的舌头用力勾住影,仿佛满腔的怒火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出来。直到尝到了一丝血腥味。才后知后觉的放开了影。

影张嘴喘着粗气。腰身被烈牢牢抱住。烈将头埋在爱人的颈边。半晌,影觉得自己的脖子处湿湿的。犹豫了片刻,将手在烈的后背上拍了拍,像小时候那样。

”你……怎么找过来的?“

”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你在这边。“

”双胞胎的感应吗?“影轻轻笑了笑,胸腔中的声音传到了烈的耳边。让他怔忪片刻。

”……走吧,天快亮了,事情需要了结。“

烈的声音闷闷的,道了一声好。呼出的气息让影有些痒。但是他没有动,只是慢慢的拍着烈的背。

窗外已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两人间暂且的粉饰太平。不知能持续到何时。

”就这样吧。不奢求了。“影叹口气想着。

”我满足于此,你别离开了。“烈贪婪的吸着影身上的味道。眼泪尽数咽下。


Seductive 24

影一直清楚为什么兰诺对于权利的欲望这么大。

因为兰诺最初实在是在泥沼里爬出来的。在神圣天堂嘴阴暗污秽的角落,一步一步成为权臣。

三年前,影落入兰诺手中时,被灌下女神幻梦。恍惚中看到兰诺在自己身边叨叨着什么。有些扭曲的侧脸,让他想起来为什么感觉这么眼熟了。

他以前见过兰诺。

切丽尔夫人的丈夫,艾克公爵,并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爱自己的妻子。

毕竟,他并不那么喜欢女人。

在能力者们还没有正式纳入国王特别部队时,影喜欢在夜晚的时候,尽情享受神圣天堂的月色。也正是那一次,偶然跟随艾克的脚步,误入了红灯区。

悄悄趴在屋顶上,看着艾克抚摸着男童的身体,看着艾克奋力在对方瘦弱的身体里突入。看着男童有些扭曲的脸,透过屋顶的缝隙看着自己。

明亮但又有些绝望的眼睛似乎在求救,但那时的影尚且年幼,惊慌之下转身逃走。红龙甚至还疑惑影居然回来这么早。

如果那个男童就是兰诺,那么无怪这些年他晋升如此之快——有公爵的帮助,自然平步青云。

只是如果切丽尔知道睡着自己的男人还睡着他的丈夫,不知会是什么表情。

如此而言,无怪乎兰诺为什么对影这么执着,甚至会用最肮脏下流的手段侮辱他——毕竟影是唯一一个还知道自己过去的人,也是对他“见死不救”的人。靠着肉体上位的人,总是有着莫名的羞耻心。

如果说三年前,影猜到一切时还有些同情,那么兰诺紧接着做的事让他无法原谅。



……………………………………



只听窗户哗啦啦的碎了一地,一个黑影顺着飞了进来。在地上打了个滚,反身站起,拳头上燃着火焰。这时影从未见过的明亮而带有生气的火焰。凶猛,似乎在发泄着它的主人的愤怒。

“你在敢动一下试试?”






和谐戳

http://weibo.com/5527339021/F4c3Ecd85?from=page_1005055527339021_profile&wvr=6&mod=weibotime

Seductive 23

警报!!此章开始存在暗黑成分,洁癖者慎入。



已经是半夜三点,神圣天堂内的战火隐隐燃起。

王宫内一间卧室里,在窗前眺望许久的宫装少妇面色微微憔悴。

“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啊……如果可以,我也不想伤害他……毕竟是我的亲侄子,小时候还和我那么亲……”

“夫人啊,这种时候怎么还可以犹豫呢?”兰诺从背后环上切丽尔的腰,在她耳边轻声道,“想向您的丈夫,想想您夭折的那对双胞胎,小小年纪竟然被饿死在宫里,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啪”切丽尔打掉腰上的手,脸上闪过一丝阴狠,“你说的对,没有他们的步步紧逼,我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步。”转身回到桌前,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仰头尽数饮下。

“城里怎么样了?那群能力者还是赶不出去?”

“……是,不过好在他们也在我预期下,不过就是调兵,聚集王臣,或者企图进宫找国王呗。”

“国王他们找不到的,王城的地下通道只有历代皇族知道,就连我也只是凑巧发现。调兵也不怕,他们也得能到得了军营。但是那帮糟老头子不好对付……明早的登基大典怕是不好应付。”

“夫人啊,那帮糟老头子早被我抛弃了啊,何必去管他们?直接换一批臣下不就好了?我布好了扩音系统,连接到了王国内的主要城市中。只要糊弄住那群愚民,国王还敢不下台?王宫里的几只小耗子让他们且嚣张一会儿,明早将内幕爆料,我倒要看看还有没有人支持那些’英雄般的能力者‘。”

兰诺说的愉快,洋洋得意的自己也倒了一杯红酒,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切丽尔脸色微暗

“你不是说,让我把影交给你吗?他现在就在城里,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你自己去找他吧。”

兰诺勾唇一笑,“早让人去找了,现在大概已经锁定了。夫人呐,您不用担心,我去去就回。”说罢将空了的红酒杯放在桌上,回身出了门。

切丽尔静坐良久,倏地冷笑一声。

“敢越过我直接命令下属了?兰诺,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啊。”

影一路潜行,在刚进入地道的时候,迎面碰到了向外赶的炼金。

”哎,?你也来啦?外面怎么样了?“

”火舞和黑女去调兵了,重炮和曜把众大臣救出来了。机械、药剂、暗和……烈,他们应该都陆续进了王宫。“

”还有魔枪,我之前也见过她了,好像是刚从前线赶回来。她现在和药剂在一起,我方才遇到了,给他们指了路,应该在往国王那边赶了。剩下三人我倒是没遇见。不过倒也正常,毕竟这地下通道这么复杂。“

”你见过国王了?“影皱皱眉头,”切丽尔没把他关起来吗?“

”自然是关起来了,“炼金面带不屑,”不过她太过自信了,想是觉得这密道无人能知了吧。国王目前安好,只是不愿和我走。大概是还想等着后招吧。“

影点点头,一切顺利的话,天亮之前,大军能入城,大臣们也可进宫,那时候……

”不对,“影突然沉声道,”太简单了,你不觉得我们一路太过于顺利了吗?切丽尔并非那种毫无大脑的人,她能把持权利这么久,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让我们突破到这里?“

炼金闻此心下也是一紧,“你的意思是……?”

“有诈。能力者虽可以一敌百,但终究有所顾忌,不可伤及无辜。切丽尔占有先手优势,又将禁卫军牢牢攥在手里,怎么可能任我们在城里翻腾?”

“那……如果她……”话刚说到一半,炼金被影突然地喊声打断。

“什么人?出来!”

影进入备战状态,紧张的看着不远的拐角处。炼金也立刻从身后取出泡泡枪。

半晌,只见一个人影从后踱步而出,脸上笑盈盈,似乎完全不惧二人。

影看到对方心头一紧,拉着炼金飞速退至洞口,快速说道,“切丽尔怕是对大臣动了杀心,军队那边也怕是不好调兵。你立刻去西南角宰相别院里,通知曜他们把大臣转移,务必好好保护。如果还有余力,去帮火舞她们。这宫里,我们几个且应付吧。”言罢将炼金一把推出,炼金怔了片刻,低声保重,便反身唤出迷你直升机,飞驰而去。

“影啊,才几天不见,就对我刀剑相向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方才说要来寻影的兰诺。

“你一个人来的?”影眯眼在他身后扫过,“又有什么企图?”

兰诺倒是惊喜的笑笑,“哈哈,果然毒解了,就回到原来的聪慧的影了吗?”

“你知道?”说不诧异是假的。影服了失忆药便是为了对付兰诺,但不想到对方竟然早就知晓。

“原来只是觉得你不对劲,但顺着前因后果想想也能猜到,”兰诺从身上取出鸡蛋大的一块石头,散发着白光,但丝毫不觉圣洁,反而有点阴森森。影觉得这气息略像禁魔石,本来正感叹着幸亏黑女给了他解禁装置,但不想再气息再也调动不起来,浑身无力。

兰诺独自一人笑呵呵的走到影身边,任影将他瞪了七八遍,也丝毫不影响他的心情。蹲在他身边,轻轻抬起他的下巴,用近乎情人间呢喃的声音道,“------和谐和谐--------,无法直面你亲爱的弟弟啊,但能怎么办哟我的小可怜,为了你们的国王,还不是得和我虚与委蛇,我还以为你忘了我们在城堡里的快乐时光了呢。”

舌尖舔过影的嘴唇,啧了啧嘴,皱眉道,“哎,有别人的气息啊,我还以为你这些年为我守身如玉呢,枉费我还想对你温柔点。” 

伸手在影的脸上拍了一巴掌,不疼,但其中屈辱让影狠狠地咬住了嘴唇。

兰诺起身高声喊道,过来吧。片刻后来了两个护卫,眼神暧昧的扫过瘫软在地上的影,将他抬起来,自密道深入。

“哎,时间不多了,只能最后的疼爱你一下,再让其他人满足你了。”





微不足道其实可以不用关注的但如果你一定要看的小河蟹戳http://huati.weibo.com/k/%E9%BE%99%E4%B9%8B%E8%B0%B7?from=501

Seductive 22

基年第一更!

虐!虐起来!



“你说,他们准备从烈身上下手?!”

药剂眉头拧 得很紧。魔枪的话无疑让她很是不爽。

“烈当初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为什么感觉切丽尔他们胸有成竹?”

药剂长呼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发抖的腿还是让她有些站不稳,最终还是摸索到旁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

“三年前,我们和教廷交战的时候,烈的身体出了一些异常……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后果。”

“你是说……?”

“……你知不知道,原教廷圣城附近……有一个村子,叫做莫乌村?从前算是虔诚的信徒,战争时期还给我们造成过不小的麻烦。”

魔枪疑惑地摇摇头。作为骑士,她的主要任务是抵御外敌,境内的一些事,她知道的并不清楚。

药剂倒是也没指望对方明白,只是继续说道,”当初我们的人从教廷撤出来的时候,在莫乌村遭到了埋伏,影侥幸逃了出来,但重炮、炼金被抓了进去。而又因为影觉得重炮和炼金年纪小,禁不起太多折磨,主动去把她们两个换了出来……“

”也就是说,莫乌村算是教廷的帮凶了?但这和烈有什么关系?“

药剂摆摆手,示意对方安静,”教廷当时掌有禁魔石,影杀进去能把两个人换出来也已经废了不少力气,后来被抓住,根本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而那教廷……居然还不死心,妄图从影身上继续做研究,以便日后东山再起……“

”啊?!什么研究?这些事我怎么都没听说过?“说不吃惊是假的。魔枪一直以为自己是国王的心腹,但居然有她也不知道的事。

药剂没有察觉魔枪的心思,只是继续道,“你也知道,雷神是叛出教廷,和我们结盟的。他带着烈走地道进了村。本来只是个援救任务,但烈出了点状况… …”药剂顿了顿,继续道,“教廷在影身上做的实验太过于……入目不堪。显然是为了短时间内出成果,根本不顾试验品的死活。你也知道,刺客那边兄弟感情向来好……烈就发狂了。”

“发狂?”又是个新词,“是说走火入魔还是?”

“类似吧,”药剂点点头,“烈的火焰和火舞的,甚至炼金的都不太一样。他的火焰里带有一丝死气。卢比纳特说,是因为暗影龙碎片的部分阴暗面流入了烈的身体。平时自然是无所谓,但当情绪受到刺激时,阴暗面就会被无限放大……”

“然后呢?!”魔枪有些紧张,“他杀人了?还是导致任务失败了?”

药剂摇摇头,“他……杀了莫乌村104个人……”

“我的天……”魔枪捂住自己的嘴,才防止自己惊呼出来。地道里突然陷入安静,让人身体发麻。

“我是后来赶到的,但当时的场景也实在让我震撼……那时候下着大雨,雷声不断……远远的就能闻到血腥味。还没进村子,血水就留了出来……烈被雷神死死地按在地上……雷神和影也被他弄得一身伤。雷神的干预和烈仅存的理智让他避开了老人、妇女和幼儿,他们就躲在为数不多的还残存的房间里,一脸惊恐的偷偷看着外面……烈……杀的基本都是教廷研究人员,以及顽固不化的教徒。这些人虽然在战后也会被处以死刑……但是……毕竟他未经国王下令,私自杀了这么多人,而且手段……也很残暴。但当时国王正在用人之际,就把这件事压了下来。影清醒后,独自到王城,不知道和那些抓住这件事不放的贵族们达成了什么协议……反正暂且算是粉饰太平。但我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有脸把这件事挑出来。听说当初索取利益最多的就是切丽尔他们!“

魔枪努力消化了半天,道,”也就是说,烈发狂杀了人,影对所有有意见的贵族做了补偿来封口。但现在切丽尔她们反悔要把这件事再挑出来?“

”对!我没想过他们这么无耻!“药剂气的用力在石头上锤了一下。

魔枪倒像是无所谓,”政治这种东西,怎么可能真的讲诚信。你们也是天真了。但是烈呢?他对此什么反应?要不要让他早做准备?“

”他……忘记了……死气发作时候的记忆,他都是没有的。“

”发作……?他发作过几次?“

药剂低头看着鞋,道,”已经三次了。再有两次,我和圣徒联手都没法救他了。他和影算是双胞胎,是卢比纳特运用暗影龙碎片创造出来的头两个刺客。但无疑双胞胎的形式并不利于两人生长。影的精神虽然强大,但身体不佳,前些年……以后,更是难以调理。烈虽然身体不错,但精神上有暗影龙负面碎片,反过来影响了身体……也……哎……“

魔枪紧了紧喉咙。本来只是回来帮陛下清理门户,没想到却得知两位朋友命不久矣。也是让人唏嘘。

”那……怎么办……?“

”也只能抓住影有所补偿来回应了……我也想不到其他办法。希望影那边有主意吧。“

”额,其他人也来了?“

”呵,他们怎么可能不来。都是国王的心腹。”

“……哎,但愿一切顺利吧……”

两个人重新起身,向里寻路。



拐角处的灯闪了闪,一个人影从内侧缓步而出。

古铜色的头发说明了来人的身份,但对方身躯颤抖,似是陷入了极大地痛苦之中。

我……杀了104个人?

影做了什么补偿……?

我们两个人……都没什么日子了吗……?

烈的眼睛通红,但还是努力睁大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


为什么啊,

明明影才刚刚恢复的,

明明影才刚刚答应自己的,

明明……他刚刚才敢畅想和影的未来的……

烈蹲了下去,双手抱住膝盖,眼泪最终涌了出来。

地道内烛光昏暗,烈的影子在地上模糊的缩成一团,

隐隐的抽噎声,在地道内久久回响。



“下雨了?”

“嗯”曜点点头,伸手去接屋檐外的雨水。

“还剩几家?”影看着被安置在安全屋的大臣们,皱眉问道。

“两家!还有两个财政大臣没救出来。”重炮掰着手指数到。 

“分头走吧。重炮还是守在这里。曜去南边那家,救完立马回来,照顾好这些大臣。我去北边那家,把他带到门口,我就直接进宫了。”

“啊?这么着急啊?”重炮跺跺脚,“我也想进宫,城里不好玩……”

“重炮!”影难得声音大了些,“别闹了,你的三个姐姐都在为国家奋战,你也该长大些了。”

重炮少有的被人吼,眼睛微微一红,扭头跑到一边去了。

影愣了愣,叹了口气,回头对曜说道,“保护好重炮,自己也注意安全。”

曜点了点头,半晌道,“影你也别着急……重炮还小,她……”

影摆摆手,扭头看着半夜的雷雨,“是我的问题。心神不安,总觉得有事要发生了。”

良久,影叹道,“还真是讨厌下雨天啊。”







Seductive 21

Seductive  21


文/盏姬



"烈,你和影之间发生什么了吗?感觉他刚才眼神不大对劲。“

暗曜跟在烈的后面,翻过城墙,躲在阴影处翻看着地图。

”嗯?哦,没和你们说,他恢复记忆了,毒也彻底解开了。可能是这个原因吧。“

合上火舞塞给他的小破地图,选中了王城地下的地道

”我觉得不完全是。影虽然恢复了以前的冷静,但是明显有什么烦心的事。“

烈微微皱了眉头,“别瞎想了,我也烦着呢,这混蛋男爵公爵子爵乱七八糟的,全给我死个干净才好。”

暗知趣的闭上了嘴,若有所思的看着烈的后脑勺。看来烦心的不只他一个人啊。

机械耳朵听到了八卦的声音,悄悄从摄魂怪上弯腰拽了拽暗的马尾辫。

“喂,小暗,你家两个哥哥终于在一起了?”

暗猛地一回头,“啊?终于?!”

机械翻了个白眼,“不是折腾了三四年吗!?所以到底是不是在一起了啊?!”

暗一边惊叹于居然外人都知道的事他居然最近才搞清楚,一边又感叹现在大家对于这种事接受程度都这么高吗?!

“额,应该是的。“暗想了想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你们很期待他们两人在一起?“
”啊哈?那可不。能力者本来就不是正常人,也很难得到正常人的生活。所以我们还是很期待看见同类有人有个有好结果。”机械耸耸肩,又问道,“话说你和曜呢?“

”啊……啊?!啥?!“暗吓得差点踢翻了垃圾桶,被远处的烈回头瞪了一眼。

暗压低声音,脸微红的问道,”你们怎么知道的……“就连他自己都不确定他们到底算是兄弟还是在暧昧期。  

”我说你啊,会不会太敏感了,这事儿重炮都知道。“机械掰掰手指头,”刺客家里自产自销年下兄弟两队CP啊,谁不知道。“

暗脚下一滑,这次是真摔了。远处没听到两个人谈话的烈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两人一眼,做了一个手势,先行向北略去。

剩下的两人迂回到巷子里,躲开了寻来的士兵,风头过去后方继续前行。

”你别瞎说……“暗觉得自己的反驳简直毫无说服力。

机械好笑的看看眼神飘忽的小刺客,一歪头道,”走吧,赶紧把人解决了,回家过日子。“

暗原地愣了几秒,迈腿跟上,嘴里依稀嘟囔着。

”……才不是年下……“



这边,影带着曜和重炮辗转来到了西南角一位大臣家。

”怎么进去啊?好多士兵看着呢。“重炮趴在房顶上,伸着脖子往里看。

影微微皱了眉头。没想到看守真么严,本以为带出来就好,看来少不了要打一场。

”影……我可以下毒吗……?“

怔了一下,影回头问道,”什么毒?“

曜从身上摸出一小瓶粉色粉末,扭头道,”嗯……改良过的女神幻梦,我去了毒性,只把催情的部分留下来了……“

影有些好笑的看着他。重炮可是和他讲过他们之前在地牢里受过这东西的苦头。既然曜做过了改良,那说明他也对解药有了研制。

曜好像看出了影的意思,道,“解药有研制,但是必须三天才能起效,快速解药还是没思路。”所以我对暗做的事也不算是预谋了~

“那改良版有解药吗?总不能我们也跟着中毒吧?”

曜笑眯眯的打开塞子,”改良以后,像重炮这种年纪小的彻底不受影响,至于影,你和我一样,应该都已经中过一次毒,并且用最根本的方式解开了吧?“

脸上微微一红,慌忙侧头道,”那就用毒吧,速战速决。“

好笑的看着自家大哥。果然影和暗都是脸皮薄的人。不过要是他家那位在这里,估计得恼羞成怒了。

重炮倒是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

”影!女神幻梦最基本的解法是什么啊!?药剂好像一直在研制这个!“

”……重炮……“

”啊?“

“闭嘴……”



药剂为了躲避城里的追兵,抹黑从王城地下进了地道。

“什么人!站住!”

药剂毕竟五感不如刺客他们,听到这声音吓了一跳。反手掏出卡巴拉,变成针管一击喷射。

“叮当——“对方仿佛用武器格挡了下来。凑着火光,药剂看到了带有特殊花纹的长枪。

”是骑士长?还是副骑士长?!我是药剂!学者系的药剂“

枪尖在她身前猛地停下,药剂长呼一口气。

”药剂?你怎么在这儿?“

”我和黑女一起来的,她去军营那边了,我先来打探下情况。“

魔枪点点头,收回武器。

”这边呢?怎么样了?“

魔枪摇摇头,药剂有点急。魔枪的性格和机械有点像,此时不说话,大概是出了大事。

”到底怎么了啊?情况这么紧急,你不说我就先去找国王了!“

说罢侧身准备向里走,魔枪却突然伸出手拉住了她。

”药剂……你们学者系,都是克隆人……?“

药剂脚步顿了一下。这虽然不是人人知道的事,但也并不是什么秘密。

”是的,我们从未来回来,寻找救世的方法。“

”你们……觉得贝斯柯德是好人?!“

药剂不说话。她知道这些事很难和一个没有经历过的人解释。

魔枪手上加大了力气,药剂被抓的有些疼。

”刺客他们……也是暗影龙碎片造出来的?迷之大陆的暗影龙碎片?!“

药剂抽回手。这是刺客系的秘密,也仅有几人知道。

”是,怎么了?“难道又是一个因为出身而鄙视他们的人呢?

”呼~“魔枪像是突然松了一口气,”没啥,只是忽然懂了三年前为什么教廷一定要抓你们两系的人。克隆的秘密啊,怪不得教廷这么眼红。“

药剂见状,心中的石头也放下了。关键时刻,战友的怀疑会坏了大事。

”其实国王陛下,将军他们,包括火舞,黑女,也都知道这些。只不过你们一直在军队里,和我们接触较少,才不清楚的。

魔枪挥挥手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切丽尔她们好像准备那这件事攻击国王。什么‘国王麾下都不是正常人’,‘都是机器’,‘都是支持黑龙的反动派’,‘迷之大陆的间谍’,‘不是阿尔特里亚的子民’,诸如此类,得早点想好解决措施。”

药剂皱了眉头,“我也提过这件事,但国王说他自有打算,我也便再没去多想。但陛下既然这么说,应该问题不大。”

魔枪点点头,道,“你们学者系倒是好说,机械和重炮不问世事,就知道做任务打魔兽,在群众眼里呼声很高。你和炼金也有很多研制的药物或化学制品,是国家机密保护重点,他们轻易不敢动你们。但还有一件事,是关于刺客那边的……”